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精妙赌局/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两场比赛,同样如此,都是妖孽胜了。

由于妖孽每个等级的马都比轩辕尘渊的马强得多,所以比赛了几次,都输了。

轩辕尘渊不禁变得有些垂头丧气,这样下去最后输了连合作都谈不成了。

正在焦急的时候,忽然看见了人群中的司徒汐月再向自己招手。

此时司徒汐月已经换上了之前的粉蓝衣裙,看起来清新脱俗。

“想要赢了这场比赛吗?”

司徒汐月刚才已经观察了许久,看到妖孽那几匹马比轩辕尘渊的也快不了多少。

听到司徒汐月这么一说,轩辕尘渊自然是连连点头。

“你跟他再比试一次,这次我保准你赢!”

看到司徒汐月这样成竹在胸的表情,轩辕尘渊立刻重拾了信心。

“少城主,我们这马才刚来这里,环境陌生,想来是认生了。”

“咱们再比一次!”

妖孽正在为了自己的连胜三局而得意呢,听到轩辕尘渊这样说,更是不禁笑出了声。

第一次听说,马还有认生的时候!

“既然你不服,那再来一次又何妨?”

妖孽立刻答应了下来,两人重新牵了马过来。

这一次轩辕尘渊听了司徒汐月的指导,先牵了一匹下等马过来。

可想而知,轩辕尘渊的下等马对着妖孽的上等马,结局必然是输。

妖孽一时更加得意起来!

接着的第二场比赛,轩辕尘渊用了上等马对妖孽的中等马,获胜了一局。

妖孽不禁轻蹙起眉头,不过赢了一局,还有最后一局。

最后一局,轩辕尘渊的中等马对妖孽的下等马,轩辕尘渊的马超出了妖孽那匹马一大截,赢了比赛。

妖孽不禁目瞪口呆,刚才见轩辕尘渊和司徒汐月说了几句话而已,难道这赢他的方法是她想出来的?

“少城主,三局两胜,希望少城主说话算话,答应合作。”

未等妖孽多想,轩辕尘渊已经看口拽回了他的思绪。

“我会好好考虑考虑的。”

没办法,既然是自己说出的话,那妖孽只能答应下来。

轩辕尘渊赢得比赛,也得到了妖孽的松口,这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的谈了。

正在高兴之时,便在人群中寻找着司徒汐月,可是却不见了司徒汐月,刚才仿佛只是一场梦,这不禁让轩辕尘渊一阵失落。

快乐无人分享,便觉得这快乐仿佛是少了几分!

夜色正浓,可是轩辕尘渊在大殿之中却是一丝睡意也无。

脑海里尽是司徒汐月的影子,搅得他辗转反侧,却是难以安寝。

“哎——”

一声叹息声也无法将他的郁闷疏解。无奈,只能坐起身来,穿戴整齐便迈步出去大殿散散心。

这供给远道而来的宾客的居住之所,向来是要与后宫妃嫔的宫殿离得远些,不过这倒也清静些。

轩辕尘渊不过走了片刻,就到了御花园之中。夜色下赏花,想来也会别有一番滋味吧!

月色如此皎洁,这花园中又如此静谧,轩辕尘渊也仿佛被这宁静的气氛所感染,心渐渐有些静下来。

可那司徒汐月的身影却是从未从他的脑海里抹去,尤其是那惊艳的舞姿,更是令人过目不忘!

“呜——呜——”

正当轩辕尘渊自假山后踏步而来的时候,忽然自前方传来了一声压抑的哭泣声。

轩辕尘渊正在好奇这漆黑的夜晚,睡会如此黯然神伤,却忽然看见了一个很像是司徒汐月的背影,她此时正在那芍药花旁独自悠坐。

轩辕尘渊的脚步不禁慢慢走上前了几步,想要确定自己的猜想,去看看此人是不是他朝思暮想的人。

当看到司徒汐月的侧脸时,轩辕尘渊不免心惊。

司徒汐月本来就白皙的皮肤,让这银白色的月光一照,顿时变得有些透明起来。

竟让人忽然觉得有些不真切!

可她脸上那豆大的泪珠却真真切切的在诉说着她是如此的难过,一副我见犹怜的神态。

什么事,怎的会让司徒汐月如此黯然神伤?

这浓浓夜色之时,她竟然一个人在芍药花旁暗自垂泪!

那滴滴清泪仿佛是滚烫的热水,颗颗都滴在了轩辕尘渊的心上。

轩辕尘渊哪里见得了司徒汐月如此模样?立刻走上前去。

“汐月,这么晚你怎么在这里暗自垂泪呢?”

想来她定是因为这些日子过得实在不好,又无排遣之法,所以晚上才在这里偷偷地哭上一哭。

白日里如何的故作坚强,终抵不过这长夜漫漫来的磨人,一下子就暴露了内心的脆弱!

“这里的日子并不好过……”

“呜呜——你不懂……少城主他并不喜欢我,而我身处在这后宫中更是身不由己。即使被欺负,有些时候也只能忍耐。”

司徒汐月缓缓地开口,证明了轩辕尘渊的猜想。

白日里冷静自持的司徒汐月,这时候却独自在御花园里垂泪,顿时让轩辕尘渊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

“别哭!一切都有我呢!如果真的如此难捱,就跟我一起回去。”

轩辕尘渊见不得司徒汐月这么伤心,赶紧出口安慰。

可是这安慰听起来也是作用不大,伤心之人的伤心如果不能排解出去,那么只会郁结于心。

轩辕尘渊仍然轻声安慰着司徒汐月不要难过。

伤心难过的时候,只要被人一哄,就一定会更加的难过,恨不得将所有的委屈都宣泄出来!

当听到轩辕尘渊安慰的语音时,司徒汐月的眼泪瞬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

“我真的很没用是不是,无力反抗,只能顺从,如今只能自己在晚上的时候来这花园里哭上一哭——”

看到轩辕尘渊站在自己的身边,立刻扑进了他的怀里。

轩辕尘渊顿时怔忪了一刹那,司徒汐月总是与他保留着一些安全距离,这般主动还是甚少见到。

不过轩辕尘渊想到司徒汐月如今的处境,心里便理解了。

也好,以后就让自己来照顾怀里的女子吧!

“以后一切有我——”

面对司徒汐月的痛哭,还有她哭诉自己的无助,回报给她的是轩辕尘渊紧紧的拥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