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我就是天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司徒汐月,你居然自己跑出来了!这不就是送死么!不过来得正好,今晚上就让这个羽鹤公子结束了你的命吧!

花丝雨跟在羽鹤公子的身旁,也赶紧朝这边赶来。不过她可能是唯一认真想要司徒汐月死的人了。

就算是伪装成羽鹤公子的天枢公子,也不想叫师姐死,不过是想来试探试探,到底他和司徒汐月,谁的功夫更高一些罢了!

眼看着司徒汐月就要被雪狼扑倒,妖孽、云梵两个人就像是两道闪电,一起飞到了她的身边!

“大狗狗,大狗狗。”司徒汐月笑得还是很欢畅,不过奇迹也出现了,那只原本凶猛的雪狼一下子变得温顺了起来。

它蹲坐在司徒汐月的面前,真的像是一只巨型的宠物犬一样,十分憨厚的伸出粉红色的舌头,温柔的tian了tian司徒汐月的手掌。

“嗯,好乖好乖,真的好乖。你这么乖,不如我就叫你乖乖吧!”司徒汐月笑眯眯的摸了摸雪狼的头说。

好像是听懂了她说的话,那只巨大的雪狼一下子翻过了身子,把圆滚滚的小肚皮露了出来,一脸渴望的样子瞅着司徒汐月。

那小样儿好像在说:主银,来摸人家的小肚肚呀!人家的小肚肚很软,很好摸呀!来嘛来嘛来嘛!

“呵呵,乖乖真的好乖哦来,麻麻给摸摸小肚肚。”司徒汐月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蹲在那里,跟这只雪狼互动的无比开心。一狼一人玩的不亦乐乎,完全忽视了旁边围观的观众。

额,这是神马情况!

看到司徒汐月居然跟这只嗜血的猛兽互动的如此开心,从妖孽到云梵到花丝雨全都惊呆了。

不过最震惊的还是要数天枢公子。

他看着这个笑得一脸灿烂的女孩,清澈的眼里划过一丝怨毒!

这个师姐,果然不愧是师父的得意弟子!不动声色的就把他的攻击无声无息的化解了。

这些昆仑雪狼可是他用了蛊术才从昆仑山调过来的,千里迢迢的,到了这里,本想着给这个素未谋面的师姐来一个狠招,可是没想到人家春风化雨,无声无息的就把这一场凶猛的攻势化解在无形之中了。

高,实在是高!

天枢公子忽然想起了师父木先生说的话,师父是个异常沉默的人,但是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师姐,他可是赞誉有加的。

他评价这个师姐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可大可小,亦正亦邪,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这样的评价在他看起来是至高无上的了,他拼了命也想要得到得到一样的评价,但师父却只是摇摇头,扔给他一句话。

“欲速则不达,玉书,其实你是你,她是她,何必混为一谈。你永远也成不了她,她也永远成不了你。你只需要记住,你的使命和任务,就是要好好地辅佐帮助你的师姐就行了。有的时候,人的野心能帮助一个人取得一点成就。但终究只是一点儿而已,如果想要做大事,你必须要具备忠诚。你懂了吗?玉书。”

师父,我不懂!我也不甘心!

凭什么让我去辅佐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小丫头片子?她是什么狗屁师姐?听说年龄还没有我大,难道就因为她比我早入师门,所以我必须要叫她师姐,我的人生,也只是为了辅佐她而存在的吗?

这样的人生,我不稀罕!

想我秦玉书,那也算是一代奇才,要不是真心想拜你为师学艺,你以为我真的会放弃荣华富贵,甘愿跟着你在深山老林里一住就是那么多年吗?

我这样的少年英才,本就该是纵横驰骋天下,将这如画的江山,一一收纳进我的掌中才是!

可是你却叫我来辅佐一个屁大点的孩子?还是个女孩子?

哼,我不甘心,我绝不甘心!

抱着这样的想法,秦玉书终于背着木先生,独自跑下了山。

他的目的和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搞死司徒汐月这个师姐,从此之后,他就可以不用辅佐她了!他就可以开始自己的生活了!

不过,今天这一面之后,他才真正开始了解师父那句话的意思。

也许,这个看起来白痴的师姐,真的有他看不见的魅力和优势,真的比他天枢公子还要强?

“喂,这位羽鹤公子,这个大狗是你的么?”

秦玉书正在发愣,冷不防的听到耳边传来了司徒汐月的问话。

他没吭声,只是盯着司徒汐月,不知道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这只大狗很可爱,我要了!多少钱,你开个价格吧!”司徒汐月扬起一抹纯真、灿烂的笑容,看似傻傻的,其实眼底暗藏精光。

“它不是狗,它是百兽之王,而且,本公子也不想卖给你!”

听到司徒汐月居然用“狗”来称呼昆仑雪狼,秦玉书的脸色蓦的变得难看起来!

呵呵,怨不得人家说司徒汐月是个傻子废物呢!

居然连只昆仑雪狼也认不出来!还当它是狗?真是可笑!

呵呵!

看不出这个冒牌货还挺有个xing的!

司徒汐月扫了那个秦玉书一眼,眼底微微浮现起一个淡淡的笑意:小样儿,想跟我司徒汐月斗,你还嫩着点儿!

我一定要撕下你这张面具来,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位公子,这里是一万两银票,这只雪狼,我买下了。”云梵一直站在外面,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看到司徒汐月那么渴望的眼神儿,于是挺身而出,掏出一万两银票,扔在了秦玉书的面前。

“呵呵,想用银子打发我?不好意思,本公子不稀罕。”秦玉书淡淡的瞄了一眼落在脚下的那张银票,伸脚将它踢飞了!

“公子如果不想要银票的话,那为了得到这只雪狼,请抱歉我必须要杀了公子了。”云梵将这一幕看在眼底,表情淡淡的,说出来的话是那样的耸动。

“呵呵!笑话!买卖不成仁义在!你这倒好,本公子不卖,你居然还要杀了本公子?天理何在!”

秦玉书气的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些个怪人。尤其是这个一身银色衣服的冰块脸男,简直是莫名其妙!

“天理?”云梵冷笑一声,眼神愈加冰冷,“我,就是天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