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星魂血誓/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让我们,今生今世注定要为了司徒汐月,斗争一辈子!

你放心,你死后,我会好好的照顾汐月,一定比你做的要更好!

缓缓地再次套上面具,云梵轻轻挪动脚步,想来看看汐月如何了。

娄刚死,她肯定难以承受。但是无所谓,他自信,时间会冲淡一切,而自己,也可以抚慰她的伤痛。最终,她会忘记娄的!

银眸闪过一丝冷酷的自得,云梵缓缓勾唇,漾出一抹淡笑!

脚步轻快,很快到了人群之中,众人都还在惊呆状态,所以到处都是乱哄哄的,也没人注意到他的到来。

“汐月,城主,城主他已经,已经去了……”司徒明月第一个反应过来,过来抱着汐月。

可是司徒汐月却好像成了雕像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只是紧紧的盯着妖孽那张毫无生气的脸!

哀莫大于心死!

这种骤然失去最心爱人的痛楚,大家都懂!

所以一时之间,倒也没人再催促司徒汐月!

“汐月!妖孽已经死了,你不要——”迟雪飞实在是看不下去,上前想要拉起司徒汐月来。

“谁说娄死了?”司徒汐月缓缓开口,语出惊人。

“他,没死。没有我的允许,谁也别想夺走他!包括上天!”司徒汐月忽然冷冷一笑,眼中转动无数光华,璀璨若星!

老天,既然你非要跟我司徒汐月作对,那么我,就要跟你斗一斗!

看看到底是人定胜天,还是你能赢得了我!

“汐月……”司徒明月看着司徒汐月站了起来,小脸上已经不见丝毫的慌乱,发而是一片可怕的镇定!

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汐月的表情,好可怕!

她,该不会是刺激过度,疯了吧!

“我没疯。”好像看穿了她的想法,司徒汐月淡淡的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们在这里,好好地看着妖孽,不允许任何人动他的尸体!我现在要出去一下,三天之后回来,在这期间,必须把娄放在冰窟里保存!青瑶,乘风,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了!在我没回来之前,不管发生什么,替我守住娄!”司徒汐月冷冷的说。

“是,小姐!”青瑶跟乘风点头,坚定如山!

只要是小姐吩咐的事情,无论多么荒谬,他们也会坚决执行到底!

“好,三天之后,等我回来!”司徒汐月说完,飞身出去,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好地一场婚礼,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但是迟雪飞跟司徒明月没有丝毫的抱怨,他们飞快的遣散所有的宾客,立刻把娄放进了冰窖里,派遣重兵把守。

剩下来的,就只有默默的等待了!

而司徒汐月出了皇宫,牵起一匹骏马,直接奔向了远方!

她来到了荒郊野外,掏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玉笛子,这根笛子,还是恩师铜先生给她的。

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用这根笛子!

那么现在,就是万不得已的时候。

笛声飘扬,万籁俱寂!司徒汐月忽然眼前一阵漆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半山腰的一处山洞之中了!

“徒儿,找为师何事。让你启用了笛子。”铜先生背对着她,语声冷漠。

“师父,徒弟想求师父启动星魂血誓!”司徒汐月跪在地上,坚定的说。

“星魂血誓?”铜先生震动,转身看向她,“你可知道,星魂血誓的代价是什么?”

“徒弟知道!星魂血誓,需要人献出自己一半的鲜血,改换命轮,将两个人的性命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司徒汐月坚定的说。

“你改换了命轮,打破了天理,影响到了轮回!你可知道,这后果,不堪设想!”铜先生的声音严肃冷酷!

“徒弟知道,徒弟顾不得了,没有了他,徒弟活不下去。所以徒弟必须要启动星魂血誓!”司徒汐月咬牙说!

铜先生等了好一会儿才说:“哎,为师早就算到你有此一劫!也罢!也罢!既然你如此坚定,那么为师就帮你开启星魂血誓!只是命运之盘需要你付出鲜血的代价才能打开!如果你死在了命盘之上,为师概不负责!”

“请师父放心!汐月,自有主意!”司徒汐月表情坚定!

“好!”铜先生点了点头,带着汐月来到了山顶的一间巨大的密室里,推开门,只见里面有一面巨大的黄金轮盘。

“这就是命运轮盘,掌管着天下人的命运!为师从不敢触动它半分,就是怕遭到天谴!如今,你可想好了?”

“徒弟想好了,请师父开始吧!”汐月面色平静道。

“好!”铜先生点了点头,手中扬起一道光,一下子打在了命盘中央,命盘,居然缓缓停了下来!

“割开你的手腕,把你的血,滴进去!”铜先生命令

汐月毫不犹豫,手起刀落,手腕上鲜血如瀑,一下子奔涌进了命盘之中!

铜先生嘴巴里念着咒语,司徒汐月的鲜血全都被命盘吞噬,命盘开始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汐月的血越流越少,越流越少,可是她却拼命支撑着自己!绝对不允许自己倒下去!

可是她始终太高估自己的耐力,当鲜血超过一定承受能力的时候,她彻底的晕厥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她的身体虚弱的不行!铜先生站在她的身边,冷声说:“星魂血誓已经启动,从此你跟那一个人的命运紧紧相连!但是汐月,你要知道,你启动了这命盘,以后的天谴,你要一个人全部承担!你,后悔吗?”

“不后悔!”汐月语气平静,“没有了他,我独自苟活,也无什么意思!天谴?不过是一种挑战,太平顺的生活,我还不喜欢!”

“好!”铜先生点了点头,飘然而去,“你想下山也可以,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也可以。那个人,只要你回去一吻,他就会醒来,只是,他将彻底的忘掉你们的从前……”

汐月苦笑:只要妖孽能活着,她不介意他忘记所有关于她的事情!

只要她活着!

苗疆。

大地忽然一阵震动,藐姑射山顶的圣池里,水猛然变成了血红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