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亲生父亲/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会是谁?”玉夫人吃惊的看向司徒汐月,“莫非你自己有某种预感?”

“没有。”司徒汐月想了想,脑海里始终是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毕竟,她对慈悲城过去的历史,知之甚少!

看样子,她必须要尽快用情报组织去了解一下,当年母亲在慈悲城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母亲,原来有着这么复杂精彩的历史呢!

也怨不得,她从小就要承担比寻常孩子更加坎坷的人生经历呢!

不过,她丝毫不埋怨!因为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如果没有这些磨难,又哪来的如今如此之强大的自己呢!

说起来,她倒是要感谢母亲呢!

“汐月,希望你不要怨恨你娘,她,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女人!只可惜所托非人!当年那个男人,定然狠狠的伤了她的心!否则,以雅兰姐这样刚强的个性,又如何肯未婚先孕呢?我私下里猜测,雅兰姐很有可能是被强迫的!后来,为了摆脱那个男人,才不得不下嫁老爷的!只可惜老爷对她一片痴情!到头来,知道了真相,反而成了一辈子都无法弥补的伤!”

“汐月,我知道你怨恨你的父亲,但是,他是有苦衷的!因为,爱之深,恨之深!答应姨娘,原谅他,好吗?”玉夫人温柔的凝睇着司徒汐月,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司徒汐月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手抽回去,神色淡漠:“我说我会原谅他,你相信吗?感情的伤,谁都会受!只有懦夫,才会把怒气发泄到一个小孩子的身上!司徒易,不管什么理由,都无法掩盖他是一个懦夫的事实!所以我不会原谅他,永远都不会!但是他毕竟也是我名义上的爹,面子上的事儿,我会给他台阶下的!”

司徒汐月淡淡的说,清艳的眸子里,是一片讥诮和冷冷的讽刺!

好像在说,玉夫人提出的这个建议,太过幼稚!而玉夫人,也是相当的幼稚!

听到她如此说,玉夫人颇为吃了一惊,神色转为复杂的看向眼前这个看似稚嫩的少女!

这个孩子当年被送到家庙去的时候,还是那么小的一个小可怜,天寒地冻的,被打的那么凄惨,孤苦无依的被送到了家庙!

她当年也劝说过司徒易,但是却劝说不动!她知道司徒易心里的那根刺是动不得的,所以也不敢多说,只好在暗中偷偷找人去接济这个名义上的嫡女!

但是到底司徒汐月不是她亲生的,而且当时府内斗的很厉害,一来二去的,她也就松懈了!

等她再想起这个嫡女的时候,她却已经变得痴痴呆呆的了,玉夫人心里愧疚,一直想弥补她,可是未曾想到,如今这个可怜的少女竟然是如此的清越,浑身散发着不可被侵犯的高贵,宛如天人!

这等风姿,让她好像看到了当年的雅兰姐!

一样的高贵,清华,冷漠不可被侵犯!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么!

司徒汐月周身散发的气场叫见惯了大世面的玉夫人也不由得肃然起敬!她含笑点了点头,美丽的眼睛里一片湿润!

“汐月,你长大了!越来越像你的娘亲了!姨娘,总算是放心了!”

“至于刚才你说的话,姨娘觉得对!这毕竟是你一个人的事儿,任何外人都没有法子插手,也不能替你做主!”

“你想恨,那就恨吧!只是放过他人,也是放过自己!姨娘不想你抱着仇恨,一辈子不开心!”

“因为这样,雅兰姐也不会开心的!”

听到玉夫人这番真诚的话,再看到她眼中真诚温暖的情意,司徒汐月才缓和了下来!

谁是真心对她的,她还分辨的出来。玉夫人,想必对她也有几分的情分在!

更何况,她,还是明月的母亲!

就算是看在明月的面子上,她,也会给玉夫人几分薄面的!

所以司徒汐月笑了笑:“姨娘,我们为什么要说这些不开心的事儿,来,咱们来讨论一下子明月的婚礼吧!”

“好!”玉夫人是个聪明人,听到司徒汐月这么说,也笑了笑,擦干泪,跟她讨论起女儿的婚事来了。

玉夫人到底见惯了大场面,所以各项安排的倒是井井有条,司徒汐月也乐得省心!

再加上明月的外公,当今的武林盟主江玉楼也来了,少不得汐月又要去接待!

所以婚礼操办的事儿,全都交给了玉夫人跟周白凤两位母亲来操办!

虽然时间紧迫,但是她们两个人还是把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

“汐月,我想请你当我的伴娘!”

下午,汐月正在修改最后一点婚纱礼服,明月忽然笑眯眯的走了进来说。

她之前听汐月说过,在遥远的国家,结婚得有伴娘。那叫什么西式婚礼,听起来就跟这些老掉牙的传统婚礼不一样!

司徒明月,也是一个追求时髦的人,原本在司徒家的时候,她的衣服就一定要是众位姐妹中最美最好,款式最新颖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司徒明月天xing爱玩,所以特别想尝试一下司徒汐月无意中说的“西式婚礼”!

“伴娘?”汐月闲闲的整理了一下模特身上的婚纱裙,用银针再将腰身收了一收——这里,她随意绣了一朵摇曳的罂粟花,深红近似墨的罂粟花跟纯白的杭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典雅的色彩里添了几分的跳脱跟灵动!

司徒明月看的都傻眼了:“汐月,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做的?我真的是太崇拜你了!”

“呵呵。”司徒汐月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清凉如水的眸子淡淡的扫过司徒明月的脸,一下子戳穿了她的心事,“我看你不但是想叫我当伴娘,更想着把婚礼改成西式的吧。”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汐月也!”司徒明月狗腿子的给司徒汐月捏肩捶腿,一脸的谄媚。

“好吧,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婚礼的事儿,全都包在我的身上!”司徒汐月捏了捏司徒明月那张Q弹无比的圆脸,使劲蹂躏!

“那我可以做什么?”司徒明月高兴地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