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3章 女人,你谋杀亲夫!/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啊,就负责吃好喝好把自己养的美美的,等到婚礼的那天,把本小姐的婚纱穿出最美的范儿来就行了!”司徒汐月宠溺的笑了笑。

“奴才领旨谢恩!”司徒明月也俏皮的配合!

两个姐妹笑闹了一会儿,司徒汐月就赶紧把明月赶下去休息了,自己就去找玉夫人周白凤商量改成西式婚礼的事儿。

尽管现在改动是一件非常难的事儿,但是因为她们对司徒汐月的无比信任,所以二话没说,全力配合。

于是司徒汐月这两天忙得就跟陀螺一样,没有半点空隙。往往她在东苑,西苑的人就跟了来,她在西苑,东苑的人就跟了来。

但是再多的事儿,她也弄的有条不紊,小小的年纪,宛如一个经验老到的专业策划师,叫人不由得不佩服!

婚礼那天,很快到来!

来参加婚礼的各方人士,第一次见到如此新奇的婚礼场地。

在一片茵茵绿地之中,铺着一条长长的红绒地毯,地毯的尽头,是十二道鲜花设计而成的拱门。

在地毯的两侧,摆着洁白的汉白玉的椅子,那是客人就坐的地方。而在鲜花拱门的尽头,是一个高高的玉石台子,上面拉着厚厚的帷幕,看不清楚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

这种奇怪的布置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尤其婚礼居然还选择夜幕低垂的时候举行,更是叫人觉得匪夷所思。

不过大家还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下一个惊喜。

夜幕低垂,今晚的星空非常闪耀,一颗一颗的星子就好像是巨大的水晶帘幕,连缀了整个夜空。

空气中飘过了十二道花门上那鲜花甜蜜芬芳的气息,晚风送暖,叫人格外陶醉。

空气中忽然响起了长笛清越灵动的音乐之声,那欢快的乐点,几乎叫人手舞足蹈。

这个时候,远远的走来了两队挑着宫灯的宫女,而在这之后,是一辆发着光的银色马车。

从马车上,下来了身穿洁白婚纱,宛如天仙一般的新娘子。

一群小花童快活的跑过,篮子里挥洒出来的不是花,是发着光的萤火虫,而这些萤火虫轻轻地绕着新娘子飞舞,越发显得新娘子美轮美奂!

天空忽然绽放了无数的烟花,在璀璨烟花的照射下,新娘子的衣服跟妆容都完美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来宾基本都是各国的国王皇后,最次也是王公贵族,女人们见到这么美丽的婚纱,一个个眼睛都直了,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呵呵,这些土包子,今天就让你们好好地开开眼。

隐身在花门后面,静静掌控全局的司徒汐月将来宾的惊艳尽收眼底,不由得微微一笑!看起来,自己的婚纱系列又要风靡全世界了!她仿佛能看到这些人的银子长了翅膀,拼命的朝她飞来的样子了!

在乐队的演奏下,新娘在外公的带领下,缓缓踏上红毯,而新郎,则站在玉石台子之上,等待着自己的新娘。

司徒明月的外公将宝贝外孙女的手交到了迟雪飞的手里,两个人就站在台子之上,等待着下一步的指令。

帷幕拉开,一身红衣的妖孽忽然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大家啊的一声,全都惊诧的叫了起来!

来宾之中,独独有一个穿银色衣衫的神秘人,没有那么激动,只是薄唇缓缓牵起了一丝淡笑。

妖孽,你果然在这里。

“他怎么上去了?谁叫他上去的?”司徒汐月看到红衣妖孽,俏脸一沉,语气冰冷如霜!

原本她安排的是自己的一个属下上去扮演神父,可是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妖孽出现!

怨不得这些天他都那么乖,她还以为他终于学乖了呢!没想到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她那么精心布置的场地跟宴会,可不能叫他一个人给毁了!

司徒汐月俏脸一沉,飞身上去,挡在了两位新人的面前:“不好意思,这个位置不是城主您的,还请您下去,观众席才是您的地方!”

“呵呵。”妖孽懒懒一笑,风华绝代,看到司徒汐月抓狂的样子,他蓦的心情大好!

生气也比天天用冰块脸对他要好!

看样子迟雪飞给自己出的这一招,还真的是很管用!

给了迟雪飞一个眼神儿,妖孽缓缓勾唇,颇为无赖的笑了笑:“怎么,难道本城主就没有办法担当这个职务了吗?你放心,不就是念一段话吗?我完全可以做到!”

见司徒汐月还是面露寒光,妖孽忽然俯身凑近她,炙热的气息贴在她的耳垂上,“都到这个份上了了,你想找到原先安排的人,恐怕得几天几夜。反正我也会,不如就用我。要不然,你辛辛苦苦的布置岂不是要打了水漂?我保证,一定叫你满意!”

“呵呵。”司徒汐月知道妖孽肯定是把自己的人给藏了起来,现在她找,也找不到合适的。

而台下,那么多的观众正在等待着最后的好戏。

要是这个时候出了一点纰漏,她之前所做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她,决不允许!

于是她只得咬牙切齿的笑笑:“城主最好能够胜任,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卿卿难道还不放心本城主的实力么?”妖孽邪魅一笑,高大的身形越发迫近她。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女人越是拒绝他,他就越是想要靠近她,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女儿香气,妖孽只觉得自己宁愿一生一世都陶醉在其中不能自拔!

“还卿卿?肉麻!恶心!”司徒汐月狠狠地剜了妖孽一眼,裙裾下的脚狠狠地踩了妖孽一下!

满意的看到他那张邪魅的脸一下子疼的皱了起来,司徒汐月这才扬起一个得意的笑容,转过身对新人说:“可以开始了。”

女人,你谋杀亲夫!

妖孽被她踩的那一下子,有些疼!不过他必须要维持微笑的神态,把接下来的事儿给办好了!

拿着迟雪飞给他的演讲稿,妖孽缓缓开口念了出来。

“迟雪飞,你是否愿意娶司徒明月为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