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贵妃苏雪儿出自安国公府,是苏轻飏嫡亲的姑姑。

而皇贵妃所生的寒王轩辕彻在军中颇有威望,也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朝中一半人支持轩辕彻。

如今皇上正是盛年,未来到底如何,还说不定,得罪苏轻飏也不行啊!

司徒易无疑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心里盘算着如何利益最大化。

在他看来,若司徒汐月真的得到苏轻飏的青睐,也是她的福气。

万一司徒汐月好命,嫁到安国公府,若日后太子落马,登基的是寒王,他们司徒府也不会太大的牵连。

想到这儿,司徒易微微一笑,连连点头。

“苏世子说的对,我们司徒府没有这么好的绣娘,做不出这样精致的东西来。这个男人一定是个贼,要送到官府里!”

司徒新月原本想借此机会扳倒司徒汐月,没想到最后把自己牵扯进去,还是这样的误会。

看着轩辕咫气鼓鼓的脸,司徒新月内心着急,双眼一红,眼泪直接滚落下来,只能放下身段,拽着轩辕咫的袖子低声哀求,“太子殿下,月儿没有……”

轩辕咫在看到肚兜那一刻,的确很生气,甚至冲动的认为司徒新月背叛了他。

可这会儿见到美人垂泪时娇艳欲滴的模样,想起他和司徒新月相处的点点滴滴,便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下,只能按照苏轻飏说的做,把这个男人认定成入宫偷窃的贼,直接处斩封口。

否则,今天的人这么多,这事情传出去,对司徒新月进军太子妃之位可是大大的不利!

“本宫想起来了,前日本宫的东宫招了贼,最后没有抓到。没想到,这贼竟然躲到司徒府,还侵犯了四小姐,真是罪不可恕!来人,给本宫斩了!”

轩辕咫一开口,算是定了男人的死罪。

男人惊恐地抬起头,刚想说什么,刀光一闪,人头已经落地。

那人头绕场地滚了一圈,最后来到司徒新月面前,人头上的双眼还睁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司徒新月。

“啊……”司徒新月见到这样的场景,身子一软,倒在轩辕咫怀里。

“月儿,月儿你怎么了,月儿你醒醒啊——”

发生这样的事情,轩辕咫哪儿还管得了那么多,将司徒新月抱起来,在梅夫人的带领下离开了东苑。

“爹爹,我是冤枉的,真的!爹爹,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见没有人理会自己,司徒楚月连忙跪在司徒易面前。

在轩辕咫说出那句“侵犯四小姐”的时候,司徒楚月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一枚弃子,轩辕咫的话已经盖棺定论,给她定了不洁的罪。

现在她唯一能求助的,只有司徒易。

不过,司徒楚月显然算错了自己在司徒易心中的地位。

不贞的庶女,对司徒府来说已经是没有用处的废棋,留下她只会污了司徒世家的名声。

“来人,把四小姐送到家庙去!至于那两个丫环,打死算了!”

司徒易挥挥手,丝毫不听司徒楚月的解释,让人把司徒楚月带走。

“不!爹爹,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是被人陷害的!”司徒楚月不甘心地挣扎着,无奈,她的力气太小,根本就挣脱不开。

临到东苑门口,司徒楚月突然大叫起来。

“司徒汐月,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贱人,你等着!”司徒楚月没叫两声,就被人用粗布堵了嘴。

司徒汐月在听到这话后似乎很是害怕,后退了一步,缩在苏轻飏背后。

她这个小小的举动,让司徒易更加确定司徒汐月和苏轻飏之间有什么。

一想到这个司徒府最没用的女儿,竟然和安国公府的苏世子相处很好,司徒易看她也渐渐地顺眼起来。

“汐月,你别怕!爹爹知道你的性格,你是个好孩子,是你四姐疯了!”

对司徒易的变脸之快,司徒汐月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她微微点头,低眉顺眼,一副乖巧的模样,瞬间欺骗了司徒易。

司徒易以为司徒汐月还是那个能随便掌控好拿捏的女儿,刚才被司徒楚月弄糟糕的心情,立刻好了很多。

轩辕咫离开,其他世族子弟也纷纷告辞,唯有苏轻飏亲自把司徒汐月送到了玉兰苑才离开。

“表哥,今天谢谢你!”

对这个在今天之前只有一面之缘的苏轻飏,司徒汐月非常感谢。

至少,在那么多人都等着看她笑话,都希望她死的时候,只有苏轻飏是真心维护她,帮助她。

这份恩情,她记住了!

“你既然叫我一声表哥,照顾表妹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苏轻飏往日只是听说司徒汐月那些闻名京城的事情,并没有和她接触过。

这两天亲自接触下来,他发现司徒汐月并不像外面说的那般不堪。外加今日看到司徒汐月在司徒家的处境,苏轻飏更是不由自主地心疼她。

“这是我的信物,你若有事需要帮忙,可以让你身边的丫头来安国公府找我!”

苏轻飏解下玉扇扇柄上垂着的翡翠坠子,塞进司徒汐月手里。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竭力相助!”

司徒汐月一看这坠子就知道价值不菲,更何况苏轻飏身边的小厮眼在看到自家世子这么做之后,眼珠子差点儿掉下来,说明这坠子是个好东西。

“多谢表哥!”司徒汐月甜甜一笑,大大方方地把坠子收了起来。

“表妹若真心想谢我,就照顾好自己。”

“今日的事情太过冒险,即便你身边的丫环武功不错,你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以身试险,可不好!”

苏轻飏这样说,司徒汐月明白他已经猜到了这事儿是司徒楚月要陷害她,最后却被反啄。

这个男人啊!真是聪明的可怕……

“表哥的训诫我记下了,以后一定三思而后行!”

司徒汐月嘴上这样说,苏轻飏却知道她并不是表面那边温婉乖巧,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只是,这样至少证明她有勇有谋,让她在这样的家庭里能够自保,也算是件好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