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不过是一条狗/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汐月,我扎死你!你必定会不得好死——”

以她的能力,想要动司徒汐月简直是痴人说梦,所以她就弄了一个木偶来扎小人,以解心头之愤!

时才人的眼光由于气愤双眼染得通红,扎着小人还不忘咬牙切齿的在骂着司徒汐月。

对自己的死敌,恨不得将之千刀万剐!

已近深夜,时才人的房间里除了她的怨恨诅咒再无其他声响。

时才人正在扎着手里的木偶小人儿,忽然一道银色的寒光一闪而过——

被这突如其来寒光惊了一下,时才人立刻将手里的木偶小人儿随手扔在了床上,赶紧站起身来。

忽然,带着银色面具的云梵出现在了时才人的窗前!

时才人暗叫“不好”,偷偷地用被子将那小人儿盖了起来。

“小人不知少主驾到,有失远迎,还望少主恕罪!”

时才人此时无比恭敬的向着站在窗前的银衣男子跪下,连磕三个响头,然后恭顺的低着头。

银衣男子伫立在窗前,坦然的接受时才人的跪拜迎接,毕竟这件事他已经极为熟悉了,这样才能显示出别人对自己的恭敬。

时才人不知道银衣男子到底是何时出现的,心里有些发虚。

希望扎小人的事儿不要被少主发现才好!

时才人想要抬头再看看自己有没有将那木偶小人儿藏好,眼睛不自觉的左瞧右看。

她这贼眉鼠眼的姿态当然逃不过云梵的眼睛,悠悠的开了口,“看什么?你宫里的其他人已经被我用迷药迷倒了——”

原来云梵以为她在担心这个,显然让时才人侥幸逃过一劫。

不过刚才听到云梵突然开口,还真把时才人吓了一跳!

时才人还以为自己的小动作让云梵抓住了,那木偶小人儿的事也会藏不住了,没想到云梵却会错了意,所以她才得以逃过一劫。

“是!少主英明,是小的多虑了。”时才人赶紧就坡下驴,顺着云梵往下说。

她也知道,那司徒汐月也是云梵的目标,自己不经同意擅自为之,恐怕会惹得少主不满,少主要是大发雷霆自己岂不是小命不保?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时才人不敢轻易把司徒汐月怎么样的原因。

少主的人从来都是由少主来决定生死,少主说让那人活,那人少了一根手指头也不行;少主要说让那人死,那人才能死!

像她这种少主的蝼蚁,是万万没有权利做主的!

这件事情要是被少主知道了,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时才人很庆幸,此时自己是跪着的,少主并不能完全看到自己眼中的波动。

云梵站在窗前,银衣随风飘动,自是一番寒凛之姿,眼睛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时才人,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

“最近的情况如何了?”

时才人感受到了来自头顶的强大压力,光是云梵这冷如冰霜的声音,都足以让时才人吓得哆嗦起来。

虽然云梵只是简单地问了问,可她自然是知道云梵问的是什么,自从上次拿了那药丸之后,她还并没有见过少主。

“回禀少主,这段时间慈悲城里并没有发生什么事,轩辕尘渊一行人也已经回去禾姜国了。只是蓝凤凰和司徒汐月还是闹的不可开交。”

“属下也已经按照吩咐把那药丸给司徒汐月吃了——”

时才人一一说明白了这些天的境况,直到听到时才人说到这句,云梵的嘴角才牵起一个弧度,看上去有些得意之色。

好像计划得逞了一样,云梵有些高兴地点了点头。

只是此时的他们并不知道,那药丸已经被花如梦掉过包了!

如果云梵知道的话,相信会将那花如梦碎尸万段也未曾可知——

“做得好——”

云梵的肯定无疑对于时才人来说是天大的赏赐一般,很是高兴,不免有些得意。

今天她的运气可真是好啊!

不但得到了蓝凤凰的信任,而且还得到了少主的肯定,怎么能不让她高兴呢?

这一切简直是太顺利了!

人说得意忘形,在时才人这里倒是显出来了,不管自己地位卑微,开口道,“敢问少主,给司徒汐月吃的到底是什么药?”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她,她很想知道答案。

今儿个干脆趁少主心情好,问一问!

“你只管做你自己该做事就好——”云梵并没有告诉时才人,当然她不会揭开心中的疑惑。

但是,她也知道少主做事从来也由不得别人提问。

“是!小的谨记少主教诲!”

光是云梵那冷至极寒的语气,就让时才人将心中的疑惑全都浇熄了!

窗外的月光透过窗子倾泻进来,此时时才人的床上有个扎眼的白布却让云梵有些疑惑。

时才人的屋子里全都用大红的罗曼装点着,这雪一样的惨白让人很难不去想看看究竟是什么。

云梵慢慢踱着步子,自窗前走向了时才人的床榻。

时才人看到云梵这样的举动,顿时心里大叫“不好!被发现了!”,看来还是少主发现了什么吧?

还不等时才人想出对策,云梵已经走到了她的窗前,伸手一下子将那软衾掀开,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他顿时暴怒!

只见一个惨白的像司徒汐月的木偶上扎着无数针孔,还有一枚银针插在木偶的身上,最让人可气的是,木偶的中间竟然赫然写着“司徒汐月”四个大字!

戾气瞬间充斥着云梵的全身,时才人还未来得及辩解,就已经被云梵掐着脖子提到了半空中。

云梵顿时暴怒,时才人还未来得及看他是如何出手,自己就被云梵掐着脖子提到了半空中,脸顿时憋得青紫,差一点就把时才人给掐死了!

“司徒汐月是我的人!你不过就是我的一条狗,居然也敢谋害汐月?!”

“连我的人都敢动,你真是胆大!”

云梵这几句话就像是自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可想而知他现在是多么的生气。

不过是一条狗,都想动他的人,那这条狗命留着何用?

云梵的手下不断用力,杀她就像是掐断一根树枝一样简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