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找蓝凤凰算账/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妖孽一走,司徒汐月的精神虽然是放松下来了,可是却忽然觉得伤口更加疼了。

刚才因为注意力全都在那妖孽身上,现在他一走,司徒汐月这身体上的疼痛便又瞬间传遍了她的全身。

即使她紧紧咬着牙关,深锁着眉头,可是那疼痛却不曾有丝毫的减少,反而是觉得这伤口更加疼了!

“现在咱们是没有了御医还没有药材,真的是孤立无援了。”

司徒汐月仍然想着大家,冷静的分析着,声音不禁有些萧索之色。

现在她们真的是只能靠自己了!

可是没有药材纵使她们懂医术,会医治,还是不行啊!

“没关系,多大的困难我们都会熬过去的,既然孤立无援,那我们就自己想办法!哎,只是苦了你了——”

迟雪云看着司徒汐月,无比心疼。

刚才大家不过是一时意气,虽然争得了脸面,可是却也错过了医治。

司徒汐月轻轻摇了摇头,“我不碍事。”

虽然她如此说,可是司徒明月还是发现她有些不对劲儿。

脸色越来越白,身体也是很虚弱,司徒明月便赶紧站起来,去检查她的伤势。

刚才大家都在忙着打发妖孽,一时间没有顾及到司徒汐月的伤。

按理说,即使没有药物治疗,这伤口也有自愈能力,更何况司徒汐月是习武之人,身体愈合能力应该是更快才对!

可是当司徒明月看到司徒汐月的脚底板时,不免大惊。

“为什么过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好转?你这脚底板怎么还是流血不止?”

迟雪云听到司徒明月这喃喃自语,立刻跟过来查看。

只见司徒明月仔细的查看着司徒汐月那被钉板刺得血肉模糊的脚下,那伤口如此狰狞,让人不忍直视!

司徒明月拿了一张丝绢,轻轻地清理了一下司徒汐月的脚底板。

时常能感觉到司徒汐月因为疼痛而抖动的脚,可是她却连一声“疼”都不曾喊。

当司徒明月将司徒汐月的伤口清理出来的时候,看到了那脚下一个个钢钉的孔洞。

可是,不管她刚擦洗干净,那血液就又流了出来!

“不好,那钉板准是有毒!”

司徒明月在仔细检查一番之后,秀眉紧锁,因为司徒汐月那伤口根本就不见一点好转。

观察许久她才发现,原来司徒汐月这伤口上有一种毒药!

“怎么说?”

迟雪云一听那钉板有毒,很是担心,立刻出口问着司徒明月。

“就是因为这个毒药的作用,汐月的伤口才无法愈合!”

听司徒明月这么一说,一时间大家全都集中了精神。

这千算万算还是不行,还是中了奸人的奸计吗?

“如果说,我的脚上有这种可以叫伤口无法愈合的毒药,那么想必是过那钉板时沾上的。”

司徒汐月肯定了司徒明月先前的猜想,又继续推断下去。

“如果那钉板上有毒的话,那想必定肯定是先前就被人涂在那钢板上的,所以我走过那钉板,脚上才会被沾上那毒药。”

听司徒汐月的分析,大家一时间惊诧无比。

看来这人是一早就计划好的!

“你走钉板的痛楚已经是非人的折磨,竟然还下这种药不让你的伤口愈合,这下毒的人心思也太狠毒了吧!”

迟雪云一脸愤恨的说,她们的伤属司徒汐月的最重,现在竟然还中了毒不能愈合,真恨不得去杀了那个下毒的人。

“那这下毒的人会是谁呢?”

司徒汐月回想着当时的情形,如果这钉板上早就有毒药,那逼她走那钢板的蓝凤凰嫌疑最大,可是她那时的表情,分明是震惊于她敢走那钢板,不像是预先计谋好的啊?

“还能是谁?肯定是那个蓝凤凰!”

打断司徒汐月的猜想,司徒明月愤怒的说着。

“明月小姐说得对,逼着您走那钉板的就是那蓝凤凰,这毒药也一定是她涂在上面的!”

听到司徒明月的推测,青瑶也肯定着她的猜想。

不,现在已经不是猜想了,她们根本已经定了她的罪!

“想不到她小小年纪竟然这般心狠手辣!”

迟雪云怒瞪着门外蓝心殿的方向,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她这会儿恨不得将那狠心的蓝凤凰给千刀万剐了。

一时间大家都很生气。

“这一定都是那个蓝凤凰搞的鬼,小姐,我这就去给你报仇!”

青瑶愤恨的看着门外,顿时站起来就要冲出去。

“青瑶,我跟你一起去找她算账!”

青瑶这冲动的举措竟然得到了司徒明月的支持,两个人一起抬起脚就要走出去找那蓝凤凰算账。

“姐姐,青瑶,不一定就是她,你们别去——”

司徒汐月知道,那蓝凤凰的功力不错,她怕她们这么冲动就过去会受伤。

更何况,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就是那蓝凤凰做的,这样冒然冲过去,反倒不好。

可是现在司徒明月和青瑶,哪里听得了司徒汐月的劝呢?

满腔的怒火正催促着她快点去找蓝凤凰报仇!

本来迟雪云也想要一起去的,可是她见司徒汐月想要下床拦着司徒明月,顿时又冲回来床塌边,按着司徒汐月,不让她乱动。

司徒汐月并没有拦的住司徒明月和青瑶,只能叹了一口气,和迟雪云一起等着她们快点回来。

不顾司徒汐月的阻拦,司徒明月和青瑶立刻冲到了蓝凤凰的蓝心殿,要找她算账。

可是正当她们一起闯进了蓝心殿的时候,却在门口看到蓝凤凰正在摆弄着什么东西,又听到蓝凤凰在对身边的宫女说着什么。

两个人顿时立在门口,仔细一看,那蓝凤凰正是在那里调制什么药粉呢!

“王妃,您这会儿子调制的是什么啊?”

那蓝凤凰的贴身宫女不无好奇的看着蓝凤凰,她正认真的摆弄着手里的瓶瓶罐罐。

蓝凤凰狡黠一笑,扫了一眼那个宫女,又摆弄起手里的药粉。

“我正在调制的这药粉啊,可厉害了,它可以叫人的伤口无法愈合——”

说完,蓝凤凰还极感兴趣的看了看那个小宫女。

“你要不要试试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