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刻骨仇恨/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的时才人在空中摇摇欲坠,只留下一口气,仿佛就是为了听云梵说刚才这些话。

现在让时才人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死,那就该让她承受云梵的怒气了!

云梵并没有一下子就了结了时才人的命,而是受伤渐渐用力,都能听到时才人骨头碎裂的声响。

“咔嚓——咔嚓——”

想要伤害他的人,那就让你尝尝什么是来自地狱的召唤!

最痛苦的莫过于知道自己要死,却任然徘徊在活与死只见,那种活的希望和死的绝望同时折磨一个人,那才是最残酷的折磨!

显然,云梵会让时才人彻底的体会到这种痛苦,才会了结她的狗命。

他要让她至死都清楚地记得,他的人,她碰不得!

时才人能感受得到云梵身上那种不寒而栗的来自死神的召唤,眼看着自己就要被云梵掐死了,时才人祈求的看着云梵,嘴里一开一合,用尽仅有的力气。

“少主,少主饶命,饶命……小人断断没有这个胆子敢动您的人啊——这个小人不是,不是我弄的……”

听到她这么说,云梵危险的眯起了双眸,相信她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也不敢再欺瞒自己,不如听她说说。

“这个小人是我准备送给蓝凤凰的,用这个小人借以挑起蓝凤凰和司徒汐月之间的矛盾,到时候好闹的妖孽更加不喜欢司徒汐月——”

时才人用尽力气将这番话全都说出来,这个谎话可是她的保命符!

听蓝凤凰这番说辞,云梵才缓缓地收了手里的力气。

如果真如她这么说,怎么也算为自己尽力,只不过没有用对方法。

他是要让妖孽和司徒汐月心生嫌隙,可是做这一切的前提是不能伤害司徒汐月。

虽然放了时才人,不过还是要给她一个教训!

云梵狠狠一甩,就将时才人甩到了墙上,“咚——咚——”两声,时才人便被摔在墙上又掉在了地上,样子好不狼狈!

可是云梵却没有看时才人,而是手中汇集了一丝戾气,向着那个小人轻轻一扫,那个小人便被他粉碎了。

“你的狗命可以先留着,但是以后不准伤害汐月的半根汗毛!”

面对云梵的警告,时才人不顾身上的疼痛,赶紧再次跪了下来。

“谢少主不杀之恩,谢少主不杀之恩……小的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那样的寒凛之气仿佛让人觉得云梵就是来自那地狱的死神,时才人是万万不敢再放肆的。

“哼——做你该做的事!”云梵冷冷的撂下一句话,人就瞬间消失不见了。

“小的恭送少主!”

直到云梵走后,时才人才抬起头来,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刚才她可是好不容易才从死神的手里捡了一条命回来!

“呼——”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时才人才觉得自己恢复了一点精神。

看着地上那被云梵粉碎的小人,时才人眼里闪过一丝刻骨的仇恨!

“都是因为你!”

“你这个狐媚子竟然连少主都蛊惑了,因为你差点我的命就没有了,不弄死你叫我如何安寝?!”

嫉妒已经冲昏了时才人的大脑,完全忘了云梵的手段有多么恐怖。

她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弄死司徒汐月!

此时的月华殿里,灯火通明,司徒汐月当然不知道时才人对她有着刻骨的仇恨,也不知道有人怨毒的骂自己。

司徒汐月的住处,此时她正在给迟雪云、司徒汐月还有青瑶疗伤。

自从上次和妖孽那一夜之后,虽然只要是妖孽给的司徒汐月全不要,也不让妖孽进门。好在太医院还是把许多珍贵的药品都送来了。

不知是妖孽吩咐的,还是他们知道这月贵妃少城主很看重,惹不得,所以才送药来。

反正这药,司徒汐月全都照单全收了!

现在身边的人全都病了,是必须赶快治疗的,这药自然是必需品!

为大家诊治了一番,司徒汐月没有休息,又是又要去另一个屋子。

“小姐,又去炼丹室吗?”

由于送来的珍贵药品太多了,所以司徒汐月干脆就开辟了一间房子,当做是自己的炼丹室。

既然被困在这里,便安心开始制作良好的解药。

“嗯,在研究一下,那个新的解药就可以炼成了。”

其实司徒汐月倒是蛮想要赶快炼制丹药,赶快救大家的。

这样既可以为早日逃离这里做准备,又可以让自己忙起来,而不至于一直纠结那天和妖孽的事,倒也是一举两得了!

迟雪云走上前来,开了腔,“汐月,我们跟你一起去吧!”

此时经过司徒汐月这些天的治疗,大家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体力也都恢复了。

“是啊,我们一起去看你是如何炼制出的这么多神奇的药丸!”

司徒明月早就想要去看了,要不是被那蓝凤凰伤了眼睛,现在才被司徒汐月治好,她早就去了!

“好吧,一起去!”司徒汐月立刻同意了大家的提议,本来这些就都是自己至亲至爱的人,这制药过程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要知道,羽鹤公子的那些神奇药丸的制作过程可不是随便让人看的!

大家一起来到了炼丹房,司徒汐月径自走到了一个桌台前。

那桌台上琳琅满目摆满了各种的珍贵药材,有些连司徒明月这个风之谷的弟子都没见过。

司徒汐月扫了一眼桌台上的药材,随意挑拣了几味药材出来,放在炼丹炉里加工起来。

不过片刻,一颗绿色的药丸便炼制完成了。

大家看到司徒汐月潇洒自如的制药过程都钦羡不已!

“我总算是见识到羽鹤公子的威力了!”迟雪云不无钦佩的的说。

因为就在刚才,她们亲眼看见司徒汐月把那药丸喂到了一个气息奄奄的小白兔嘴里,不一会儿那小兔子竟然活蹦乱跳的了!

果然,神医羽鹤真是名不虚传!

大家都钦羡不已的看着司徒汐月,司徒汐月不过回以大家一个淡淡的笑容,“不过是些小把戏而已——”

面对司徒汐月的说辞,大家更加的崇拜起了司徒汐月。这都是小把戏,就意味着还有更厉害的她们没有见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