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 想报仇都没理由/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汐月,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是不是他强迫你的?”

苏轻飏也是气的牙痒痒,怒瞪着妖孽,问着司徒汐月,“汐月,你别怕!有我们呢,是不是他强迫你你才……”

这话苏轻飏都不忍心说出来!

“是的话,我们绝对会为你报仇!”

苏轻飏和轩辕尘渊同时怒瞪着妖孽,仿佛他是多么的罪大恶极。

也是了,在他们眼中就是妖孽欺负了司徒汐月,岂不就是罪大恶极吗?!

司徒汐月抬头看着他们,眼中也没有一丝涟漪。

“你们别再问了,我是心甘情愿的。”

司徒汐月这淡淡的一句话,却让他们顿时觉得天崩地裂。这答案就像一道惊雷,劈的他们顿时体无完肤!

万万没有想到司徒汐月的回答会是,心甘情愿!

可是一旁的妖孽倒是极其得意,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我累了,你们都走吧——”

司徒汐月语气中的疲惫是谁都听得出的,更何况现在她的脸色也并不好,人们便识趣的都退了出去。

妖孽本想留下,可是司徒汐月却丝毫不理会他。

“少城主‘请’挪步——”

司徒汐月这‘客气‘的话语让妖孽无话可说,最后只能一拂衣袖走了出去。

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好歹!

他为了她连蓝凤凰都罚了,她怎么就这么无动于衷?

要知道他的恩宠可是多少女人求都求不来的!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将他的恩宠弃如草芥,当真是有个性!

司徒汐月这样的反应倒是让妖孽来了兴致,心里对她那种志在必得的心绪更加重了。

不光要她的在自己身边,还要她的心也要在他的身上!

不然光要一个空壳子有什么意思?

妖孽想到这里,脸上的得意之色更重了,总有一天要将司徒汐月的心也拿下!

看着妖孽得意的大笑着离开,轩辕尘渊和苏轻飏顿时不好了,同时恶狠狠的看着妖孽离去的背影。

“瞧他那副得意的样子,真恨不得上去给他两拳!”

苏轻飏对着妖孽离去的背影真的挥舞起了拳头,就差没有冲上去揍人了!

司徒汐月那可是他们心中的女神级人物,人人都爱着、捧着,可是却被这个男人轻贱了,怎么能不让人气愤?

可气的是司徒汐月竟然说是自己是自愿的,弄得他们连出气的理由都没有!

人家两情相悦的话,他们再这么做不是不通情理了么!

“他怎么能这样对汐月呢?都怪我没有提前注意到汐月的不对劲,没能尽早阻止……”

轩辕尘渊有些失落,本来他已不是清白之身了,已经离司徒汐月远了,他本想就这么守在司徒汐月的身边,可是如今这样仿佛他们的距离更远了。

“你不觉得这其中有蹊跷吗?”

苏轻飏已经从刚才愤怒的情绪中冷静了些许,果然发泄出去人就会清爽些,脑子也清楚了些。

一听苏轻飏这么说,轩辕尘渊立刻转过头看着他,“怎么说?”

莫非他这么说是发现了什么?

“刚才咱们进去,虽然看到屋中凌乱,可是未免也太乱了些——”

苏轻飏这么一提醒,轩辕尘渊立刻想到了月华殿里面的情形。

“的确,仿佛还有些残破的衣衫散落在床榻上……等等,残破的,如果是心甘情愿的怎么会有残破的衣衫呢?”

轩辕尘渊提出了一个实质性的问题,这也正是苏轻飏刚才想到的。

本来司徒汐月不理会妖孽了,怎么会突然心甘情愿的上了妖孽的床呢?

“汐月刚才一定是说谎了,她一定是被那所妖孽逼迫的!”

说到这里苏轻飏很是气愤,拳头攥的生紧,只是无奈无处发泄!

想到司徒汐月被欺负的画面都不禁让他的心也跟着疼!

“我也觉得觉得蹊跷,那少城主不是已经忘了汐月吗?那汐月早该对他死心了,怎么会突然就从了他?敢情是被他逼迫的!”

轩辕尘渊也不相信司徒汐月是心甘情愿的,两个人倒是想到了一起去。

“我现在就去找他算账,为汐月报仇!”

作为司徒汐月的表哥,苏轻飏虽然一直暗地里爱慕着司徒汐月,但表面上还是表兄妹的关系。

可是他在心里从没有真的把司徒汐月当做妹妹,她是他心上的人呐!

怎么能让她受了委屈呢?

苏轻飏立刻就要去找妖孽算账,可是才刚迈出了两步,就被轩辕尘渊拽了回来。

“你拉着我干什么?难道你不生气吗?”

苏轻飏现在是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看到轩辕尘渊这样的态度不免有些生气!

其实他看的出来,轩辕尘渊对司徒汐月的感情也不一般。所以这件事情,他原以为轩辕尘渊也会跟他一样生气!

可是,现在轩辕尘渊却拦下了自己。

这怎么能不让他更生气呢?

“我当然生气,我也恨不得把欺负汐月的那个人千刀万剐了!”

“可是,咱们不能冲动,总得事出有因吧?刚才汐月已经发话了,她说她是自愿的,咱们有什么立场去报仇呢?”

“虽然咱们知道汐月在说谎,可是咱们无凭无据,现在去找少城主算账,只会让人家以为是咱们去找麻烦的!”

轩辕尘渊将这其中的关系分析的头头是道,让苏轻飏也不禁冷静下来。

关心则乱!

面对这么大的事情,还怎么能让人冷静呢?

但是想想刚才汐月那疲惫的神色,不免让人心疼起来。

想来她那么说就是为了不让大家动怒吧?

“那怎么办,难道就由着汐月受了委屈,咱们就这么袖手旁观吗?”

苏轻飏当然不甘心,轩辕尘渊又何尝不是?

“当然不是,但是为今之计只能等了,咱们应该找个机会问问汐月的意见,毕竟这件事归根结底还要看她的。”

“她说报仇我们一定去为她讨个公道,可是她如果执意如此,咱们就是知道她说谎,她是被逼迫的,可也没有事出有因的证据啊!”

轩辕尘渊分析的倒是头头是道,苏轻飏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可是汐月这样……现在显然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