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婚前恐惧症/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你说什么?迟雪飞又要娶新人了?而且还是慈悲城的城主娄亲自主婚?”客栈里,两个酒徒在激动的讨论这个问题。

“对啊,我听说是广邀天下英雄啊,看样子这次是要大办了,而且还是娄亲自主婚,这下子天下英雄肯定都会去凑个热闹啊!”一个人说。

“也不知道迟金鹏是哪来的面子,居然还能请的动慈悲城城主!”另一个人撇撇嘴说。

他们两个人说的正欢,完全没看到旁边坐着的一个女人听到这话,气的脸连手里的银筷子也捏断了!

“呵呵,居然这么快就娶亲了,果然,有问题!我看八成是早就想跟其他人结婚,所以才把倩倩害死的。迟雪飞,你害死沈曼倩我不怪你,你不该牵连我!你不仁,休怪我不义了!”申之芳隐藏在斗笠下的那张脸,变得扭曲,可怕……

吃完了饭,她迅速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把上次那个神秘人给她的信号弹发射了。晚上的时候,果然,神秘人出现了。

申之芳赶紧凑上去把这件事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神秘人笑了笑,递给她一样东西,如此嘱咐了一下,申之芳的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神秘人交代完毕之后就立刻消失了,申之芳按照吩咐,乔装打扮了一番,变成了一个江湖人士,然后杀了刚才那两个酒徒,从他们的手里抢了一张邀请卡,也赶紧朝着舒月国皇宫的方向赶去了!

而此时,舒月国的皇宫中,有某位小新娘,正在闹脾气,使性子。

“不嘛不嘛不嘛,我就不要结婚!”

司徒明月也不知道是吃错什么药了,忽然发起脾气来,好好地要试穿婚礼礼服呢,就不穿了!

她一向都是万众瞩目的小公主,从小被宠爱到大,所有人都一直把她捧在手掌心,唯恐给她半点委屈受。就算这次跟迟雪飞恋爱吧受了那么一mimi的委屈,但是也都很快被化解了,小公主依然还是小公主,没有半点受伤。

“怎么了?好好的,又闹甚么不结婚。”

司徒汐月本来正在水榭听琴品茗,本想着借着这荷花香气跟水音,可以好好地放松放松,没想到她这个姐姐从来不叫她省心,又闹腾了起来,不但闹腾,还把礼服全都剪了!

“眼看着过几天就要大婚了,小姐你剪了礼服,以后穿什么呀。”青瑶捡起了地上大红嫁衣的碎片,惋惜的说。

“我不管,我不管,我好烦,汐月,我,我忽然不想嫁人了,可以吗?”司徒明月撇撇小嘴说。

“可以。”谁都没想到,司徒汐月居然张口来了这么一个答案。

“什么?汐月,不行,你,你不能这样说!”迟雪飞赶来听到这个答案,吓得魂飞魄散啊。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说。”司徒汐月冷着脸,语气清冷至极,仿佛刚才那个答案,天经地义!

“这,这……”迟雪飞本来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但是被她那如冰似雪的目光一看,顿时脑子短路,是一个字也蹦不出来了!

司徒汐月的气场,就是强!

“她那么大的人了,自然该明白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又不该做些什么。明月是我的姐姐,是我的家人,我想,她应该比我更清楚,嫁人不嫁人到底意味着什么。我相信她,所以只要她说不嫁,那么,那就不嫁。”司徒汐月淡淡的瞥了司徒明月一眼,幽幽的说。

“汐月,你对我真好……”司徒明月听到司徒汐月这么说,本来感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忽然又听到司徒汐月来了这么一句——“只要她知道,这次不嫁给你,以后一辈子都不许再提嫁给你这件事,那么,今天她就可以不嫁。”

“啊!”这个大转折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啊,不过青瑶好像早就料到了一样,抿着嘴在一边偷笑。

呵呵,她就知道,小姐绝对不会放任明月小姐瞎胡闹的!

毕竟,谁都看得出来,她跟迟雪飞那可是真感情!现在她闹,无非就是小姐说的那什么——婚前恐惧症来着。所以小姐当然不可能由着她的意思来咯。

可怜的是司徒明月,还真的以为小姐是那种对她百依百顺的人呢!

看起来,她对小姐的了解,还是不够!

“如何,明月,你想好了吗。只要你决定今生今世不再嫁给迟雪飞,那么今天,谁要逼你嫁人,就得先问问我手中的刀,同不同意!”司徒汐月淡雅一笑,优雅出手,手中的银质小藏刀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一下子钉进了紫檀实木桌子里。

“呵呵,汐月,那个什么,我刚刚,刚刚是开玩笑的——其实,我,我就是想考验考验迟雪飞那个臭家伙的信心是不是,是不是情比金坚!迟雪飞,是不是啊!”司徒明月眨巴眨巴水晶球一样清澈的大眼睛,谄媚的笑了笑!

“呵呵,是啊,汐月,我们俩,我们俩闹着玩呢!那个什么,赶紧下去喝杯茶消消暑,这里太热了,小心中暑。”迟雪飞赶紧狗腿子的上来给司徒汐月扇扇风。

司徒汐月笑了笑,当然明白他们两个人在搞什么把戏,但是她聪明的选择了不去过问。有些事,问多了,麻烦更多!

“既然婚袍给剪了,那么,我就送你一份大礼吧!青瑶,准备白色的杭绸,我要最上等的!”司徒汐月伸了伸懒腰,决定自己亲自动手,给明月设计一套婚纱礼服。

“是!”青瑶当然明白司徒汐月要作什么,立刻下去准备材料去了。

一会儿房间里就铺满了最上等的杭绸,这是杭州出产的丝绸,颜色纯白,带着一点象牙的乳白,颜色十分的暖心!

“这,这是什么?”司徒明月他们就知道她是羽鹤公子,却不知道她还是一位天才设计师。

“秘密。”司徒汐月笑了笑,就开始动手缝制起来。

只见一大块洁白如云的杭绸,在她的手中,不一会儿就展现出了美丽的雏形,不到一个时辰,一件简易的婚纱礼服已经设计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