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敬酒不吃要灌酒/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玉兰苑的司徒汐月自然不知道梅夫人母女的盘算,她美美地睡到日晒三竿才起床。

用过早餐,丹朱将打探来的结果汇报给了司徒汐月。

“太子妃候选人?”司徒汐月唇角染笑,眼神却无丝毫温度。

“是啊,小姐!皇后中意您当太子妃,可是太子竭力反对!”

“为这事儿,太子和皇后闹了几次别扭,还把皇后气病了!大家都说,太子最后会碍于孝道,迎娶您当太子妃呢!”

“就凭他?”听了丹朱的话,青瑶轻哼一声,“也配得上我们小姐?笑话!”

禾姜国皇太子轩辕咫,司徒汐月毫不陌生。

两年前正是因为轩辕咫对司徒汐月百般羞辱,她才会羞愤地跳入荷花池中。

当天的事情被好事者添油加醋地传出去,让司徒汐月成为京城贵族圈里的笑料,在京城无立足之地。

可恶的是,司徒易不分青红皂白,认为女儿丢了司徒世家的脸面,不顾她染了风寒,直接把她打发去了家庙,这才有了后来新生的司徒汐月。

而事实上,赏花宴上司徒汐月根本就没有单独约见轩辕咫,更没有私下送信物给他,这些都是别人的栽赃,却被轩辕咫算在了她的头上。

“司徒汐月,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模样!”

“别以为你死了的娘和本宫母后关系深厚,母后疼爱你,你就能为所欲为。”

“当太子妃?你死了这条心吧!”

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当时的场景,但是每每闭上眼睛,那些画面就会浮现在司徒汐月的脑海里。

无论是皇太子轩辕咫,司徒易,还是背后那些栽赃陷害司徒汐月的人,都是推动司徒汐月死亡的刽子手!

她,素来不是善男信女,对这些人自然是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你们继续打听消息,我出去走走。”

出了玉兰苑,司徒汐月跟着记忆,开始熟悉司徒府。

刚离开玉兰苑没多远,两个大丫环急匆匆走了过来。

在见到司徒汐月后,二人双眉一挑,手臂一张,将司徒汐月的去路拦住,说话的语气也毫无敬意。

“五小姐,我们四小姐请您去东苑赏梅!”

“赏梅?”

在司徒汐月印象中,她这个眼高手低的四姐司徒楚月,素来是大姐司徒新月的跟屁虫加狗腿子,老是跟在司徒新月的背后阿谀逢迎。反而对司徒汐月呼来喝去,像使唤奴仆一样。

今天,太阳怎么从西边出来,司徒楚月竟然转了性子,有闲情逸致让人“请”她去赏梅?

“四小姐还在等你,你就别磨蹭了!”

从司徒楚月身边大丫环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来司徒汐月平时在府里过的什么日子。

司徒汐月有心想知道司徒楚月约她赏梅背后的原因,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跟着两个大丫环来到了东苑。

“五妹妹,你来了!”

一见到司徒汐月,司徒楚月的笑容就堆在了脸上,并且亲自走出凉亭迎接她。

不对劲!

司徒汐月天生的敏感,告诉她这事儿没有表面看上去的这么简单。

既然对方已经磨刀赫赫,她倒要看看这个司徒楚月虚伪的笑容背后到底藏着什么猫腻!

“四姐姐,你好……”

司徒汐月“怯懦”地看了司徒楚月一样,那表情神态,和两年前的司徒汐月一模一样,让人分辨不出真假来。

看着司徒汐月还是这般没用,司徒楚月心里冷哼一声,笑容却依旧灿烂。

“知道五妹妹回来,我高兴的很!现在东苑的梅花开的正好,我特地请五妹妹过来陪我赏梅。妹妹不怪我自作主张吧!”

“没,没有……这梅花,开的很好……”

司徒汐月唯唯诺诺的模样,引来旁边两个大丫环的冷笑,对她的蔑视,更是清楚明白地写在她们脸上。

“五妹妹喜欢就好!金花,银花,你们还不给五小姐倒酒!”

“五妹妹,天气冷,我们喝点儿酒暖和暖和身子吧!”

金花倒了酒,银花将酒硬塞给司徒汐月,凶声恶气地说了句,“五小姐,请喝酒!”

大约是她们的模样太过凶悍,司徒汐月手一抖,酒杯掉在地上,酒撒了一地。

“混账!你们怎么伺候五小姐的!”

司徒楚月上前,狠狠地瞪了二人一眼,笑眯眯地亲自倒酒递到司徒汐月面前。

“五妹妹,丫头们不懂事,你别跟她们一般见识。这杯酒就当做是我给你赔礼!”

“四姐姐,我,我不会喝酒……”司徒汐月摇着头,咬着嘴唇,长长的睫毛盖住了她眼底的波澜。

百花怨?

司徒楚月竟然要对她用药?还是这般烈性的药?她真真是胆子大!

见司徒汐月后退,司徒楚月微微点头,金花和银花一左一右架住了司徒汐月,拦住了她的退路。

“五小姐,我们小姐好心好意请你喝酒,你别不知好歹!”

“不,不要——”

不等司徒汐月挣扎,司徒楚月一步上前,死死地捏着司徒汐月的下巴,将酒硬灌进她的嘴里。

“咳咳……”见司徒汐月要把酒咳出来,司徒楚月干脆拿起酒壶,直接掰开对方的嘴,将一壶酒都灌了下去。

只等司徒汐月都吞下,司徒楚月将酒壶一丢,在司徒汐月的衣裙上擦了擦自己手上溅的酒水。

“哎呀——早喝了不就好了!非要我用强的!真是给脸不要脸!”

现在,司徒楚月一改刚才甜美的笑容,漂亮的五官变得狠毒起来。她瞥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司徒汐月,嘴角的嘲讽彰显无疑。

“废物,你慢慢地赏梅吧!这也许是你这一辈子最后一次见到这么美的梅花了。金花,银花,我们走——”

出东苑的时候,司徒楚月还不忘把东苑的门从外面反锁上,让司徒楚月根本无法离开。

一直等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司徒汐月才缓缓地从地上站起来。

轻轻地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司徒汐月一张口,将刚才的酒全部吐了出来。

“丹朱,青瑶,把她们三人给我带来——”

不多时,丹朱和青瑶提着晕厥的司徒楚月和金花、银花来到司徒汐月面前。

“小姐,她们也真是太无耻了!竟然用这样下作的东西来药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