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颠倒众生/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妖孽竟然同意了!

看来今日是躲不过了!

“少城主,既然是宾客自远方来,那么寻常的舞蹈怕是也入不了在座诸位的眼,不如来段独特的舞种怎么样?”

听到秦玉书这么一说,妖孽到来了兴致,“你有什么建议吗?”

“拿上来——”

原来这秦玉书是有备而来啊!

且看他想要耍什么花招!

随着秦玉书的吩咐,立刻有宫人端着两套舞衣走了上来。

只是在大家看到这着装的时候全都噤了声,紧紧盯着那暴露的舞衣。

“少城主,想来这热情洋溢的草裙舞,最是符合今日这种欢乐的气氛了,不如就让两位娘娘来一段草裙舞如何?”

草裙舞?

那种穿着暴露着装,只在酒肆里跳的舞蹈?

这秦玉书分明就是在为难司徒汐月和迟雪云,这在古代哪里会接受如此暴露的着装和舞蹈?

明摆着这是对司徒汐月和迟雪云的侮辱!

妖孽盯着那舞衣,如有所思。

想来司徒汐月和迟雪云也定然不会穿着这么暴露的衣服去跳舞吧?这倒是一个让这两人下不来台的好方法!

不过,名义上这两人现在也是自己的妃子,这么做虽然能打击轩辕尘渊和苏轻飏,可是未免也不太好吧?

“少城主,两位娘娘身份尊贵,这草裙舞如此低贱,还望少城主三思!”

“这晚宴已经有舞娘献舞了,还请少城主不用再劳烦两位娘娘!”

轩辕尘渊实在是压不住心里的怒火了,这草裙舞一般只有哪啊酒肆里的舞娘才会跳,现在竟然让司徒汐月和迟雪云跳,这么过分的要求绝对是对汐月等人的侮辱!

这么过分的条件,他就不能同意!

不过如果轩辕尘渊不进言,妖孽还在考虑这件事,可是现在他想维护司徒汐月,那这件事就变成了势在必行!

“月儿怎么看?”

“相信这小小的草裙舞也是难不倒我的宠妃吧?”

妖孽!竟让用激将法激我!

明知道那秦玉书下了套,可是现在妖孽这样的态度,分明也是同意了。

如果她不去跳,反倒是让人家瞧不起了!

这只有在酒肆里的舞娘才会跳的草裙舞,相信迟雪云肯定是不会跳的,从她惊讶的表情里就能看出来。

看来这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娘娘意下如何?”

秦玉书一副“我看你怎么办”的表情,看着阶梯之上的司徒汐月。

想给我难堪?09

哼,下辈子吧!

她可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什么阵势没见过?

更何况,她前世是大名鼎鼎的赏金猎人,什么不会?

各种场合她可是都见识过,不过是个小小的草裙舞而已,又怎么能难得住她呢?

“既然要助兴,那臣妾自然要跳的。”

“只不过,这舞我一人跳即可,就不劳云姐姐了,免得配合不好再抚了大家的兴致!”

司徒汐月不但没有惊慌,反而表现的十分淡定。

既然自己是逃不开这难题了,那至少也护得云姐姐周全!

司徒汐月同意了!

这不免让在座的人全都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司徒汐月竟然真的会答应这刻意的为难!

她都答应了,少了迟雪云又何妨?

反正他只是想给司徒汐月难堪而已,便点了点头算是应许了。

“那容臣妾下去换上舞衣,再前来为大家助兴!”

司徒汐月十分淡然的走下了玉阶,领着那宫人走向了偏殿,仿佛她不过是遇到了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样,并没有像他们想的那样,会闹起来。

只是走在前面的司徒汐月并没有看到此时大殿上众人的目光,尤其是妖孽那审度着她的意味深长的目光!

轩辕尘渊和苏轻飏也是一脸担忧的看着司徒汐月,心里为她担心极了。

迟雪云也不放心司徒汐月,便跟了去。

“你们都下去吧?这里我来就行了。”

迟雪云命人将那舞衣放在了桌子上,就哄他们都下去了,只剩下她们两人话才好说。

等人都走了,迟雪云迫不及待的跑到了司徒汐月的身边,“汐月,你疯了?这么无礼的要求你怎么能同意呢?”

“我不同意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司徒汐月反问。

也是她们现在都是寄人篱下,哪有谈条件的资格?

“可是——”迟雪云还是很担心司徒汐月,这分明是想要侮辱她们,汐月等会儿难道真的要出去跳那草裙舞吗?

“哎呀,云姐姐,你就放心吧!”

“快帮我换上那舞衣吧!我看着那红红的草裙还挺好看的!”

司徒汐月投给迟雪云一个放心的表情,就拿起那舞衣左瞧瞧右看看。

不慌不忙的褪去自己的长衫,将那草裙舞的着装穿戴在身。

那暴露的着装倒是将司徒汐月那凝如白玉的肌肤悉数全都暴露在外,司徒汐月身上只有那紧身的上衣和那简短的草裙。

司徒汐月身上只有那红色的紧衣短裙,凸显的她的肌肤更是肤如白雪。

只是那紧身上衣倒更像是一个抹胸,只有锁骨以下,肚脐以上可以用那紧身衣紧紧的包裹住,这样倒也是将司徒汐月那完美的胸线勾勒出来了。

那短裙自不必说,司徒汐月一条白花花的大腿就这样显露无疑!

看到司徒汐月这身打扮,迟雪云同为女人看了都不禁脸红起来。

“怎么样?好看吗?”

司徒汐月在镜子中看了一下自己现在的一身行头,顺口问了迟雪云一句。

“好——好看——”连迟雪云都脸红着结结巴巴起来。

司徒汐月拿起了妆台上的画笔,在脸上轻轻勾勒,一个精致媚人的壮束便显现出来。

本来还有些虚弱苍白的脸,被她这么一画立刻掩盖掉了。

他们不是想给她难堪吗?

那岂能如了他们的愿?

司徒汐月那一身紧衣紧裤,再配上她刚才所画的精致妆容,立刻将她打扮的魅惑感十足。

装扮一新,司徒汐月转过身,得意一笑,“他们不是要助兴吗?这草裙舞怕还不够热情,倒不如再加点料!”

看着司徒汐月那目光中闪过的一丝狡黠,迟雪云顿时心领神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