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定情信物?/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汐月?别叫他走?这小子满嘴里只会跑火车,赶紧赶他走吧,不然没有清净的时候。”妖孽一怔。

“没有啊,我觉得他长得挺可爱的呀!我最喜欢美男哥哥了!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路上好无聊,你陪着汐月好不好?”司徒汐月一改刚才的凶恶,跑过去扯着敖麟的蟒袍袖子,笑得天真、烂漫。

呵呵,叫这个敖麟陪着自己,无非就是希望路上多套一些关于妖孽那些风流韵事出来罢了。

“呵呵,小妹妹,我叫敖麟,以后你叫我敖麟哥就是了!”

听到司徒汐月这么说,敖麟反倒眼前一亮。呵呵,这么古灵精怪的女孩子,他之前还从未见过呢。

穆旭国的女人都是大家闺秀,一个个虽然端庄有礼,可是又无聊到死。

哪里有眼前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可爱、烂漫呢!

他敖麟本来就不喜欢端着的女孩,这次跟司徒汐月一交手,发现她虽然外貌平凡了点儿,不过个xing倒是他蛮欣赏的!

起码够真,不做作!比母后强逼着他见的那些大家闺秀要强多了!

“呵呵,敖麟,你不早点回去,这么跑出来,万贵妃知道吗?如果她不知道的话,皇兄不介意给万贵妃发一个消息,说你私自跑出宫来,到时候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妖孽站在司徒汐月身边,笑得跟条大尾巴狼似的。

不得不说,妖孽把万贵妃搬出来,卑鄙是卑鄙了点儿,不过确实管用。

敖麟哀怨的看了妖孽一眼,认命的转身离开了。不过走之前,还是扔给了司徒汐月一根丝络。

“司徒汐月,本皇子记住你了!等你到了穆旭国,本皇子请你饮酒作乐!咱们不见不散啊!”

敖麟给了司徒汐月一个飞吻,顿时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妖孽很不是滋味的看着敖麟离去的背影,忽然发现自己的心头涌上来一股不是滋味的感觉。

哎,居然连自己弟弟的醋也吃了……

他真的是越来越没救了……

无奈的摇摇头,低头却发现司徒汐月握着手里的那根丝络,在翻来覆去的不停的看……

一股怒火顿时涌上了妖孽的心头!

“不就是根破丝络吗?汐月喜欢的话,本王明儿给你买一车!”

妖孽伸手就要抢过那条丝络来扔出窗外去,来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不料他的手却扑了个空!因为司徒汐月早把那条丝络紧紧的攒在了手心里,宝贝似的,不让他碰!

开玩笑,这可是用纯金线和纯银线编制的丝络呵!光这些金线银线吧就所费不赀,更何况这丝络的尾巴还缀着一颗硕大无比的泪珠呢!

而且不是普通的泪珠,而是淡淡的粉色泪珠!

泪珠本来就价值连城,粉红色的泪珠更是万中无一!这样一条金贵的丝络,司徒汐月初步估计怎么地也得值个好几万两黄金的!

这样金贵的一条丝络,她会叫妖孽扔掉?开玩笑!

要从她这个守财奴、铁公鸡的手里夺过这丝络去,nodoor

“嘿嘿,汐月喜欢这颗珍珠,真漂亮,还是粉红色的呢!”司徒汐月把那根丝络牢牢的缠在了小腰上,还死死的打了一个死结,确保谁都抢不去!

她都缠在腰上了,妖孽就不好再蛮抢了。不过脸依然臭臭的就是了。

为了转移他的视线,司徒汐月只好踢了踢那个昏死过去的丫鬟:“这个姐姐怎么晕过去了?她刚才还拿刀要砍汐月呢,汐月好怕怕。”

这番话成功的吸引了妖孽的注意力,他把视线暂且从那根该死的丝络上转移了开来,走向了木桶那里,轻松地拔出了那把钢刀,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一下,神色却越加冷峻了起来。

“这把刀,上面居然什么标志都没有。根本看不出来到底是谁的刀。”妖孽冷冷一笑,挥手将那把钢刀戳进了那个丫鬟的心脏里!

“呀,血!”鲜血飞溅出来,司徒汐月早就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可是还不得不装出柔弱。

“别怕。阿鸾如果害怕的话,就躲在我的身后。我来护着你。”妖孽早就在第一时间闪到了司徒汐月的跟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司徒汐月缓缓勾起一抹清淡的笑容,扯着他的衣袖,笑得安心。

无论什么时候,好像只要是她需要,他就会出现在她的眼前。

说起来也奇怪,每当她焦躁不安的时候,不用她吭声,那一袭红裳总是会及时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不但浇熄了她满心的怒火,同时也让她的心里犹如清泉流过一样,有一种莫名的踏实和安心。

对不起,妖孽。

司徒汐月看着眼前的那袭迤逦的红裳,还有妖孽那一头肆意张扬的发,在心中如是对妖孽说。

对不起,现在只能装作是三岁小孩儿的智商,请你一定要原谅我。

而且请你赐予我继续走下去的力量,告诉我,在这条道路上,我并不是一个人……

可惜司徒汐月的这番心里话,不能明明白白的告诉妖孽。而妖孽呢,也并没有长出第三只眼来,可以看得到司徒汐月的心里话。

不过,司徒汐月紧紧拽住他衣角的动作,还是让妖孽蓦的心情大好。

原来被心爱的人依赖的感觉是如此之好!好的他都有点儿舍不得转过身去,生怕他一动作,就会唐突了佳人,佳人就不会这么紧紧的攥着他的衣角了。

谁说只有恋爱中的女人才傻?恋爱中的男人,亦如是!

“这个钢刀上没有任何的标志,这就说明派她来的人,思虑相当周密。生怕别人从武器上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所以干脆毫无痕迹。所以根本不用看,那个女的一旦醒来就会咬舌自尽,我们真的是一点儿东西也问不出来!这么厉害的敌人,究竟会是谁呢?会是木婉君那个女人吗?”妖孽忍不住蹙起眉头,认真分析起来。

“啊哦——”

他正在凝神分析着,却忽然听到了窗外传来了一声凄凉的叫声。

狼的叫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