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女人,可以疼,不能爱/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额,我,我,应该没有吧,我也不记得了……你知道,当时我被那女人用药给迷晕了,所以也根本不知道神秘的。”迟雪飞十分老实的说。

“好啊,你是不是还想着回味一下当时的情景?你是不是根本就是喜欢那个沈曼倩?”司徒明月听到迟雪飞没否认,一下子火大了,站起来就像是一个被烫了尾巴的猫一样,歇斯底里的!

“我没有啊,明月,你,你不能这么歪曲事实!”迟雪飞一看她发火了,也着急了,赶紧要解释,但是司徒明月如何能给他机会再解释?当下就哭着跑了出去!

“哎,女人心,海底针啊!”迟雪飞感慨一声,也顾不上别的了,赶紧也追了出去,“明月,明月,明月!”

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跟沈曼倩那个女人发生过什么不正当的关系没有,但是他可以肯定,就算他们真的有什么肌肤之亲,他也绝对不会对除了明月之外的第二个女人动心!

这个夜晚,注定不能太平静了!

夜色,正浓,月色,也正浓!

晚风吹起,带来丝丝的凉意!风中送来了荷花的香气,清雅,淡然。

落花亭中,汐月正凭栏眺望,微风吹起她的衣袂,叫她宛如月下的仙子一般。

青瑶站在她的身边,垂手伺候着,也不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陪着她。

小姐最近太忙了,也太累了,难得有时间休息一下子,她愿意在这里好好的陪一陪小姐。

“瑶儿。”一道温厚的男声在晚风中传来,这个声音入耳的瞬间,青瑶便笑了!

“乘风!”青瑶回头看去,果然看到一身玄色衣服的乘风迈着稳健的步子朝这边走来,夜色中,他那总是铁板一块的脸上也都是温和的笑意!看得人心头暖暖的!

乘风手臂上还搭着一件外套,他走到青瑶的身边,轻轻地给她披上这件外套,语气温柔:“外面风那么大,我怕你一个人冻着,所以给你拿件外套来穿着。别冻着,你现在的身体不好,需要好好的休养!”

“多谢风哥!”青瑶脸一红,忍不住娇羞道。

别看她平日里咋咋呼呼的,对乘风大呼小叫的,其实她骨子里还是十分敬爱这个夫君的。而乘风的温柔,也为青瑶注入了新的生命活力。

“哟,小俩口现在变得这么甜蜜了呀,看不出来呀乘风,你居然还有这么温柔细致的一面!”司徒汐月一眼就看到了乘风,微微笑着看着这一对小情侣。

不管怎么说,无论世事如何折腾,起码他们两个还成了一对,还如此的甜蜜!

汐月就觉得自己的这番折腾没白费!

“主子,您,您就别打趣我了,我,我……”面对着青瑶之外的女人,尤其是司徒汐月这样强大的女人,乘风立刻又变成了一个小结巴。

“哎,你结巴什么呀,小姐又不是老虎,又不能吃了你!”青瑶恨恨的剜了乘风一眼,深为自己的老公如此“上不得台面”而生气!顺手拧了他一下!

汐月把这一幕全都看在眼里,也不以为意!

不管乘风对她如何,只要他对青瑶好就行了!青瑶跟了她这么多年,也该是有个好归宿了。

只可惜,梨落就没有这个福气了……

想到梨落,想起破浪,司徒汐月的神色不由得又暗淡了下来。

“小姐……”青瑶担心的问

“没事,我没事,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们,先走吧。”汐月摇了摇头,故作坚强!

“嗯。”青瑶点了点头,走了几步又重新回身道,“小姐,其实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说。”

“其实小姐,妖孽他现在估计也反省了不少了,小姐您何不再给他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呢。”青瑶真诚的说,“幸福,有时候就在门外,打开门,它也就进来了。”

汐月冷冷的说:“这些话,不该你说。”

“是,小姐,清瑶知错了。”青瑶知道自己的话僭越了!小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干涉她的私生活,替她拿主意!而现在,自己正好犯了她的这个大忌讳!

“小姐,那我先下去了。”青瑶不敢再多说,也不用多说。有些话,说一次,也就够了!

相信以小姐的天赋,总能参透她话里的意思的!

“嗯。”汐月淡淡的说,没有再搭理青瑶。

青瑶跟乘风手牵着手,慢慢的离开了。

夜风中,他们两个相依偎的背影看起来那么的甜蜜,就像是一幅精彩的水墨画一样,透露出无限的幸福甜蜜!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司徒汐月再一次陷入了深思之中……

而陷入深思的,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妖孽下榻的宫殿里,月华如水。

妖孽沐浴完毕之后,只穿了一件大红色的绸袍,信步在院子里乘凉。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开始格外偏爱穿大红色系的衣服。之前他也穿过,但是却不如现在穿的频繁。

从前他只觉得红色过于张扬跟妖艳,可是如今,不知道为何,他却觉得这抹红色,有它的独特风采跟姿态!

如水的长发用一根绸带松松的扎了起来,妖孽坐在椅子上,看着天上的明月,忍不住想起了司徒汐月。

不知道现在这个小妮子,独自一个人在干嘛呢?

想起她白天里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就如同是烙印一样,深深地镌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妖孽忽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小丫头,貌似,上了瘾!

她不漂亮,顶多算是清秀。可是就是这一份轻轻淡淡的秀气,却叫他无可自拔,留恋往返!

他见过的绝色美女真的是数不胜数,各国的美女,他都见识到了,可是那些女人顶多只是鱼水之欢而已,过后,该忘记,他还是毫不留情的忘掉!

多少女人哭着喊着花招百出的,也只是想要他的一丝丝的垂怜,但是他,一直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女人,可以疼,可以宠,唯独不能爱!

这是他对待女人的一贯原则,也是他从未破过的原则。

不过现在,他好像愿意打破这个原则,只是为了她!

这种感觉,很奇妙!

妖孽想着想着,不由得轻笑出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