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行酒令/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呐——”

“传令,明天下午在大殿举行盛大的宴会,好好地招待招待轩辕尘渊一行人!”

听到妖孽下令了,时才人顿时笑颜如花,她的计划正一步步的按着自己设定的程序再走,少主的指令定然能尽快完成!

想到马上就可以得到解药了,时才人就更是笑得灿烂!

到了第二天,慈悲城内果然是大张旗鼓的在筹办宴会,到处都是张灯结彩忙忙碌碌的。

苏轻飏和轩辕尘渊走在慈悲城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笑意轻飏。

“你说上次的是鸿门宴,这次的又会是什么呢?”

苏轻飏一派慵懒之色的看着轩辕尘渊,上次侥幸得了谈合作的机会,这次不知道那妖孽又想要干什么?

“来到了人家的地盘就得听人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吧!”

“走吧,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轩辕尘渊没有直接回答苏轻飏的问题,而是坦然的带着苏轻飏回到了大殿中。

今日宴会虽然不知道会有什么猫腻,不过客随主便总归是没错的!

况且人家都说了,要给他们接风洗尘,何乐而不为?

挨过了艳阳高照的午间,太阳都缓缓地落了来下,夕阳西下,这慈悲城的景色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宴会开始,顿时大殿之上一片觥筹交错!

这主意是时才人想出来的,当然时才人不能离开妖孽半步!

时才人故意在妖孽的身边殷勤倒酒,要不是妖孽同意的,蓝凤凰早就把她踹到一边儿去了!

“少城主,这光是歌舞大家也没个互动,宴会显然少了一丝乐趣,不如来个行酒令!”

面对时才人的提议,妖孽挑眉,“怎么?”

“不如来个击鼓传花,传到谁那里谁就喝酒。这样也好让气氛活跃一些!”

妖孽点了点头,“这个提议倒是新鲜,去安排吧!”

时才人立刻领了命,欢快的跑下了玉阶,叫了人抬了一个大鼓进来。

“等会儿知道该怎么做了么?”

出了大殿,时才人一改刚才大殿中的欢喜之色,给那敲鼓的人使了个眼色,并将一张银票悄悄的递给了那个人。

那人立刻将银票收进了怀中,笑的一脸谄媚。

“主子交代的事情奴才定当不辱使命!”

那人钱财替人消灾,而且他不过是认为这只是后宫争宠,无非想要让别人多喝点酒,时才人才好多些时间陪少城主,自然是立刻答应了下来!

时才人故意买通了敲鼓的人,等会儿行酒令的时候才好按计划行动不是?

“少城主,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您一声令下了!”

时才人跑上台来,斟了一杯酒给妖孽。

“大家这酒自己喝着怪没意思的,现在咱们来个行酒令,击鼓传花,传到谁那里谁在喝酒!”

“一切听少城主安排!”台下的人全都俯首帖耳的顺从着妖孽的提议。

“好了,开始吧——”

咚咚咚——

鼓声开始了,一听这鼓声顿时在场的人都集中了精神。倒不是不想要喝酒,只是这气氛让人不禁紧张起来!

随着鼓声震动的声响,那一朵硕大的牡丹在每个人的手中一带而过,传到下个人的手中。

这提议倒是好,这花朵在面前传递时那幽香的气氛让这酒显得更加的甜美了!

“咚——”

随着鼓声的截然而止,大家不约而同的看着手里拿着牡丹花的人。

司徒汐月也没想到,这鼓声到了她那里的时候就停住了,现在她拿着那朵牡丹花不知所从!

“原来这第一个好运的就降落到了月妃的头上,来,姐姐给你端酒!”

时才人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害,反而好像和司徒汐月还很是亲近的样子。

看到时才人这样的态度,司徒汐月倒是不置可否。

这后宫不就是这个样子吗?即使斗得多厉害,到了台面上面子还是要做足了的!

“劳烦姐姐了!”

你能装我就更能装,不过是一杯酒而已,司徒汐月当然是愿赌服输,一饮而尽!

动作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好!巾帼不让须眉啊,恭贺少城主得此佳人!”

不知是谁说了这一句,倒是把司徒汐月给捧得高高的,那妖孽就更不用说了,自然是高兴得很!

看着司徒汐月将自己端去的酒全都喝下了肚,时才人笑的香甜,“月妹妹真是海量!”

大家都以为时才人贤惠淑德的时候,谁都没看到她转身低眉时掩饰掉的一那抹得意的笑意!

她当然该得意,司徒汐月刚才喝下的那杯酒里可是她加过料的!

好不容易创造了如此好的机会,那药丸岂能浪费了?

司徒汐月喝的那杯酒,正是掺了药丸的酒!不过这药丸的效力是不会这么快就发作的。

鼓声继续,接下来的击鼓传花就省得时才人盯着了,反正目的达到,其余的她就不管了!

只等这药效发作……

司徒汐月喝下了酒,开始并未觉得有什么一样,还自顾自的又喝了两杯。

只是这牡丹花没有落在她的手里,她就可以随意一些,不用将那杯中酒全喝了,轻呷两口也是可以的。

这小酌也会不知不觉喝多了醉人的!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司徒汐月觉得浑身发热,不禁皱了下眉头。

身边的贴身婢女立刻走上前来,“娘娘,您不舒服吗?”

“无碍的,或许我是喝醉了。”

司徒汐月以为自己贪杯,喝醉了酒,完全想不到是时才人端的那杯酒有问题。

缓缓站起身来,弯腰轻轻福了福身子。

“臣妾不胜酒力,现下已经有些醉了,想先行告退,还望少城主恕罪!”

司徒汐月起身告退,妖孽看着司徒汐月的脸颊有些微微发红,挥了挥手,“退下吧!”

司徒汐月缓缓起身离开,被贴身宫女搀扶着回了自己的寝殿。

看着司徒汐月离开的背景,时才人眼中闪过一丝算计!

想来这少城主也快“醉”了吧?

台上时才人殷勤的给妖孽倒酒,笑的灿烂无比。

“少城主酒量真是好呀!这美酒少城主您可要多喝几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