第877章 妖孽驾到/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这毒药粉可以控制人的身体动作!

司徒汐月只能靠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片刻,可是冷汗却沁湿了额角。

不管她如何坚持,却是终究抵不过那药性!

双腿越来越软,膝盖弯曲,身子也在慢慢的下滑。

“你的骨头倒是挺硬,竟然可以坚持这么久!”

蓝凤凰看着眼前的司徒汐月有些赞赏的说,一般人中了她的毒一定是立刻听从吩咐,这司徒汐月能坚持这么久已属不易!

“哈司徒汐月,叫你嚣张,自有王妃替我做主,你就好好跪下来反省反省吧!”

王美人看着中了蓝凤凰毒药的慢慢要下跪的司徒汐月,得意的在她面前炫耀。

看到司徒汐月这样,她别提有多高兴了,一下子就冲散了所有被妖孽无视的怨怒!

可是她这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却正被刚才听说有人大闹月华殿急匆匆赶来的妖孽看到。

“来人呐!将这个只知道争风吃醋的女人给我打入冷宫!”

听到空中传来妖孽的话,一时间众人立刻给他让出了一条道来。

妖孽大步流星的径直走向了司徒汐月,弯腰,一下子将司徒汐月打横抱起,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了!

那王美人听到妖孽的一席话,早就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一双眼睛看着前方,毫无生气,一片死灰。显然已经被吓傻了!

听得少城主的吩咐,立刻有两个侍卫架起了地上的王美人,拖着她往冷宫的方向走去。

这时那王美人才反应过来,挣扎着并且大叫起来。

“少城主,冤枉啊,不要把我关去冷宫,不要啊——”

看着蓝凤凰站在那里,立刻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冲着她呼救起来。

“王妃,王妃救我啊——”

可是根本没人回应她,空气中只有她的哭喊声。

被剩下来的妃嫔们这时候都噤了声,刚才少城主发了脾气,这时候谁还敢放肆?

少城主这一下子,不正是宣布了司徒汐月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嘛,那王美人根本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所以少城主才会像扔掉一件玩腻了的玩具一样,轻易地将她扔去了冷宫。

谁敢求情?除非她也想被关去冷宫,一辈子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看着妖孽抱着司徒汐月离开的背影,蓝凤凰十分生气,对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皱起了眉头,那粉嘟嘟的脸颊也顿时鼓了鼓。

可是她们一众人羡慕也好,嫉妒也罢,恨也无妨,离开的司徒汐月倒是眼不见为净!

司徒汐月被妖孽抱着,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妖孽那雄厚的男性臂膀,两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忽然让她想起了那天晚上的失态,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

不知道这次这妖孽为什么来救她,不过倒是来的正好,解了她的围!

看到妖孽并没有看自己,司徒汐月立刻收回了思绪,将脸上一时间不小心流露出来的神色全都悄悄地掩盖掉了。

妖孽抱着司徒汐月,大步走回了寝殿之中,到了寝殿之后,马上把司徒汐月放在了床榻之上。

“你等会,我这就去找御医!”

撂下这句话,妖孽转身出去,亲自去找了御医来。

看着妖孽这样的表现,倒像是真的很关心自己,司徒汐月不禁又陷入了沉思。

能让少城主亲自过来叫御医去看病医治的病人,想必对于少城主来说必定是很看重的人,那御医自是不敢怠慢,赶紧跟着妖孽回了寝殿,小心仔细的给司徒汐月看起了病。

为司徒汐月把了片刻脉,那御医也皱起了眉头。

“少城主,恕卑职无能,月妃这是中了毒粉才会如此,卑职只能瞧出病因,却无解毒之法呀!”

其是司徒汐月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了,可是心中还是存在一些小的期望,希望这御医能将毒解了,也好不再受制于人!

现在听了这话,司徒汐月当然是有些失望的。

“瞧出了病因怎么会解不了毒呢,快想办法啊!”

“一群庸医还留你们做什么用?!”

妖孽焦急的催促着那御医,逼着他给司徒汐月解毒。

“少城主,这毒是独门的毒药,只有下毒人怕是才知道如何解啊——”

那御医也很是为难,他也很想解开这毒,还能得几分赏赐,可是他也真的是无能为力啊!

司徒汐月当时听到蓝凤凰说这是她的独门毒药,没想到真的是除了她无人能解。

看来,这想解毒必须要问蓝凤凰要解药了!

“这毒难道是……”

妖孽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茅塞顿开。

他赶过去的时候,看见蓝凤凰一副趾高气昂的看着司徒汐月下跪,何况能下这独门毒药的恐怕只有她了!

司徒汐月中的这毒粉是蓝凤凰的独门秘招,想要解毒必须要问她要解药。

“你下去吧!”

妖孽烦躁的挥了挥手,让那御医下去了。那御医没能解开这毒,怕妖孽发脾气,赶紧趁着他放人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也不管那战战兢兢跑出去的御医,妖孽看了床榻上的司徒汐月一眼,下了决定。

“我去问她要!”

司徒汐月就这样看着妖孽为她忙里忙外的着急,也不说话,要是他真的能找蓝凤凰要了解药倒是也省的她麻烦了!

妖孽转过身,走下了玉石台阶,刚走到寝殿中央,一抹蓝紫色的罗裙映入了眼帘。

“蓝凤凰!”

他正想去找她呢,没想到她倒是先自己来了。

“城主哥哥,你这是要去哪呀?”

蓝凤凰明知故问,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妖孽。

“我这正要去找你,司徒汐月她身上的毒……”

妖孽急切的直入正题。

“哦原来城主哥哥说的是这个啊,她身上的毒是我的独门秘招,恐怕是无人能解啦——”

蓝凤凰故意拉长了语调,明白的告诉了妖孽和司徒汐月这个事实。

“蓝凤凰,你快去看看司徒汐月吧,把解药喂给她吃!”

相对于妖孽的焦急,蓝凤凰倒是一副不急不躁的态度。

她慢慢走到了司徒汐月的床边,看着躺在床上浑身无力的司徒汐月,竟“呵呵”的笑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