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司徒汐月的胃口/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光变脸色又有何用?待会我还要让他大出血呢!”司徒汐月淡淡一笑,优雅的展开了手中的水墨画折扇,一脸恬淡。

“可是万一沈家不愿意把港出来呢。”司徒明月还是有些消担忧。

“不会。我之所以把消息散播出去,就是要造成舆论压力,让大家都知道,他们沈家的女儿做出了什么样的丑事。何况这件事还是“沈曼倩”亲口承认的,在场的也有不少人鉴证了这一幕,所以沈老爷子想抵赖也是不成的。更何况,沈老爷子一向自诩是百年望族,多少年来他们就靠着这一块牌子撑着呢,要是因为几个港口就把这块牌子给毁了,沈老爷子还不至于那么蠢!”司徒汐月闲闲的说,轻轻地啜饮了一口清润的雨前龙井茶。

“汐月,你真的是太厉害了,我崇拜你!”司徒明月星星眼的看向自己的妹妹,眼中闪动着狂热的粉丝光芒!

果然,凡事都在司徒汐月的预料之中。沈家出了这样的事儿之后,根本不用舒月国开口,沈老爷子亲自就将那几个港口的控制权给退了回去。沈家的面子,丢不得!

而申之芳多年积攒的钱,也一下子打了水漂!

不但没捞到一分钱吧,还白白的赔上了半生的心血,气得她简直要吐血了!

不过她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

“老爷子,我觉得这件事不对劲!倩倩自幼是长在水边的,怎么可能会溺水而死呢!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屏退其他人,申之芳咬牙切齿的说。

沈老爷子皱了皱眉:“不是溺水而死的还能是什么!这孽障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儿来,差点儿将我沈家的百年名声毁于一旦,作为她的教导人,你也难辞其咎!待会儿你就去祠堂领一百棍杀威棒吧!”

沈家的家法杀威棒是一种极其厉害的武器,那行刑的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百棍子下去,不死也半残!

申之芳纵然武功再高,这个时候也不敢反抗,但是又不敢就死,只好说:“我绝对不会逃避责任的,是我的,我绝对领受!但是还请老爷子把日子宽限几天,怎么着我也要把倩倩的尸体找到了,入土为安了,您再惩罚我也不迟!倩倩,到底还是沈家的孩子!”

“好,就给你几天的时间!五天,五天之后,找不到,你就自己去领棍子吧!不然,连你一起开除宗祠!”沈老爷子扔下这话,就回屋歇着去了。

剩下申之芳一个人面色扭曲的站在那里。

“迟雪飞,你给我等着!”

她忽然想到从前在慈悲城的时候,有个神秘蒙面人曾经给过她一个联系方式,说只要有跟司徒汐月相关的事儿,都可以通知他。

或许,现在就是用得着的时候了!

舒月国这边。

“呵呵,太好了,太好了!司徒姑娘真的是妙计定乾坤啊!不费吹灰之力就帮寡人把几个重要的通商口岸全都收回来了!寡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谢司徒姑娘了——”迟金鹏拿着手里的契约书,高兴地合不拢嘴。

“我要蝴蝶港。”司徒汐月淡淡的来了这么一句,头也没抬,依然悠闲的喝茶。

蝴蝶港可是最炙手可热的一个港口,每年白花花的银子少说也得一百万。

迟金鹏一口口水差一点儿没噎死,看了看司徒汐月那张冷淡脸又觉得她说的是真的。

这姑奶奶,以前是羽鹤公子的时候就极端爱财,她是救活了迟雪飞,但是也刮走了金山银山!

这次怨不得这么仗义呢,合着在这等着他呢!

但是迟金鹏也不敢说半个不字,赶紧把契约书双手递给司徒汐月:“司徒姑娘,您收好了。”

“多谢了。”司徒汐月总算露出一个清淡的笑容,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把银票揣进了怀里。

废话,要不是因为这个蝴蝶港口,她何必费那么大的劲儿帮他摆平啊。

青瑶跟迟雪飞他们都是看惯了的,所以也觉得无所谓。倒是妖孽在一边瞧着,不由得会心一笑:

收下了这份大礼了,司徒汐月的气儿也平了,心情也好了,微微一笑:“那接下来,就该商量商量这两个人的婚事了吧!”

“可是现在沈曼倩才刚死,飞儿接着就去娶亲,是不是不大好啊。”周白凤不愧是迟雪飞的亲娘,凡事都是为他考虑!

不过司徒汐月不得不承认,她的话,有一定的道理!

若是骤然娶亲的话,那么,难保沈家会怀疑……

“没关系,就算他们真的找了来,还有本城主在!”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将众人的视线成功的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角落里,妖孽一身大红锦袍,一头黑发狂放不羁的披散在肩膀上,只用一条金丝带随便绑了起来,不过更加增添了几分不羁的魅力!

看的几个小宫女不由自主的红了脸颊!

尤其那锦袍之内若隐若现的几分精装的胸肌,更是叫人不由得大呼过瘾!恨不得扒开他的衣襟,狠狠地看个过瘾!

哼,这妖孽,果然到哪里都要这么骚包,唯恐不吸引全天下所有色女的视线!

坐在檀木椅子上的司徒汐月嫌弃的扫了一眼妖孽这身出位的打扮,心头浮现一丝不爽,也不知道是因为吃醋,还是因为其他的……

“城主!”见他来了,迟金鹏等人赶紧起身迎接,唯独司徒汐月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呵呵,你们放心大胆的举行婚礼吧,本城主亲自主婚,我看其他人敢说半个字不!”妖孽狂妄的说,那头瀑布长发跳跃、潇洒!

“多谢城主,城主对小人的大恩大德,小人真的是无以为报——”迟金鹏激动地不得了,这慈悲城的城主亲自主婚,这样的殊荣可从未有过的呀,他能不激动吗?

有了这句话,他立刻放心了,腰也挺直了:“来人呐,吩咐下去,立刻操办婚礼!广发请柬,广邀请天下好汉,名门望族,这一次婚礼,寡人要办的风风光光,体体面面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