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 逼婚/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申之芳见到影子从沈曼倩的宫殿里出来,还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立刻飞身向前,不过几招就将影子制服了。

“你来这里究竟是干什么?”

面对申之芳的质问,影子三缄其口,就是半字也不说,于是申之芳就一剑将影子给杀害了。

申之芳此次前来,是来看沈曼倩的,没想到刚走到沈曼倩的宫殿外就发现了影子鬼鬼祟祟的。

瞬间制服了影子,可是却也问不到什么,申之芳一怒之下就将影子杀害了!

她知道,这样的人,不管什么来路,都万万是留不得的!

沈曼倩的事情,家族全都隐藏了起来,那是废了多大的力气啊,怎么能功亏一篑呢?

今日这人没准就是来打探虚实的,怎么能放走呢?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申之芳踢了一脚刚被自己杀害,躺在地上的影子。

影子被她踢了一脚,人便翻了过来。

申之芳确定不认识这个人,不过看那人的身手,不过就是个跑腿的,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咦?

影子被申之芳踹了一脚,怀里的资料散落了出来,让申之芳起了疑心。

申之芳弯下腰,将影子怀里的资料全都拿来出来。

“好啊!果然让我猜中了!”

申之芳发现了影子的那些资料,都是详细的沈曼倩的资料!

申之芳庆幸自己截杀了影子,不然辛辛苦苦隐瞒的这一切就都曝光了,那么她们的计划也就落空了!

“姑姑?”

沈曼倩从皇后那里回来,一进屋子就发现了申之芳。

“你去哪了?”

“我刚从皇后那里回来,看着她将那药全都喝了下去,而且药效发作了才回来。”

沈曼倩的嘴角泛起了一个阴毒的笑容。

“做得好!不过你明日去的时候,记得加大剂量,有些事情看来得提前了!”

她很明白什么是夜长梦多,不如就快点解决了路上的绊脚石,超捷径快点完成计划!

申之芳从刚才的事情就知道,已经有人开始调查沈曼倩了。

所以,事情一定要在沈曼倩隐瞒的事情暴露之前,全部完成!

姑侄两个相视一笑,一个计谋就这样敲定了——

第二天一早,沈曼倩就去了皇后的宫中,既然是一副尽心伺候周白凤的样子。

却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将那申之芳加大了剂量的毒药神不知鬼不觉的放进了茶杯中。

那药刚开始用少量的话,只是人容易疲劳,易受下药人摆布,可是如果要是药量太大的话——

“皇上,不好了,不好了……”皇后身边的宫女慌慌张张的来到了皇帝的寝宫,一边行礼,一边慌张的报告。

“什么事情如此慌张?”

显然,皇帝不太高兴,一般这样的时候准是又出了什么事!

“皇上,您快去看看皇后吧,皇后她……”

一听到是皇后出了事,皇帝立刻急了,赶紧放下了手中的折子,走了下来。

“快说,皇后她怎么了?”

那宫女自然不敢怠慢,赶紧回答道,“皇后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变得疯疯癫癫的——”

害怕皇帝制责,那宫女立刻磕起头来,“都是奴婢们不好,奴婢们没能照顾好娘娘,还请您快去看看吧!”

原来,沈曼倩一下子把周白凤搞得疯疯癫癫的了!

皇帝迟金鹏听了下人的来报,顿时脚下一个踉跄,随身太监立刻上来扶了一把。

皇后身体一直康健,怎么会突然这个样子了呢?

迟金鹏稳住了身形,立刻跨步出了大殿,向着周白凤的寝殿走去。

两人感情和睦,自然是关心对方的。

迟金鹏进来一看,可不是嘛,周白凤真的如宫女禀报的那样,疯疯癫癫的!

“太医,怎么样?”

迟金鹏走到了周白凤的窗前,看到她不但疯疯癫癫的,连眼神都有些空洞,不禁更是担心,便急切的问着太医。

“陛下,恕臣无能——”把完脉,连着两个太医都说了同样的话。

这不禁让迟金鹏更加担心了!

“你呢?看出是怎么回事了吗?”

那太医们一个个都摇着头,神情凝重,“属下无能,实在是查不出皇后娘娘的病因啊!”

“什么叫查不出病因?饭桶!都是饭桶!”

迟金鹏听到太医们禀报,顿时大怒!

那些太医们立刻跪了一地。

先前迟雪飞的病已经让他很是头痛了,现在皇后又出了一个疑难杂症,这可如何是好?

迟金鹏走到了周白凤的床边,握着她的手,可是周白凤仿佛连自己都不认得,只是疯疯癫癫的摇着头,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看到这样的周白凤,迟金鹏心里很不是滋味。

迟金鹏那忧伤的神色看在了申之芳和沈曼倩的眼里,她们的心里可是乐开了花,可是面上却是一副担心的面容。

申之芳走上前去,“陛下,我倒是有个建议——”

迟金鹏见到申之芳开了口,立刻抬起头来,“你快说!”

这申之芳是望天学院的副院长,连皇帝都会给几分薄面的。

“既然太医们都查不出皇后娘娘的病因,我想不如把皇子的婚事提前,是不是冲冲喜可能会好些呢!”

听了申之芳的建议,迟金鹏沉默了片刻。

这迟雪飞不同意这门婚事他是知道的,现在为了周白凤的康健,难道要牺牲掉迟雪飞的自由吗?

可是貌似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连申之芳都这么说了,是不是先用这个方法试试?

“好!婚事提前,明日就举行大婚!”

没别的办法治好周白凤,迟金鹏也只好答应申之芳的提议。

人们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总是会选择相信迷信!

舒月国皇子大婚,虽然是有些草率,可是该有的礼节和华服锦袍样样都不少。

来往的宾客大都是朝中的大臣,还有一些边陲的小国的使节。毕竟这么仓促的婚礼还是有些准备不足的。

大婚当天,锣鼓震天,舒月国举国欢庆。

可是,皇宫里参加婚礼的人们却不免疑惑起来——

这堂堂皇子怎么会被捆绑着拜堂呢?

难道是,对这门亲事不同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