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钉板有毒?/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想到这妖孽竟然帮着那蓝凤凰出手打了自己,迟雪云就生气。

如果不是被他关进了冷宫,司徒汐月也就不会为了救她而徒步走过那坚硬的钉板。

看着司徒汐月的伤,就像是那一根根钉板刺在她身上一样难过!

而迟雪云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显然都归罪于妖孽的身上了。

“你别挡着,我要进去看看汐……月妃!”

妖孽一时情急,本想说去看汐月的,可是见到屋里人多嘴杂,不禁改了口。

可是他这一改口不要紧,迟雪云听着就更生气了。

月妃?

看来现在他来看司徒汐月不过就是因为封了她做妃子而已,那当年的情分呢?难不成全都付诸东流了吗?!

“少城主留步,不过是个妃子而已,是死是活并不打紧,要是您这一番做法传到了准王妃的耳朵里可是又要闹起来了。”

迟雪云不顾现在的妖孽有多着急,就是拦着不让他进。

司徒明月也看不过去,虽然她们身上有伤,可是不能因为这个就没了志气!

“少城主为何这般急着见汐月,哦不,是‘月妃’啊?”

司徒明月故意强调了一下,表示自己对他这番说辞也是听着很是刺耳。

可是妖孽却在她掀开珠帘的时候,注意到了她的手。

“你们都受了伤,还是让御医快些医治的好!”

妖孽语重心长地说,他来就是要带人来给她们医治的。

“还是收回你的假好心吧,谁知道你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

司徒明月毫不客气的将妖孽的话堆了回去。

“你——”

她们真是一再的挑战妖孽的忍耐力,要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就让人拉出去斩了。

他已经受尽了她们的挤兑,就是想要她们不要因为赌气,而错过了治疗。

妖孽一直看向珠帘的里面,司徒汐月躺靠在床榻之上,那水晶帘子一晃一晃正将两人隔开来。

司徒汐月一直就躲在那水晶帘子后面,也不出来见妖孽,对于妖孽突然而来的好心根本充耳不闻!

有一点她和司徒明月还有迟雪云是一样的,这时候,不能因为他来了就让御医治病,宁可不治,也不能因为这个折损了颜面。

看着外间僵持不下的局面,司徒汐月招手叫人过来。

“去,叫人送客——”

司徒汐月本就脸色苍白,此时连唇都有些泛白,可是她还是倔强的叫人撵走妖孽。

她身上的伤,她自己知道,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她是断断不会向那妖孽低头的!

“小姐,您还是让御医给瞧瞧吧,毕竟您这伤……”

可是还未等青瑶说完,就见司徒汐月不耐的挥了挥手。

青瑶看到司徒汐月如此虚弱还在这么坚持,也是没有办法。

虽然妖孽刚才来救下了她,可是小姐不想做的事情谁也逼不了她的!

现在很想让御医进来给小姐治病,可是小姐这态度,宁肯病着也不肯让他们进来医治。

青瑶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出内室,亲自请妖孽出去。

“少城主,还是请回吧!”

听到青瑶这么一说,迟雪云和司徒明月更有了底气,就知道汐月是和她们想的一样!

妖孽抬头看了看躲在水晶帘子后面的司徒汐月,眉头紧皱。

他何时有这么好的脾气和耐心,只为了司徒汐月的伤,现在可算是屈尊降贵了,可是里面的女子竟然这般不领他的情分!

“少城主,你的月妃现在也并不想见你啊,我看你还是别在这里自讨没趣了,赶紧回去哄你的准王妃吧!”

迟雪云一口一个“准王妃”,就是因为她司徒汐月才伤的这么重的!

“少城主,你快带着你的这些个御医们出去!”

司徒明月干脆手指着大殿外,直接下了逐客令。

这一屋子的女人竟然全都对他冷嘲热讽的!

已经看出来妖孽有些生气了,可是青瑶还是遵着司徒汐月的吩咐,站在了妖孽的面前,还算礼遇的伸出手。

“少城主,请吧——”

这些女人可真是胆大包天,这后宫里的哪个女人敢这般对他?

少城主已经是极度的忍让了,结果这些个女人竟然如此不知好歹!

连那些个御医们看着眼前的情形,都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默默地低着头。

他们可不想成了少城主的出气筒,只能默不作声的伫立着。

妖孽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没有人敢忤逆他,尤其是在他毒发之后,谁都不想惹祸上身,所以即使不服也会照做。

可是今天这几个女人却一再的挑战他的极限!

他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

“哼!”

妖孽自鼻间发出一声轻哼,一时间所有的怨气和不满全都抒发在里面。

“我要让你们知道,忤逆我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儿!”

妖孽的眼睛瞬间危险的眯成了一条缝,骤而又顿时睁大瞪着里间的司徒汐月。

司徒汐月在里间仿佛都能感觉到那股强烈的怒火!

或许,她们真的会被妖孽再次打压,可是这一刻她是断断不会求饶的!

撂下这句话,妖孽顿时气得拂袖离开了。

谁都知道少城主这是发了脾气,谁还敢往枪口上撞?

屋子里的女人们既然不知好歹,那谁还会留下来医治她们?

既然这少城主都走了,那跟来的御医们也都唯唯诺诺的跟在妖孽的身后走了出去。

他们都是惟命是从的人!

妖孽和那群御医们都走了,一时间月华殿又恢复了先前的冷寂。

迟雪云和司徒明月看着妖孽离去的方向,还不忘赌气的轻斥一句,才慢慢转身走回了内室。

她们对于妖孽的排斥和不满,可是显而易见的!

“呼——”

妖孽一走,司徒汐月的精神也不禁放松了下来。

刚才妖孽在的时候,她可是集中了所有的精神应对他,生怕一个不留神,那妖孽就冲进来,看到此时她的狼狈样子!

她不能因为这个就投降了!

迟雪云和司徒明月转身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司徒汐月紧拧着眉头,想来是那伤口又疼痛起来了吧。

“汐月,你怎么样?”迟雪云关切的询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