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行礼/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们也知道,这时才人没少在妖孽身边吹耳边风,给了她们委屈受,又怎么能轻饶了她呢?

刚才要不是司徒汐月关键时刻赶到,这挨板子的就是司徒明月了!

她们被压制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能发泄出来了,青瑶自然不会手软。

况且,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这五十大板算是赏她的了!

青瑶亲自打时才人,当然不能只是打她板子,这打的时候还要加点料!

她在打板子的时候可是注入了一些力量,这打在身上的疼痛当然就会更加重!

看你还敢如此欺压我们!

不过时才人也不是废物,她知道落在了司徒汐月的手里就不会这么容易逃脱。

既然司徒汐月让青瑶来打自己,那想必一定是会打的很重!

时才人虽被人架着,按到了长条板凳上,可还是趁着在青瑶出手之前,运功护体。

可是,这青瑶下手也忒重了点!

时才人哪怕是运功护体,还是觉得那木板落在身上钻心的疼!

怪不得刚才叫的那般凄惨!

“呵呵——”青瑶看着时才人奄奄一息的样子,只是冷笑了一声,手中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减弱半分。

直到将五十大板足足的打完了之后,青瑶才收了手,将那木板扔给了下人。

“王妃,属下已经执行完毕。”

青瑶潇洒的回到大殿上复命,仿佛视那时才人的命如草芥一般。

这人要是活,就是王妃的一句话;这人要是死,也全凭王妃的一句话!

少城主这是明摆着是全权交给王妃处置了,所有人都要看王妃的脸色。

一时间觉得,这位王妃真的是享受着无比尊荣。

可是,这一切不是本该就是她的吗?

司徒汐月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时才人,轻哼一声,“不错呀,竟然还没死呐——”

她哪里看不出,时才人运功护体了?

时才人被打了五十大板,幸亏她运功护体,不然就真的会被青瑶给生生的打死。

可是司徒汐月才没有那多余的心思可怜她呢!

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时才人就是这句话的典范。

这样也好,司徒汐月刚表明要做王妃,这样正好可以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

看到司徒汐月那冷然的目光,谁都知道,这是个惹不起的主儿。

“拖下去吧!别在这污了大家的眼!”

司徒汐月随意的说着,好像时才人是不干净的东西,她连看都不想看见。

那些侍卫们将奄奄一息的时才人架起来,她的人早已经软软的不得动弹了,只能任由着被侍卫们拖了下去。

可是自始至终妖孽都不曾看过时才人一眼,此时她被拖了下去,妖孽更是连看也不看。

不是他无情,是他的情根本就不在她的身上!

司徒汐月如此耀眼,如此镇定自若,让妖孽将全部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司徒汐月的身上。

如从前一般,那妖冶的金铜色眼眸,始终停留在司徒汐月的身上,舍不得离开!

这样的司徒汐月,又是失忆之后的妖孽不曾见过的。

今日一见,可不是对司徒汐月更加关注了?!

妖孽的眼光司徒汐月怎么会没看见呢?不过也无所谓。她就是要这种效果,这种让人惊诧与崇拜的效果!

在大殿上的众人崇敬的眼光中,司徒汐月十分淡定从容的坐到了妖孽的身侧。

此时她的位置和妖孽齐平,同样有一种傲然一切的感觉!

司徒汐月坐在妖孽的身侧,高高俯视着大殿上的沈曼倩和迟雪飞。

虽然她不知道迟雪飞如何会突然变成了这样,但是司徒明月这口气却是必须要出的!

更何况,这沈曼倩不仅是司徒明月的敌人,曾经也是欺负自己的人,更加不可饶恕!

“沈曼倩,你现在是舒月国的皇子妃了,可是既然来到了慈悲城,那就得守我们慈悲城的规矩。”

“看见王妃,还不快给我行礼?!”

司徒汐月这冷冷的声音响起,一时间全都看着沈曼倩。

这女人先前可是牛的很,挥金如土的架势下,怎么会给司徒汐月行礼呢?

所以大家都看着沈曼倩接下来的动作,希望她主动的赶快给王妃行礼,不然,看王妃的架势,即使是舒月国的人,她也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司徒汐月那冷然的目光看着沈曼倩,盯得她有些心里发毛。

虽然她现在是皇子妃,尊贵无比,可是如今是在慈悲城的地盘,自己确实又算不得什么。

想到这里,沈曼倩看着司徒汐月的目光便变得凶狠起来。

自己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了,没想到如今却被司徒汐月压制着,心里怎么能舒服呢?

可是,她们这次来的目的她没有忘记。

断断不能因为一时之气,就牺牲了这次的谈判,这可是关系到家族利益的大事!

沈曼倩不得不跪下给司徒汐月行了礼。

“见过王妃!”

看得出沈曼倩这是十分的不顺气,可是谁让她没有司徒汐月的地位高呢?

何况,自己种下的因,就要有准备承担后果!

司徒汐月怎么会看不出来此时沈曼倩的不甘心呢?

可是她却像是故意的一样,并没有让沈曼倩起身,反而淡淡的说,“我怎么听着你好像不太满意我这个王妃呀?一个小小舒月国的太子妃,这般作为岂不是对我的不敬?”

“既然这样,我看这舒月国的太子妃是不是不太想继续做下去了?”

虽说慈悲城很少干涉大陆上的事,可是,但凡慈悲城出面,什么事情不能改变?

连一国皇上都可以说换就换,更不用说这小小的太子妃了!

她让司徒汐月这般不爽,当然得教训教训她!

果然,沈曼倩的脸都白了。

“王妃言重了,我们从舒月国远道而来,谈何不满意王妃您呢?我是非常尊重王妃您的。王妃万福!”

沈曼倩果然被司徒汐月的一番话吓到了,赶紧道歉。

“你明白就最好,各人有各人的位子,你最好还是安分守己些,也好不至于自掘坟墓——”

司徒汐月明知道沈曼倩不服,可是她就是偏偏要杀杀她的威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