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暴走的太子殿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院长强行要收下她,本宫会禀明父皇,以后再也不来学院上课了!”

轩辕咫的话,让低垂着头的司徒汐月嘴角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堂堂一国太子,心胸这般狭隘,度量如此之小,真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要立他为太子!就因为他是嫡子么?

若轩辕咫这样的人当了皇上,这禾姜国怕是离亡国也不远了!

轩辕咫说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司徒汐月的一举一动。

原本他以为司徒汐月丢了脸,定会知难而退,哭哭啼啼跑回司徒世家再也无脸出来,没想到却在司徒汐月嘴角看到了淡淡的讽刺。

一个花痴,还是个废物,竟然嘲笑他?轩辕咫心中的火,立刻被点燃。

见东方豪开口,似乎要为司徒汐月说话,轩辕咫一挥手,冷冷一笑。

“百川学院是为禾姜国培养精英的地方,现在一颗老鼠屎却要混进来,本宫不同意,不知道大家同不同意?!”

场上围观的学生都清楚,这是皇太子和司徒汐月的恩怨,其中还涉及到太子妃那个位置。

一边是禾姜国未来的储君,一边是被储君厌弃的司徒家的废物,想想就知道该如何站队。

立刻,有人开始附和轩辕咫,大声叫嚷了起来。

“不能让老鼠屎进来!”

“对!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司徒家的废物,滚回家去吧!这里不欢迎你!”

反对司徒汐月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渐渐地形成了一股不小的浪潮,压向司徒汐月。

“呵呵,司徒汐月,你乖乖地回去呆在家里,少出来丢人现眼吧!”

见大家这么给配合自己,轩辕咫英俊的脸上有些眉飞色舞起来。

一切正按照他安排的进行,没有什么能比看到司徒汐月出丑更让他开心的事情了。

“太子殿下!”

就在司徒汐月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司徒新月走到轩辕咫面前,抬起了她那张美轮美奂的脸,一脸恳求。

“求太子殿下高抬贵手,让我的五妹妹进学院念书吧!”

“她在家庙为祖母祈福,已经耽误了两年,若此番不能进入百川学院,那以后……”

司徒新月话没说完,众人却都明白她的意思。

在禾姜国,但凡贵族世家的女子,都会进入百川学院修学“镀金”。

无论是文采女红,还是礼仪理家,这些都是贵族女子必须修的的课程。

只有通过一系列的贵族学习,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贵女,也才有资格进入上流社会,身价也会翻倍,日后的婚姻才会顺利。

司徒汐月在家庙已经耽误了两年,如今进百川学院,又遇到轩辕咫的百般阻挠。

若今日她真的被百川学院拒之门外,即便司徒汐月是司徒世家的嫡女,日后的婚姻也不会顺利,更别说嫁入高门了。

司徒新月的话看似是为司徒汐月求情,实际却是点破这里面的关系,推波助澜,给轩辕咫加了一把火,让他更加坚定决心,不能让司徒汐月进入学院读书。

“月儿,你就是心太软,太善良了!”

轩辕咫深情地看着司徒新月,越发觉得她纯真美好,也更加讨厌横插在他们中间的“第三者”司徒汐月。

“这件事情本宫已经做出决定,月儿你不要为那个花痴求情!”

啧啧——眼前这对男女,让司徒汐月越发佩服古人说的那句话,“郎才配女貌,豺狼配虎豹。”

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人!这两人完全就是绝配!

“司徒汐月,是你自己滚,还是本宫把你丢出去?!”

和司徒汐月深情对视之后,轩辕咫板着脸,看向司徒汐月。

让他有些奇怪的是,若在平时,司徒汐月早就哭鼻子了,就像刚才在马车里一样。

为何,现在她却是一脸淡然的模样?让人恨不得撕下她的从容和淡定,看看这女人到底是想做什么!

“太子殿下这么着急做什么!”

司徒汐月轻轻一笑,声音如黄莺儿一般清脆动人,配上她那张生动活泼的笑脸,竟然看得轩辕咫一阵失神。

这个废物,为何笑起来这般……美?

“不是说有入学考试么?试题还没有出,殿下怎么就能确定我不能通过,不能进去读书呢?”

“你还狡辩?!”

刚失神,这会儿听到司徒汐月的话,轩辕咫心里那一点点好感,也被拍得灰飞烟灭。

这可是司徒汐月第一次顶嘴,让轩辕咫惊讶不已!

“好好好!司徒汐月,你竟然有胆应了下来!”

“本宫倒是要看看,你这两年在家庙里学了什么,居然这么嘴硬!你别到时候丢了脸,哭鼻子!”

“呵呵……”

面对轩辕咫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司徒汐月嘴上在笑,眼里却是寒意连连。

“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没想到两年过去,太子殿下还是如同当初一样,毛躁,焦虑,狂暴,小心眼,无容人之量……”

司徒汐月每说一句,周围人不由得抽一口冷气。

这花痴怎么了?脑子进水,犯糊涂了?

“你,你,你……大胆!”

见司徒汐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不留情的训斥自己,轩辕咫嘴都气歪了,他可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

“来人!给本宫把这个以下犯上的废物抓起来!”

立刻,一群人上前,将司徒汐月团团围住。

“太子殿下,汐月不是故意的,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司徒新月一见着阵势,急得快要哭了,连忙代司徒汐月向轩辕咫赔罪。“汐月,你快跟太子殿下道歉,快啊!”

“我为什么要道歉?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么?难道说实话也犯法么?”

司徒汐月一脸无辜地看着所有人,仿佛刚涉世的懵懂女孩儿,不知社会阴险似的。

“太子殿下因为小女子区区的几句实话,就对我要打要杀,这不是心胸狭窄,肚量小的体现么?”

虽然司徒汐月表情呆萌,可说出来的话却像尖锐的针一样,句句刺在轩辕咫的要害。

“司徒汐月,你给我闭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