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 妖孽死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她吃醋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妖孽觉得很享受!

“卿卿,等等我!”

妖孽龙颜大悦,一袭红衣展开,风一样的跟了上去。

曦华院,婚房内,司徒明月换了传统大红礼服,跟迟雪飞在和合卺酒。

喝完了合卺酒,接下来就是要闹洞房了。

大家全都挤在这里面,等着闹他们的洞房!

虽然是太子的洞房,但是因为这俩货都是爱热闹的,所以也不拘那么多的规矩,开放,叫人们都来玩玩!

青瑶跟乘风是一直等着要大闹特闹的,两个人准备了苹果还有筷子,非要司徒明月跟迟雪飞啃苹果。

可想而知,苹果没啃着,倒是亲了好几口!

大家哈哈大笑,气氛一时热烈到了极点!

青瑶正想着什么新法子折腾他们的时候,猛然看见了司徒汐月进了屋子里。

她像是在找什么人,却在看到这一幕幕破天铺地的喜色之后,愣在了那里。

这样相同的布置,这样相同的喜色,在她的人生中,曾经也有那么一次。

那一次,只差那么一点儿,她就会是妖孽名正言顺的妻……

说是不委屈是假的。她再强,此刻,也不过是一个渴望安慰的女人。

这些日子她背负的太多,而这一幕,就好像是钢针,狠狠地撞到了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一处!

鼻子微酸,在这喧闹的环境里,司徒汐月暂且允许自己的疲累奔出来,泪意盈盈!

桌子上的龙凤蜡烛,噼啪作响,香气扑鼻!萦绕在每个人的鼻端!

跟进来的妖孽,本想上去调戏一下迟雪飞,可是却忽然站住。

一幅幅的画面在他脑海中闪过,一瞬间,他的头剧烈疼痛了起来!

“啊!”

他忍不住哀嚎出声!一下子反倒在了地上!

那些画面,那么多的过往跟曾经,小小的他,冷漠的雪,小小的女孩提着灯笼,暖暖一笑:我叫阿鸾,以后我来跟你玩,好么?

阿鸾,阿鸾,阿鸾,阿鸾……

这个名字在他的脑海里窜来窜去,雪地里的小女孩,长大之后的倔强女子,蝴蝶面具下那张魂牵梦萦的脸,还有生生世世不离不弃的誓言……

妖孽,忘了我,忘了我吧……

忘了我,就可以不必再如此痛苦了,

忘了我,忘了……

“阿鸾!”妖孽捧着头,大喊一声,震慑住了所有的人!

听到这一声,司徒汐月如遭雷击,她飞一样的来到了妖孽的身边,在他身边跪下:“妖孽!妖孽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阿鸾!”妖孽听到她的声音,睁开眼睛来,那双眼睛里,已经不再是戏谑,而是无尽的怜惜跟痛苦!

“你,你记起来了,记起来了?”汐月紧紧的攥住妖孽的大掌,紧紧盯着他的眼睛。

“对不起!我,让你受了如此多的苦楚!”

全部回忆起来的妖孽紧紧的握住了司徒汐月的手,气若游丝!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你记起来,就好!”司徒汐月哭着摇摇头,喜极而泣!

难道是因为相似的场景刺激到了他,所以他全部恢复了记忆?

司徒汐月从不相信上天,可是这一刻,她愿意跪下来感谢上天!

“啊!”可是她还来不及庆祝,妖孽忽然惨叫一声,浑身开始抽搐起来,脸色变得铁青无比!

“妖孽!”司徒汐月大叫一声,扑上去,一把脉,却浑身冰凉!

“小姐,他怎么了?”青瑶焦急的问。

“金蟾香的毒,被引发了!”司徒汐月绝望的说。

之前她用金针封住了他的大椎穴,可以保护他一段时间,可是没想到,居然有人引发了他体内的毒素!

这一次,他凶多吉少!

眼看着妖孽的嘴巴里流出鲜血来,青瑶着急:“小姐,那,那该怎么办?”

“呵呵,没有,没有办法……金蟾香,催人心脉,我,我也没有办法……”司徒汐月第一次品尝到绝望的滋味。

这一刻,她宁愿妖孽彻底忘了自己,也不想看着他死!

“主子!”乘风扑了过去,跪在那里,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而人群之中,苏曼丽那双猫儿眼的眼睛里却闪过了一丝痛快的笑意!

刚才是她,在蜡烛里下了毒。那种毒,是沈曼倩的姑姑申之芳给她的,下了就可以把妖孽置于死地。

她本来不相信,可是看到现在这一幕,她信了!

“阿鸾……”妖孽缓缓睁开眼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她说,“对不起。”

“我知道,妖孽,我都知道,我从未怪过你。”司徒汐月垂泪,哽咽道。

“还有,我,我爱你……”

说完这句话,妖孽那双魅惑人的眼睛便彻底的闭了起来,手,也掉落在了地上!

“不!”司徒汐月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长啸,紧紧的把妖孽抱在怀里,“妖孽,不,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只要你活着,你爱娶多少女人都可以,都可以!我,我再也不吃醋了!”

但是妖孽的身子渐渐冰冷了!

再也没有人回答司徒汐月的话了,妖孽,死了!

好好地一场婚礼,一下子变成了葬礼!

神通广大的慈悲城城主,居然命丧于此!众人莫不是闻之变色!

只有人群中的那个银衣人,眼里有着淡淡的冷笑。

呵呵,娄,你真的死了么?

花园里,申之芳站在银衣人面前,得意洋洋:“没想到您给的药真的厉害,不费吹灰之力就干掉了慈悲城的城主!”

她还未说完,胸口就被一柄冷剑刺穿!

“你……你到底是谁?”申之芳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剑穿心,她的武功,能如此干净利落杀了她的人,极少!

银衣男子缓缓的解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云梵那张冷酷的脸赫然出现在了申之芳的面前。

“是,是你……”可惜申之芳再也无法说什么了,她睁大了眼睛,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呵,没用的东西。”云梵冷冷一笑,再也不想看她一眼!

他的目光,落在了人群鼎沸处。

娄,你我虽为兄弟,可是却注定要相生相杀。今生你死在我的手里,也不枉费你来这世界一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