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棋子/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想到,时才人屋里的这条密道竟然是通往的慈悲城外的一座普通的宅院!

这宅院里面被收拾的十分的干净利落,院子里面还种了许多品种各异的小花,环境甚是优美。

不知道如此与世隔绝的院落里住的会是谁呢?

顿时时才人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逼迫的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看来他已经来了!

时才人不敢怠慢,仿佛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人在等着她似的,催促着她快步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一位银衣公子正在里面悠闲地喝着茶,一派与世无争的高贵姿态。

单看背影就知道,这公子的样貌定然不凡!

原来,他就是时才人秘密溜出来的原因!

那人感觉到了有人来,但是依旧自顾自己的喝着茶。

直到时才人踏步走进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都没能将他悠然自得品茶的举动打断。

如此的定力,一片成竹在胸的笃定,都让眼前的这个男子看起来更加的自信满满,一种可以翻云覆雨的强大气场紧紧包裹着他!

从时才人一进门看见他的时候,表露出的十分恭敬的态度就知道,这个人非等闲之辈!

时才人貌似很是害怕面前的这位银衣公子,一直低垂着头。

不知是被这银衣公子强大的压力所逼迫,还是出于顺从,时才人小声的开口道,“少主——”

听到时才人出声,银衣男子才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待银衣公子转过身来,一派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时候,时才人更是将头低了又低。

双手掌心朝上,额头点地,拜在男子面前,“少主,小的来迟了!”

不知道自己来晚了,是不是惹得少主不高兴了。平时可都是她们迎接少主,今日少主先到了,她一介小小奴才赶紧认错。

少主?

没错,这个银衣男子就是万魔山庄的少主,云梵!

原来这时才人小心翼翼的从密道出来,就是为了和云梵接头!

由于她低着头,不知道此时云梵的表情,自然也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但是从他打量自己的目光中,时才人已经感受到了浓浓的压迫。

没错,只要少主生气一万种痛不欲生的折磨就等着承受吧!

时才人可还不想死,当然赶紧低头认错,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不过面对时才人的认错,云梵倒是无所谓,相信跪在地上的女子也不敢有二心,她的命可是在他的手中!

对于云梵来说,捏死她,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知道就好——”

男子声音低哑,从他出现到现在,时才人都是低垂着头,敬畏地跪着,非常害怕眼前这位少主。

“小的谨记,再也不敢犯同样的错误,以后一定提前前来恭迎少主!”

时才人赶紧低头认错,万魔山庄少主的神威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但若惹恼了他,恐怕想死都死不了,反而会活的生不如死!

面对时才人此时的慌张与害怕,云梵毫不在意的转动着手中的茶杯,幽幽说道。

“交代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原来这时才人就是云梵安插在妖孽身边的卧底,专门负责他所交代的事情,时才人的一切行动都已云梵的命令为尊!

“小的不敢有违上命,一切谨遵少主吩咐,事情办得很是顺利。”

时才人回答的毕恭毕敬,生怕惹恼了这个阴晴不定的少主。

“慈悲城里进来都发生了什么事?”

她本来就是云梵安排在慈悲城里的一枚棋子,趁着妖孽广选美女进慈悲城的时候,趁机安插进来的。

本来就是棋子,当然得物尽其能!

万魔山庄可是从不养闲人,他云梵手下的人更不能是吃白饭的!

听到少主询问,时才人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刚才少主已经免了她的罪,现在怎敢再做出什么错事来?

“那少城主的狂病并未好,仍旧是性情大变,一如从前那般,对司徒汐月也没有任何映像,还时不时的总会想办法折磨她。”

听到这里云梵嘴角勾起了一抹邪佞的笑意。

妖孽,我看你就这样吧!

看来这金蟾香毒倒是帮了我很大的忙,你自己就将司徒汐月推得老远,很多事情就省得我自己出手了!

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自从司徒汐月来到慈悲城,闯进少城主的寝殿被抓住,虽然有一次想要逃出去,可是被抓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逃跑过了。”

“哦?”

云梵不禁奇怪,难道是司徒汐月已经任命了?

知道少主有疑惑,时才人继续回奏。

“少城主封了司徒汐月和迟雪云为妃,估计司徒汐月是不能丢下迟雪云和司徒明月,所以才没有再逃跑。”

这个回答云梵倒是很满意,轻轻点了点头。

“你继续说。”

这才说了几句话而已,时才人已经香汗直流了,时时小心,事事小心才能保下自己这条命。

“自从司徒汐月到了后宫,少城主给了诸多赏赐,倒是让她们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人人喊打,连准王妃都不断地再找司徒汐月她们的茬儿。”

听到这里云梵不禁皱了眉头,他想看到妖孽和司徒汐月反目,但是并不想看到司徒汐月受伤!

“然后呢?”

听出了少主语气中的不悦,时才人小心的回答着。

“少城主对司徒汐月一直冷冷淡淡的,但是前几天突然救下了她身边的婢女,还想带着御医给她治病,可是司徒汐月一概回了,这让少城主一下子生起气来,倒是又不再理她了。”

“后宫争宠之事颇多,估计是那司徒汐月也渐渐地对少城主死心了,将他拒之于千里,只有在身边的人被欺负的时候,才不得不去找少城主。”

这些事情听得云梵倒是很是高兴,两个人已经心生间隙,那事情就更好办了!

时才人专门负责向他报告慈悲城里发生的一切,自然是不敢有丝毫隐瞒。

知道少主最关心的是什么,她这颗棋子的作用就是为了那个女人!

“这些事情当中,你有没有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