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射飞镖/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夕阳西下,一个个宫人们穿梭在舒月国的各大宫殿之间。

司徒汐月等人稍作休息,就有人来请她们去参加宴会,她只得懒懒的自贵妃椅坐起来,梳妆一番,便出了门。

“汐月,等你多时了,快上马车吧,我们一起走。”

妖孽显然没有被司徒汐月冷淡的态度所逼退,反而越挫越勇了。

的确,事情是他的错,是他没有给司徒汐月想要的,他也怨不得别人,只能好言相劝。

“不劳城主兴师动众了,我们自己也有马车。”

司徒汐月当着众人拒绝了妖孽,径自上了马车,便先行走了。

只留下妖孽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叹了一口气,便也上了马车,紧跟在她的身后。

舒月国的宴会场里,人影攒动,迟金鹏早就把舒月国的各位皇子和大臣全都请了来,大家彼此寒暄着,场面异常的热闹!

自马车上下来,步入了宴会的大殿中。

看到妖孽和司徒汐月两人并排走近来,大殿上的人们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全都看着这两人。

一抹张扬的大红锦袍和一袭粉蓝色綉衫的司徒汐月,就这样在大家注视的目光中缓缓走进了大殿内,跟着引领的宫人坐到了贵宾的位置。

“二位前来真是我们舒月国的无上荣耀,今日舒月国设宴款待,希望二位给够尽兴而归!”迟金鹏大笑着,无比的高兴。

这二位可是给舒月国长脸了,而且这一个是救命恩人,一个是大名鼎鼎的冥王殿下,根本就是都要捧到天上的人啊!

由于皇上迟金鹏都对二人如此恭敬,那在场的人更是对他们崇敬有加,这大殿上的气氛也很融洽。

宴会伴随着一曲悦耳的琴声开始了,大家边欣赏着歌舞,边相互寒暄着大吃大喝。

酒过三巡,可是大殿上的气氛依旧如此,彼此相互恭维着,倒有些无趣起来了。

迟金鹏看了看妖孽,他也只是关注着司徒汐月,对别的节目显得意兴阑珊;而一旁的司徒汐月也是只顾吃吃喝喝,倒也显得极其无聊。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迟金鹏刚才夸下海口,要让二位尽兴而归,这样沉闷的气氛可是不行!

看来,得下点猛招了!

“咳咳——”迟金鹏干咳了两声,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寻常宴会就只是歌舞表演,没什么新意,不如今日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

迟金鹏的提议倒是不错,至少吸引了司徒汐月的注意力。

舒月国皇族好东西也不少,要是趁此机会弄个一个两个的也不错!

“不知皇上要玩什么游戏?”皇上发话,大臣们立刻回应。

“哈哈,朕长居皇宫,已经很久没有练武了,如今不如我们来玩射飞镖的游戏如何?”

迟金鹏虽然是问话,可是听着却是不容置疑的。

“不知皇上要如何玩法?”这晚宴太无趣,妖孽也配合着迟金鹏问了一句。

看到妖孽来了兴致,迟金鹏顿时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还是弄出来点新意比较好。

但是新意还是远远不够的,这游戏嘛,总是有输有赢的,而这输赢还都是要有赌注的,不然人们怎么会有兴趣呢?

“射飞镖的方式各位随意,没有过多的约束,只要是正中目标即可。”

“朕决定奉献出北海明珠一串,只要是赢了比赛的人,便可以得到这串北海明珠!”

迟金鹏这次可真是下了大手笔的,这北海明珠本就难得,现在竟然拿出来作为赢得比赛的奖赏。

别人或许不知道,可是司徒汐月却是知道的,这北海明珠十分珍贵难得,不仅仅是因为它华美无双,更是有着解毒的奇效!

这一点无疑对司徒汐月来说是一个极强的吸引力。

但看司徒汐月那望着宫人端着的北海明珠的眼神就知道,这个,她想要!

妖孽一直看着司徒汐月,这一个细微的变化便也看在了眼里,便心生一计。

或许,这是个哄她的好时机!

“好吧,那现在就开始吧!”妖孽一发话,迟金鹏便将大家全都引到了大殿外。

此时大殿外已经被挪出了一个完整的空场,就等着各位大展身手!

“今日机会难得,在场的各位都可以来一展身手!”

迟金鹏既然说了,那么大家自然是全都跃跃欲试,毕竟那一串北海明珠的吸引力还是相当大的。

那场中的大树下有个靶子,靶心极小,只有射中靶心的才算通过。

那飞镖统一都是用的一样的,这样也免得有人作弊,镖身和连接于镖身的镖针、镖杆和连接于镖杆的尾翼全都是镶金的质地,由显得是皇家的东西。

“既然是比赛,那么大家就公平一点,射飞镖的时候不准用内力,只可以凭借自己的手法。谁的手法准,技术高,便可以赢得这场比赛。”

迟金鹏既然这样说,那么大家的热情就更加高亢了。毕竟没有内力的限制,那么他们这些武功品阶低的也可以一展身手了!

所以,比赛一开始,大家便各显奇招。

但是几个回合下来,人们不是飞镖射中了,技术不够,就是技术好的,飞镖射的有偏差。显然,没有了内力对于大家的影响还是蛮大的,毕竟也没有人特意会练习射飞镖,平时大家也只当逗个乐子才会玩玩。

“王妃,请——”

终于轮到了司徒汐月,一个宫人将那飞镖双手奉到了司徒汐月的面前。

司徒汐月将那飞镖拿起,看了一眼前面不远处的靶子,勾起了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

这对她来说简直是,小意思!

没有预料中的走到靶子前,司徒汐月反而拿着飞镖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王妃,这是在做什么?不比了吗?”一个刚才比赛过的公子小声问着旁边的人。

“不对呀,她明明接下了那枚飞镖,说明她一定是应下了比赛。可是这射飞镖的距离也不能太远,最近三步,最远五步,能力再好的也就是十步而已。可是如今这王妃都已经走了将近百步了,真是弄不明白她这是要做什么?”另一个人摇着头,实在是想不明白司徒汐月的做法。

可是司徒汐月毫不理会周围的议论声,直到走了百步才停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