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我和五小姐两情相悦/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没有旁人在场,司徒易一定一顿乱棒把被抓的男人打死封口,可现在众目睽睽,他不能这么做。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司徒易让人把男人押上来,咬牙切齿地看着对方。

“我,我和司徒五小姐两情相悦,是她约我来的!有信物为证!”

年轻男人原本有些怯懦,可是在看到司徒易眼里的杀意后,干脆一咬牙,把事情全部栽在对方身上。

男人哪儿知道,跪在一旁的女子根本就不是司徒汐月,而是四小姐司徒楚月。

他这样说,反而给了司徒楚月活路,司徒楚月连忙跪着爬到司徒易面前,抱着他的腿痛哭起来。

“爹爹,女儿是被陷害的,他是那个废物的奸夫,一定是他和司徒汐月联手害我!爹爹,你要为女儿做主!女儿被他这样欺负,真是没脸活下去了!”

司徒楚月一口一个“废物”称呼司徒汐月,让苏轻飏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没想到,司徒汐月在司徒府的处境竟然是这般艰难——

“管家,给我把那个混账东西带来!”

绕了一圈,还是和司徒汐月有关。

司徒易被气得脑子发胀,立刻让人带司徒汐月过来。

等司徒汐月慢悠悠地过来,司徒易早就脸色铁青,再一看,对方悠闲自在,一副坦然的模样,司徒易更是生气。

“混账东西,你为什么要陷害你四姐姐!”

司徒易不喜欢这个女儿,两年前不喜欢她,现在还是不喜欢她。

作为世家嫡女,司徒汐月实在是太弱太弱,担当不起这个身份。

司徒易几个女儿都很出类拔萃,唯独出了司徒汐月这个另类,是司徒易人生中的一大败笔。若不是念及和轩辕雅兰的情分,他早就……

“父亲,这话从何说起?女儿昨天才回来,今天一直乖乖地呆在玉兰苑里,和四姐姐都没有见过面,何来陷害她一说?”

见司徒易劈头盖脸对自己一顿臭骂,司徒汐月微微一愣,眨眼间,娇美的双眼开始泛红,小巧的鼻子更是因为委屈一抽一抽起来。

虽然司徒汐月算不上美女,可她一身粉蓝色的衣裙,模样又极其乖巧,外加一双萌萌的眼睛,让人不由打心里相信她。

在看到司徒汐月那张和亡妻相似的脸上充满了委屈和难过,司徒易心中也犹豫了起来,到底该相信谁呢?

“你骗人!早上你约我来东苑赏梅,还请我喝酒!”司徒楚月完全没想到司徒汐月变脸这般快,她是被这废物耍了么?

“对!一定是你在酒了下了药,是你要害我!贱人,你毁我清白,我跟你拼了!”

司徒楚月猛地站起来,冲向司徒汐月,扬手就要抽她耳光。

只是她手还没有碰到司徒汐月,对方已经被人救走,反倒是司徒楚月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上。

“多谢表哥!”在看到救下自己的人是苏轻飏后,司徒汐月微笑向他行礼,后转身看向司徒易。

“父亲,我没有撒谎!”

“我早上起来后一直在玉兰苑里抄写佛经,半步不曾离开。”

“若我请四姐姐喝酒,从玉兰苑到东苑,这么远的路,定会有人看见我。父亲大可把府上的奴仆叫来一问……”

早上,司徒楚月让金花和银花“请”司徒汐月来东苑,为了避免被人发现,绕开了主路,三人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旁人看见。

没想到这样反而帮了司徒汐月,司徒楚月是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爹爹,别信她!我才是冤枉的!刚才那个男人也说了,他和司徒汐月两情相悦,是他们合伙陷害我啊!爹爹!”

见司徒易紧闭着嘴不说话,司徒楚月有些心寒,难道他相信了司徒汐月的话?

不,这不可能!

司徒楚月始终想不明白,明明那一壶酒是她亲自给司徒汐月灌进嘴里的,为什么最后着了道的人是她!

当着这么多世家子弟,还有皇太子的面被撞见这样的事情,不出两天,这事儿肯定会被传的满天飞。

一个女子,没了名节,活着简直就是生不日死!更别提以后嫁个好人家!

司徒楚月心里充满绝望,出了这种事情,她的未来算是毁了!

想到这儿,司徒楚月咬着牙,一头撞向旁边的假山。

“四姑娘!”

一旁的梅夫人惊叫起来,司徒楚月身边的婆子连忙救下了她。

“四姑娘,你这是何苦呢?有什么委屈,你可以跟你父亲说,跟太子殿下说,为什么要寻死呢!”

梅夫人一直等到现在才开口,她怜惜地看着司徒楚月,眼神里充满了关心和疼爱。

“是啊,四姐姐,你有什么冤屈说出来,太子殿下会为你做主的!”

得到司徒新月和梅夫人的提醒,司徒楚月泪流满面地跪在轩辕咫面前,连连磕头。

“太子殿下,臣女是被人陷害的!爹爹不相信我,我活着也是司徒家的耻辱,只能以死明志了!”

“殿下,我这个妹妹平时最是乖巧听话,是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这里面一定有别的原因!”

轩辕咫原本就对司徒汐月没有任何好感,外加司徒新月这样的美人在一旁用祈求和崇拜的眼光看着他,即便轩辕咫不便出面,那股男人被心爱女子所依靠的骄傲,也促使他挺身站了出来。

“司徒大人,本宫以为这件事情不能仅凭某些人的一面之词。”

在说“某些人”的时候,轩辕咫冷冷地扫了眼司徒汐月。

只是,对方却根本就没有看他,而是低头“出神”地看着地上落下的梅花花瓣。

司徒汐月表现出来的“冷漠”和司徒新月的“善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轩辕咫心里更是不爽,也愈发认定这一切都是司徒汐月的阴谋。

“这——”

这么闹了一出下来,司徒易心里已经清楚,这事儿和司徒汐月没关系。

她那般胆小无能,平时只有被司徒楚月欺负的份儿,哪儿有胆量算计她呢!

可现在轩辕咫明显站在司徒楚月这边,若是因此得罪未来的储君,怕是不太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