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谁说我不是王妃?/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慢着!我看谁敢动手!”

司徒汐月的声音极其阴寒,侍卫们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时间不知道该听谁的话,但是司徒汐月的声音就是将他们全都点了穴一样,真的无人敢动。

不是王妃?

即使只是一个月贵妃,也比你一个小时才人的位份高,现在竟然敢再我的面前这样颐指气使,未免也太过分了!

只因为我司徒汐月不是王妃,就敢这么欺凌我的人吗?

如果王妃的权利可以让人畏惧,那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王妃!

“来人呐——去将那套王妃的华服拿来,速去速回!”

司徒汐月上次虽然是将那王妃的印章扔了出来,也不在意这身王妃华服,没想到这留着还真是派上用场了呢!

还好没有真的全都给妖孽退回去!

只是,如今再要穿上王妃的华服,总有一种物非人非的感觉。

但是如果这个身份可以庇佑身边的人,那么她愿意再次穿上!

宫人一路小跑着去了月华殿,不过片刻便端着那一整套王妃华服回来了。

“主子!”一个小宫女端着一个托盘,毕恭毕敬的站在司徒汐月的面前,弓着腰,更显出了她的恭顺。

托盘里面是华丽的王妃华服,那金丝线勾勒的凤凰于飞的精美图案,在衣服上栩栩如生,看起来高贵而又华美。

如今,却还是要穿上了!

只是这次,是为了庇佑身边的人才穿上这华服的,没了当初的那种期待,只留下对这权利的掌控!

司徒汐月伸手将那王妃的华服轻轻一抖,手中一个翻转,那衣服便在空中展开,像是一个美丽的蝴蝶在飞舞,那般随性自在,自是一番美轮美奂的场景!

随后,那衣服落下,服帖的穿在了司徒汐月的身上,那衣服穿在了她的身上,就像是原本就该是她的一样,合身且服帖,将她的身材很好的勾勒出来。

司徒汐月将那凤冠拿起,戴在了头上,一时间这王妃的行头就齐全了。

本来大殿上的人们看着司徒汐月的做法有些不解,可是后来就明白过来。

看来她这是要做王妃啊!

司徒汐月穿上一身王妃华服,将那凤冠也戴在了头上,一张小脸在金黄色的璀璨光芒下熠熠生辉。

只是她那股子冷傲,却更加凸显!

单凭这司徒汐月身上的气度,当王妃就是最佳的人选!

当真是,凤仪十足!

司徒汐月穿戴整齐之后,冷眼的扫视了一圈大殿上的人。

那种王妃的姿态尽显,让人忍不住脚下发软,一时间,大殿上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给司徒汐月跪了下来。

“王妃——”

这齐刷刷的声音,立刻响彻大殿——

司徒汐月就是有这种傲视群雄的气势,人们都是情不自禁的下跪给她跪拜,无人指使,全都是心甘情愿!

谁说我不是王妃?

这不是还未发话,所有人就承认了我的身份?

看来这下子可以好好地行驶当王妃的职权了!

下面跪了一地的人,可是司徒汐月却依旧镇定如一,仿佛她早已习惯了众人的顶礼膜拜,又像是她本该就应享受这一切!

这样的司徒汐月怎么能不让人瞩目呢?

妖孽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见到如此镇定高贵的司徒汐月,金眸的凤眼里不由得闪过一丝亮光……

“来人呐——”

“将这个蛊惑少城主的时才人拿下,拉出去痛打五十大板!”

司徒汐月冷冷的声音响彻大殿,侍卫们立刻上来押着时才人就要拉出去行刑。

这才是真正的王妃,权力至高无上!

你不是我不是王妃不用顾及吗?现在我倒要看看,你还敢不敢放肆!

“你为什么打我?总要有个打我的理由吧?!”

刚才见到司徒汐月那王妃的气势尽显,时才人也忍不住惊诧于司徒汐月所释放出来气场。

现在人家是王妃,时才人心里忽然也变得心虚起来!

可是,一听说要打自己板子,时才人醒过神来,这板子却是断断不能挨的!

五十大板,不死也没了半条命吧?

所以时才人质问司徒汐月理由,如果司徒汐月没有合理的理由,那么她就不能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行刑。

只是她太过天真了,惹到了司徒汐月,怎么能还有她的好果子吃呢?

“呵呵——没有理由,只因为,我乐意!”

司徒汐月冷笑着说出了一个气死人的理由,确实是把时才人气了个半死!

但是,如此嚣张的回答,却叫妖孽十分的欣赏。

他们不是在这一点上很相像吗?都是嚣张的无法无天!

“没有理由,你就不能打我!”

时才人还预狡辩,可是她敢动司徒汐月的人,下场她就该知道了。

司徒汐月可是个较真的人呐!

“只要我想做的,还没有不能这一说的!青瑶,好好伺候时才人行刑,伺候不好唯你是问——”

司徒汐月吩咐青瑶去行刑,青瑶可乐了,这回总算可以拿她泄泄愤了!

看到青瑶狠狠地走向自己,时才人倒是真有些怕了。

想必自己这般欺负人,她们肯定不会手下留情了,被她们打岂不是更受罪?

看着上首一直没有说话的妖孽,时才人忽然凄楚的大叫起来,“少城主,你要为奴婢做主啊——”

可是妖孽现在的目光全都在司徒汐月的身上,哪里有功夫搭理她?

更何况,她不过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女人,又怎么会让妖孽顾着呢?

无论她如何说,也无论她叫的多么凄惨,可是这些声音全都入不了妖孽的耳朵。

时才人的声音响彻大殿,可是无一人敢上前劝说。

毕竟时才人这也算是自作自受了,这王妃如此嚣张,谁敢触霉头去?

得罪了王妃,只能是她罪有应得!

“啊——”时才人惨叫一声,那木板就早已开始打在了她的身上。

既然是青瑶亲自打,那么自然不会手下留情,反而一板比一板还要用力,仿佛是想要把这些天所受的屈辱全都补回来一样。

妖孽也不管,时才人就这么被青瑶硬生生的打了五十大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