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 伺候舒服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然欺身上前,将那胸前的美好紧贴着轩辕尘渊,娇声说道,“呦别急着拒绝嘛——”

“昨天晚上咱们配合可是相当的默契呢——”

听着时才人这不知羞耻的话,轩辕尘渊都觉得极度的不好意思,她竟然能这样随便的说出来,果然不是什么好女人!

想到昨晚上的不是司徒汐月,轩辕尘渊就一阵懊恼,真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几个嘴巴!

怎么会被这女人引诱?

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断不能再错下去了!

“别说了!”

轩辕尘渊顿时打断了时才人的话,捂住了耳朵,当下轩辕尘渊就要将时才人再次推出去。

可是面对轩辕尘渊这坚决不从的样子,时才人邪魅一笑,双臂紧紧的环住了轩辕尘渊,将脸也探过去,樱唇附在轩辕尘渊的耳边,只和轩辕尘渊相距分毫的距离。

这么暧昧的姿势下,时才人却缓缓说出,“如果这件事不想被司徒汐月知道,你最好还是从了我——”

她很聪明,一下子就知道了司徒汐月才是轩辕尘渊的软肋!

可是面对时才人一次次的威胁,轩辕尘渊貌似只能屈服,因为他不想让司徒汐月知道这样肮脏的事情!

没办法,现在轩辕尘渊已经被这时才人拿捏住了,只能妥协。

轩辕尘渊咬了一口银牙,尽管万分的不愿意,还是将长臂抬起,揽住了那已经欺在自己身上的时才人……

虽然是百般的不情愿,可是轩辕尘渊只得再次跟那时才人上了一次床。

一阵娇yin轻喘之后,时才人满意的翻身躺了下来。

看着一旁极尽懊悔的轩辕尘渊,时才人满意的笑了笑,轻轻坐了起来。

“不错,我很满意——”

伸出手拍了拍轩辕尘渊的俊脸,她这才大笑着离开了——

这句话无疑不是对轩辕尘渊的侮辱,他已经非常懊悔了,只恨自己为什么昨晚没有把持住,而中了她的圈套!

待时才人离开之后,轩辕尘渊仍旧是极其的失落,他现在已经失去了和司徒汐月在一起的机会,叫他还有何脸面见汐月呢?

如今自己这一副残破的身子,怎么配得上司徒汐月?

轩辕尘渊失落的坐起身,看着这空旷的房间,这凌乱的被褥,突然觉得这诺大的世界竟然没有了自己的容身之处。

他这样还活着干什么?

忽然摸到了自己的佩剑,轩辕尘渊紧紧的盯着它,仿佛这样解决了自己也挺好的。

“来生再见了——”

看着门外,轩辕尘渊喃喃自语,仿佛是在说给司徒汐月听,又仿佛是说给自己听。

顿时将佩剑自剑鞘中抽出,手腕一转,那锋利的长剑便直直的向着轩辕尘渊的腹中刺去——

就在那剑已经刺破了他的衣衫,马上就要穿进他的身体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禾姜国的黎民百姓。

他本想切腹自尽的,可是却又想到了大业未完。

轩辕尘渊是断断不能致禾姜国的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的!

“罢了,我这条贱命就再留些时日……”

轩辕尘渊无奈的放下了剑,垂头丧气的又将剑放回了剑鞘中。

他决定,暂且先苟且偷生活下去,等到天下太平那一日再自尽!

失神一般的走出了那间刚才还是一片旖旎之色的房间,轩辕尘渊失落的走向了自己的寝殿。

不比轩辕尘渊此时的失落,时才人倒是极其满意自己的做法。

欣欣然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里,时才人却忽然将自己脸上的情绪一时隐去,任凭谁也看不出她刚经历过一场欢爱之事。

回到自己的宫殿,时才人慢慢的走到了自己的床塌边,缓缓地坐了下来。

伺候她的宫人们看到时才人如此沉默,脸色也不太好,便走过来询问。

“小主,您怎么了?”

相信时才人此时的脸上还有一丝丝的绯红之色,正好她可以借着这个借口……

“哦,我现在不太舒服,可能是病了。”

时才人顿时装出一副弱柳扶风的姿态来,轻扶着额角。

一听时才人这么说,那小宫女吓坏了,这宫里的主子生病那可是大事,都是金贵之躯出了什么事她们可是担待不起。

“啊!小主,奴婢这就去传太医来给您瞧瞧!”

传太医?笑话!

刚才时才人还活蹦乱跳的威胁轩辕尘渊呢,怎么会这会儿子就病了?

显然是装的,叫了太医来不是就穿帮了?

“不用了,不用劳动太医了。我就是头有些疼,休息一下就好了。”

“你们都下去吧,没有叫你们你们就别进来了,我想先休息一下。”

看着时才人虚弱的样子,虽然那小宫女不放心,可是听到时才人这么说了,也只能按吩咐叫伺候在侧的一众人等都叫了出去。

“走吧,都出去,让小主安静的休息吧!”

那宫人们还细心地将时才人宫殿的大门轻声关了起来。

屏退了所有人之后,时才人一改刚才虚弱无力的样子,立刻坐了起来。

轻轻走到了床榻之后,弯下身来,伸出手按动了一下床榻边缘的一枚梅花雕花,面前的地上竟然瞬间打开了一道。

原来,这时才人也是个有秘密的人!

那眼前的一道可以并排两人通过的密道顿时出现在了时才人的脚下,她立刻抬起脚步走了下去。

神奇的是,她刚一走下去,那密道的入口之处便仿佛受了指令一般,缓缓合了起来,顿时,寝殿里就恢复了平静。

谁也不会知道,此时时才人的寝殿里竟然是一个人都没有!

那幽深的密道里一片漆黑,阴冷阴冷的不禁让人不自觉的抱紧了双臂。

可是时才人却是轻车熟路的向着黑暗深处走去,仿佛这条路她已经走过了很多遍,都已经乱熟于心了。

怪不得她要屏退所有人,原来她是想要溜出去!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突然一片明亮之色,看到了曙光,时才人不禁加快了脚步。

直到时才人全部置身于烈日阳光之下的时候,她才忍不住用手挡了一下眼睛。

长久的黑暗已经习惯,这突如其来的光亮却让她一时间难以适应,只能慢慢的睁开眼睛,让自己赶快适应这变化。

睁开眼睛时,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极普通的宅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