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制造矛盾/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一柱香的功夫过去了,两人便迈进了秦玉书的府邸。

两人刚一走进来,秦玉书就马上站起身迎了过来。

“轩辕王爷和苏世子到来,真是让我这陋室蓬荜生辉啊!”

他也好意思说是陋室?

虽然当初妖孽赏他宅院的时候他推三阻四,让人觉得他好像根本不在乎这些一样。

的确,当时他的目标是司徒汐月,这些自然如不了他的眼!

可是后来可就不一样,他这府邸可是辉煌的很呐!

毕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府上怎么会寒酸?

珍奇珠宝,亭台楼阁一应俱全!09

哪有一点陋室的样子?

“秦大人说笑了!您现在可是少城主面前的红人,这住处自然是最好的!接到您的邀请才是让我们甚是欣喜呢!”

你假,我比你还假!

这在皇室之中摸爬滚打惯了的人,这点寒暄都不会才真是丢人呢!

即使轩辕尘渊这种亦人亦仙的人,也毕竟是在皇室中待了很久的人,耳濡目染惯了,自然社交方面也不在话下!

连轩辕尘渊这个经常出去修炼的皇室人都这般模样,那更不用说苏轻飏了!

“哈哈,来来来,快坐,快坐!”

请轩辕尘渊和苏轻飏坐下以后,秦玉书对着外面一声高喝,“上茶——对了,把今年新进贡的西湖龙井沏上,让二位上宾尝尝!”

秦玉书的一番吩咐,自然有人下去忙碌起来。

大厅里剩下秦玉书跟轩辕尘渊和苏轻飏三人天南海北的一顿神侃。

苏轻飏端起下人们刚端上来的热茶,用茶盖轻轻滑了滑茶杯,轻呷一口,“果然是好茶!”一番夸奖之后,苏轻飏抬起头来,“只是不知秦大人此次叫我们前来所为何事?”

听到苏轻飏这么问,显然是要步入正题了,可是秦玉书却依然打起了哈哈!

“两位来慈悲城也有些时日了,我都未曾好好招待,心中甚是惭愧啊!”

“刚得了这新进贡的西湖龙井,所以今日特意请二位往来品尝,当做是谢罪了!”

说着,秦玉书还双手握拳拱了拱手,一副“没有尽地主之谊,真的很惭愧”的表情。

“秦大人严重了,我等在这慈悲城多亏大人照顾了!”

轩辕尘渊很好的将这话圆了回去。

可是秦玉书不算说正事,他们还有正事呢!

他们此次前来不就是为了禾姜国的黎民百姓吗?

“相信秦大人也知道我等前来的目的,还望大人在少城主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还未等轩辕尘渊说完话,门外便吵吵嚷嚷起来。

这一下子将厅内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门外,因为有个人已经摔倒在了门外的梯阶下,甚是扎眼!

“真是不好意思,没管教好下人,让两位见笑了!”

秦玉书首先向轩辕尘渊表达了歉意,看到轩辕尘渊轻轻摇了摇头,才又转头看向了门口处。

那摔倒的人显然是被人推倒的,府中来了宾客竟然出现了这么荒唐的事,秦玉书当即生了气!

“啪——”的一声,秦玉书一掌拍向桌子,怒目圆瞪看着门口处,“太不像话了!”

“给我把闹事的人带进来!”

秦玉书一声怒喝,立刻有人将那摔倒在地的人抓了进来。

“主子饶命,是小的错,小的知错,甘愿领罚!”

秦玉书还没问呢,他就自己请罚了,显然是知道自己扰了大人待客!

“你也知道错了?”

听到秦玉书这冷冷的声音,那下人吓得低着头不敢看他。

“扰了我待客待客自然是罪大恶极!”

听秦玉书这么一说,那侍从立刻连连磕头,“主子饶命,主子饶命!”

“不过那个罪我倒是可以待会儿在治你的罪——”

“说!发生了什么事?怎的至于刚才在外面闹的如此凶!”

秦玉书这寒寒冷冷的声音,一听就是在生气,那人吓得匍匐在地上,“小的,小的不敢说!”

“本来你就已经死罪难免、活罪难逃了,如果你所说的真的是事出有因的话,我或许还可以考虑考虑降低刑罚——”

秦玉书改变了策略,威逼利诱!

果然,那地上的立刻抬起头来,祈求的看着秦玉书,希望他真的能给他一条活路!

“那天晚宴,月贵妃和少城主先后离开了宴会,都去了月华殿,小的也是无意中看见少城主去了月华殿的,见那守卫森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小的就走近了想要看一看。”

“可是,我却听到,少城主在用轩辕王爷和苏世子的安危逼迫月贵妃跟他发生关系!月贵妃为了保全他们,才不得不从了少城主的!”

那人颤颤巍巍的说着,这件事也同样是死罪!

既然说与不说都是个死,那不如一咬牙一狠心的就都说了,没准因为事出有因自己还能保住一条命!

“你说的可是真的?”苏轻飏一拍桌子,一下子站了起来。

可是却吓得那个跪在地上的侍从一个精灵,立刻趴在地上磕起头来。

“刚才小的就是因为这件事才被教训的,可是小的说的都是实话,万万不敢造谣的呀!主子饶命,主子饶命!”

“走,我们这就回去给汐月报仇!”苏轻飏十分气愤,怒火怎么也压不住了!

轩辕尘渊看了一眼跟他们同样惊讶的秦玉书,拉住了苏轻飏,示意让他坐下。

他们今天来的目的本来也是想要跟秦玉书谈合作的,不但没谈成,却还得知了这样的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怪不得那天看着司徒汐月脸上一副疲惫的面容,也不愿再见他们两人!

“可是轩辕咫那边还有少城主的支持……”

轩辕尘渊的一句话像是一盆冷水,一下子浇熄了想要回去为汐月报仇的怒火!

可是他们那为司徒汐月报仇的决心却并没有丝毫锐减,只是眼下却陷入了两难。

“和越王,我派自己的精锐手下给你们,你们带回去操练吧!”

轩辕尘渊只看到了秦玉书惊讶的表情,却没有看到他眼中的那抹奸计得逞的得意之色!

面对秦玉书这突如其来的示好,轩辕尘渊当然会有所疑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