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天然塔里的猫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他们心里,错过这么精彩的戏,实在可惜!

“司徒汐月,你要是能上去拿了芙蓉剑,本宫会真心佩服你!”

轩辕咫在一旁说着风凉话,完全是一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态度。

若司徒汐月回答出问题是侥幸,那么这次,可没那么容易!那天然塔他还是小时候偷偷钻进去过,黑漆漆,诡异的很,吓死人了!

轩辕咫当然不会提醒司徒汐月哪些需要注意,他巴不得看司徒汐月哭鼻子的模样。

今天几次都败在司徒汐月手里,让轩辕咫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所以他现在开始有些怀念那个动不动就哭鼻子,可以任由人欺负的司徒汐月了……

“这有何难,你睁大眼睛,给我看清楚了!”

丝毫不理会轩辕咫的讽刺,司徒汐月大步向天然塔里走去,司徒新月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兴奋,竟然忘了自己的伪装。

只等司徒汐月走到第一层门口,司徒新月才急切地叫了起来。

“五妹妹,里面有可怕的妖怪,你别进去!”

对这个一直伪装成白莲花的大姐,司徒汐月打心底鄙视。

技术不到家,是个有心人都能发现她在装,也不知道轩辕咫眼里是不是被眼屎糊住了,怎么就偏偏看上了司徒新月!

“多谢大姐姐,我知道了。”扯出自认为最甜美的笑容,司徒汐月转身,冲司徒新月挥了挥手。

“要是我有什么意外,还要麻烦大姐以后帮我在祖母和父亲面前尽孝!”

你装,我也会装。

大家比比看,到底谁更会演戏!

说完这话,不等司徒新月再多说什么,司徒汐月直接迈进了天然塔。

随着塔门“吱呀”一声被关上,司徒新月的心就像被阳光和雨露滋润了的小树苗一样,微微摇摆,各种舒畅。

司徒汐月,这可是你自找的!

你这样没脑子,还真的帮了我!从今以后,我就是司徒府的嫡小姐,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

和司徒新月不同,在门关上的那一刻,轩辕咫忽然有种莫名的紧张。

那个没脑子的家伙,还真的进去了?

她难道就不知道低头求饶这四个字是怎么写的么?明明是女儿家,怎么那么讨厌呢?真是脑子进水了,自找罪受!

轩辕咫丝毫没有感受到自己的情绪发生了些许细微的变化,司徒汐月却已经顺利到达了天然塔的第三层。

关于天然塔的传说,司徒汐月没有过多了解。

不过刚才那些人的表情,她并没有放过,那么逼真的神态,莫不是这塔里真的有妖怪不成?

呵……

司徒汐月才不相信鬼神之说,就算她穿越的事情非常诡异,可她还是不相信这些。

若真有妖出来,自然是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妖么,更是要拨皮剔骨咯!

天然塔一共有十层,等司徒汐月爬上第十层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塔顶中央,一把悬挂在空中的黑色宝剑。

这剑全身漆黑,泛着幽幽黑光,除了剑柄上雕刻的芙蓉花,没有任何珠宝装饰,看上去普普通通,即便丢在角落,也不会被人发现。

“哐——”

就在司徒汐月走进去取下宝剑的时候,塔顶的铁门突然关上,将司徒汐月封闭在狭小的空间里。

“呵呵呵……”一阵毛骨悚然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谁?”司徒汐月双手握住剑柄,警惕的看着四周,双耳却在仔细地寻找声音的来源。

“被封印这么多年,终于遇到个活人了!呵呵,小姑娘,谢谢你解救了我!我终于获得自由了!”

那声音,像是从干渴了很久,开始冒烟的喉咙里发出来似的,又像是金属摩擦时的声音。

司徒汐月冷静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声不吭。

她从来都不相信鬼怪这些,这世上的鬼都是人变的,心里有鬼,世间才会有鬼。妖,亦是如此!

“虽然要感谢你,但是,你还是要死。”

“我曾经许诺,若是有人将我放出来,我让他成为世间最富有的人,可我等了三百年,没有人来。所以,我改了主意。第一个救我的人,我要杀了他!”

“很不幸,小姑娘,这次你死定了!”

在对方说了一大堆废话之后,司徒汐月越发肯定,这妖,是人扮演的。

是恶作剧?还是故意为之?

现在司徒汐月还没弄明白,不过,既然找上门来惹了她,就别怪她不客气。

“不要,我还不想死!”

司徒汐月忽然丢了芙蓉剑,抱着双臂蹲下,整个身子开始“瑟瑟发抖”起来,声音更是发颤,像秋风中的落叶一样脆弱。

“哈哈哈!”

见司徒汐月这样,对方似乎特别开心,笑声也变得张狂起来。

“你知道吗……有一种游戏叫猫抓老鼠,现在我是猫,你是老鼠。”

“我数十个数,你可以逃,也可以躲起来。等十个数结束,我就来找你。被我抓到,你就只有死路一条。怎么样?”

虽然这话是商量的语气,但是司徒汐月知道,对方根本就是命令。

逃?大门被封,难道从十层跳下去?躲?这顶层,放眼望去不过是不足二十平的地方,有能躲哪儿去?

对方既然想玩死她,那就要看看,到底是谁厉害!

“十……九……八……七……”

对方并没有给司徒汐月时间来选择,一阵低沉的声音传来,很快,十个数就数完。

“小绵羊,乖乖任我宰割吧!”

一个巨大的黑色阴影出现在塔顶,伴随而来的,是一阵沉重的脚步声。

“咚——咚——”黑色阴影每走一步,地面就微微颤抖。

当巨影来到正中间的时候,愣住了。

咿,人呢?

目光能触及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司徒汐月的身影。塔顶的窗户并没有被打开的痕迹,那姑娘藏哪儿去呢?

“呵!”

正当黑色阴影纳闷的时候,一个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从天而降,下一刻,司徒汐月一剑劈在铠甲上。

“哐当——”

巨大的铠甲被芙蓉剑斩断,露出了一个身材矮小,约莫十来岁的俊美少年来。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求塔豆,求订阅,各种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