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合欢/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美人填酒,这酒不醉人人自醉啊!连妖孽也不免贪杯起来。

可是没想到不一会儿妖孽也喝醉了,“我有些醉了,先回去休息一下,这里就先交给王妃了。”

妖孽发了话,蓝凤凰倒是挺高兴的,他让自己主持大局不就是要锻炼锻炼自己吗?!

“城主哥哥尽管去歇着,这里就交给蓝凤凰吧!”对着妖孽恭顺的回话,转身就厉声叫来了时才人,“你快扶着少城主回去休息一下!”

“是!”

时才人搀扶着妖孽,从偏门走出了大殿。

趁着无人注意,时才人将妖孽带到了司徒汐月的宫殿里。

将妖孽扶到了司徒汐月的寝殿中,时才人就让人都退了出来。

“你们都给我在外面好生守着,别让人进去打扰了少城主和月妃娘娘!”

“是!”

这点眼力见儿他们还是有的,怎么能放人进去坏了少城主的好事儿呢?

时才人看了一眼紧闭的朱漆大门,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之色。

没想到此事竟然是如此顺利,倒也不枉费了我一番心机!

双手在身前交叉虚化了一个圈,轻叹了一口气,时才人这才放心的转身离开。

一切都在按着计划进行,看来她能很快的完成少主交代的任务!

想到这里,时才人的心情就很好,步伐竟也变得轻快了起来。

只是,月华殿里可就没有了这样欢快的气氛了——

司徒汐月顿时觉得浑身更加热起来,脸上的一抹潮红更是让人浮想翩翩!

“好热——”

身上这灼热的感觉,让司徒汐月不禁将脖颈下的衣领松了松。

可是体内异样的感觉还是退散不去,没办法司徒汐月只能大口大口的喝着茶碗里的冷茶水,想要降一降火。

可是哪里管用?09

尤其是当她感觉到屋子里竟然有妖孽的至刚至阳的男性气息的时候,那身上便更觉得那股火热起来的更猛烈了!

看到妖孽不请自来,司徒汐月顿时明白了些。

她这一定是被人下了药!

可恶!

可是看着妖孽缓缓地走进来,她身体里仿佛有一团火苗一窜一窜的,像是想要将她推到妖孽的身边。

“你怎么来了?”司徒汐月喝了一口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些。

“爱妃这是哪里的话?这里我就不能来吗?”

“想你了,所以我便过来了——”

当司徒汐月看到妖孽的目光时,顿时大惊失色!

这妖孽的脸上怎么也同她一样异常的潮红,而那眼中分明在看到她时浮上了一抹欲望之色。

难道,他也被人下了药?

只是她还好,知道被人下了药,恐怕这妖孽根本就不知道吧!

司徒汐月顿时觉得妖孽比之前更加顺眼了,眼睛渐渐变得迷离起来,身上的每一处感官都在叫嚣着让她快点奔向妖孽。

猛地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起来,“还请你快点出去!”

本来已经是用尽力气保持着平日的冷淡语气,可是如今听来倒是弱了许多。

“呦这整个慈悲城哪里不是我想去则去,何况是你这月华殿呢!”

说着,妖孽就要往前走,那看着司徒汐月的金色双眸也变得渐渐深邃了起来。

妖孽早已忘记了司徒汐月厌烦他,现在看着司徒汐月格外的可人儿,只当她是耍脾气!

原来司徒汐月和妖孽的酒里都被时才人下了药,两个人被药力的催发看着彼此都会更顺眼些,不光是顺眼,更是恨不得将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站住,不要过来——”

看着妖孽迈步上前,司徒汐月赶紧出言制止,因为自己的身子因为妖孽的靠近变得更加灼热起来,一把欲火烧的甚旺!

可是这本该严肃的声音,此时说出来倒有些欲拒还迎的味道了——

“哈哈哈——其实汐月你也是很希望我来的是吗?那就快点到我的怀里来吧!”

妖孽眯起眼睛看着司徒汐月,仿佛在看着一盘垂涎已久的吃食,想要马上吃进肚子里了。

当司徒汐月也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可恶,怎么说出来的话竟然变了语调就差别这么大呢!

面对妖孽这无比热切的目光,司徒汐月的身体同样有着和他一样的感触。

两人越接近,就越发的意乱情迷起来!

司徒汐月还想维持自己最后的一丝理智,她可不想自己就这样交给妖孽。

更何况,以他们现在这种关系来讲,她根本不能将自己交付给他!

不能让自己这般屈辱,司徒汐月拿了匕首出来。

“你要干什么?”

妖孽显然一惊,上去就想要夺过来司徒汐月手中的匕首。

怕她伤了自己也怕是因为自己的莽撞让司徒汐月想不开,妖孽顿时清醒了些!

可是为时已晚,司徒汐月已经用那刀子割破了自己的一根手指,顿时血液的锈味儿就弥漫了出来。

妖孽立刻握着司徒汐月的手,查看伤势。

可是一接近司徒汐月,身体就火烧一样的,将他的理智全都淹埋了!

“别靠近我!”司徒汐月一声厉喝,顿时将妖孽推开来,只是因为那药的作用,显得那样的软绵无力,用尽全力才只不过将妖孽推开了一臂远!

即使划破了手,司徒汐月仍然觉得自己不够清醒,还是被那药效侵蚀的厉害,然后拿了盐罐,撒了盐在那刚刚划破的伤口上!

此时司徒汐月从指尖传来的疼痛感,才将她的理智拉回了一点点,眼神也变得清澈一些。

可是妖孽却不好了,这媚药在他体内存在时间到了,药效正在逐渐发挥出来,重要的是他身上本来就有着金蟾香毒的毒,这个合欢丸的毒引发了他体内的金蟾香的毒,顿时眼中一片混沌!

“啊——”

司徒汐月失声惊叫,人已经被妖孽打横抱了起来,正在往床榻的方向走去。

“你快放我下来!”

不等司徒汐月挣扎,妖孽早已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床榻便,一下子将司徒汐月仍在了床上!

“你别过来,别过来,今日的事你一定会后悔的!”

司徒汐月的声音不自觉地有些发颤,妖孽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清明,满眼浑浊,里面有欲火,有冲动,有强势,可是就是没有了理智!

“我不会后悔的!倒是你最好乖乖地——”

妖孽危险的眯了下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紧紧盯着司徒汐月的领口看。

那白皙的肌肤连同性感的锁骨一并露了出来,看的妖孽心思神往!

司徒汐月突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忽然伸手将自己领口的衣服抓紧,可是那一幅画面已经映入了妖孽的眼中,顿时他的眼中色火更浓。

看着妖孽一步步逼近,司徒汐月在床上后退,可是才不过两下,已经退无可退,只能摇了头,无助的说,“不要——不要——”

妖孽一下子将司徒汐月抓到了身前,大掌一挥,一把抓住司徒汐月的衣衫猛地一扯2C司徒汐月那洁白美好的肌肤便露了出来!

不管司徒汐月多么的排斥,妖孽已经毒性发作,所以变得更加的癫狂了!

根本不管司徒汐月此时多么难的在凭着理智推开他,那些软绵绵的动作只是增加了妖孽的征服欲!

嘶——

一声衣衫断裂的声响,司徒汐月的胸前露出了大片美好!

“来人呐!救命——”

司徒汐月凭着理智大声叫了起来,她也发现了妖孽的异常,跟他狂病发作有些像,这样的他仅凭中了媚药的自己哪里制得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