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送上门来的表哥/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在来之前,他就搞清楚了司徒汐月的来历。

司徒汐月,司徒世家五小姐,无才无能无德无貌,在司徒家是老鼠屎一样的存在。

除了嫡出的高贵身份,司徒汐月一无所长,偏生她还是个闻名京城的无脑“花痴”。

两年前宫里举办赏花宴,司徒汐月大胆地向禾姜国最尊贵的皇太子轩辕咫表白。

结果,轩辕咫不但当着众人狠狠地讽刺了她一顿,还把她丢进荷花池,让司徒汐月成为上流社会的笑话,更让她有了“花痴”的美名。

之后,司徒汐月的父亲司徒易便以给老夫人祈福为由,把司徒汐月流放到了司徒家的家庙里。

现在,一个被家族抛弃,什么都不会的花痴,竟然这般“恐吓”他们这些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着实让人觉得好笑。

“司徒汐月,你以为自己是谁?不过是个没用的废物,司徒家会为你出头?”

“你省省吧!你还是想想,如何伺候大爷我!”

“说不定把大爷伺候得舒舒服服的,我会留你当大爷的第十三房小妾!”

头目的话,让众人笑得更欢畅。

他们出身卑贱,那些贵族小姐对他们而言是可望不可求的存在。

一想着能把高贵的世家小姐压在身下欺辱,这些人就非常兴奋,恨不得立刻绑了三个女人,就在雪地里把事儿办了。

“混账!我们小姐岂是你们能欺负的!”

任青瑶和丹朱如何忍耐,都容不得这些人色迷迷的眼神在司徒汐月身上转悠。更何况他们点出了小姐的名字,自然是冲着小姐来的!

打小姐的主意,不可饶恕!

欺辱小姐的人,都得死!

二人大喝一声,一人执银鞭,一人执匕首,双双攻向黑衣人。

“留一个活口。”

下了命令,司徒汐月退回到马车边,丝毫不关心场上的拼杀,反而看向躲在树林里观望的马车。

“世子,司徒小姐在看我们!我们真的不帮忙么?”

苏锐被司徒汐月的目光盯着一阵心虚,连忙求助旁边的苏轻飏。

“那两个丫头的本事比你都高,她身边有人护着,我们出手岂不是多此一举。”

看着司徒汐月风轻云淡的模样,苏轻飏倒有些佩服她。看来,她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蠢笨,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两年功夫,她倒是长进了不少!

丹朱和青瑶没用多长时间就解决了麻烦,只留下黑衣人头目。

看着司徒汐月一步步走向自己,头目心里一阵胆寒,想后退,无奈双腿受伤,根本就动弹不得。

他的那些兄弟们,现在一个个横尸在冰天雪地里,早就变得僵硬,而且死相极其难看……

妈的!那边透露的消息不是这样说的啊!

司徒汐月身边的两个丫环什么时候变成武功高手了?早知道是这样,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来找事儿啊!

“说吧,是谁让你来的?”

司徒汐月五官平平,却有一双清艳娇美的眼睛。

此时,那双乌黑的眼珠弥漫着一层梦幻般的粼粼波光,正漫不经心扫过黑衣人头目的脸,最后停留在他的那双露出胆怯的眼睛上,仿佛已经早已经把他看了个透彻。

“说出来,我会给你个痛快,并且会找到坑你们的人,为你报仇。”

“你,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他是谁!”

“呵……死到临头了,还跟我谈条件。”

司徒汐月没有那么多耐心,一挥手,青瑶已经割下头目的头颅。

“小姐,到底是谁派他来的?”丹朱站立在司徒汐月身侧,俏眉紧拧,“怕是有些人不希望小姐平安回去!”

“除了老宅里那些只会使用肮脏手段的人,还能有谁——”

稍微整理了一下微皱的裙摆,司徒汐月向树林里的马车走去。

司徒汐月露的这一手,苏轻飏看在眼里,心里更是一阵赞叹。

心意坚决,下手狠辣,丝毫不拖泥带水,这样干脆利落的性格,倒是有些高门贵女的风姿!

“世子,司徒小姐过来了!”见司徒汐月缓缓走过来,苏锐小声叫了起来。

苏轻飏正纳闷司徒汐月过来的用意,她已经到了马车门前,笑盈盈地对着马车一拜。

“多谢表哥今日出手相救!大恩不敢忘,等汐月回家,一定向父亲禀明今天的事情,改日在登门道谢!”

表哥?这是哪门子亲戚?还有,她是什么意思?苏锐在一旁听得糊涂。

苏轻飏何等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司徒汐月的意思。

司徒汐月的生母是静琬郡主轩辕雅兰,而苏轻飏祖母,则是禾姜国大长公主轩辕燕飞,同是皇室宗族,论起来的确有亲戚关系。

“表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轻飏笑着打开玉扇,轻轻地摇着,一副不明白的模样。

“表哥这么聪明,又怎么会不懂呢!难道表哥希望我被恶人掠去,希望我被人欺压折辱?亦或者,表哥和幕后黑手是一条心?”

刚才,苏轻飏看的不太清楚,等司徒汐月站在马车下,他在真正地仔细打量她。

不美,顶多算个清秀。

只是她皮肤白皙如骨瓷,光滑似牛奶,任苏轻飏见过无数贵族女子,都没有见过这样娇嫩的肌肤。

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司徒汐月脸上那双最会说话的眼睛,明亮,透彻。

此时,这双眼睛正眼巴巴地看着苏轻飏。

对,眼巴巴,软绵绵,就像孩童一般干净清纯,让人无法拒绝——

一想到司徒汐月幼年丧母,长大后又有那些不好的流言。

如今,她刚从家庙回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司徒府不知道还有多少阴险等着她,即便苏轻飏是个不多事的人,也不由得心头一软。

“表妹这样说,那就算是了!”

既然她不愿意让人知道那两个丫头的能力,他便帮帮她,不过是举手之劳!

更何况,她那声绵软的“表哥”,的确很是好听。

“多谢表哥!”

得到自己想要的,司徒汐月大方地给了苏轻飏一个灿烂若春日一样的笑容,才转身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