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捆绑吧,美少年!/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你怎么在这儿?!”

对方显然被吓住了,趁这个时机,司徒汐月一脚将少年踹翻在地,扯开他的衣服,反绑着将他的双手捆住。

“你放开我!”

被绑着的少年这会儿才反应过来,立刻挣扎起来。

无奈,被捆的太结实,根本挣扎不了。

“小矮子,装神弄鬼很好玩么?!”

司徒汐月用剑柄敲打着少年的屁股,没一会儿,少年羞红的脸便红得能掐出血来。

“我不是小矮子!喂!男女授受不亲!你别碰我!放开我!”

少年挣扎着,想躲开司徒汐月的“魔爪”,却被她一把抓住,提了起来。

“吓唬人很好玩么!”

司徒汐月原本想好好惩罚一下对方,可没想到他不过是十来岁的孩子,在看到少年的长相后,司徒汐月更是一愣。

这个秀丽俊美的小正太,长得一张可爱娃娃脸,雾蒙蒙的一双上挑丹凤眼,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妖娆之气,俏挺挺的鼻子,娇艳欲滴的红唇,怎么看怎么可爱!

看着对方一副粉嫩傲娇的模样,司徒汐月伸手,捏在少年瓷白细嫩的脸上,左揉右捏,没一会儿就留下两块粉红的痕迹。

这皮肤,吹弹可破!手感极好!

“女人,你住手——”

少年一副惊呆的模样,显然从来没有人对他做过这样的事情。

立刻,双眼湿漉漉的,像小狐儿一样,幽怨地看着司徒汐月。

“像,太像了!”

司徒汐月原本就觉得少年很眼熟,现在一看,立刻想起了自己前世养的小狐狸——阿虎。

这少年羞涩含泪的模样,还真的和小狐狸一模一样,萌呆了!

“少年!看在你这么像我家阿虎的份儿上,今天姐姐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

司徒汐月笑眯眯的模样的确非常有欺骗性,让少年立刻松了口气。

只是,他还没完全松懈下来,就听到了后面的话。

“不过,想欺负我,虽然没有成功,可我还是要给你个小小的惩罚,免得你日后在太岁头上动土!”

不等少年反应过来,司徒汐月割断少年的衣袖,把他的嘴堵住,随后将他塞进被芙蓉剑砍成两半的铠甲里。

之后,司徒汐月用绳子把铠甲捆住,就像一个茧,将少年束缚在铠甲里。

“少年,你就在这里面乖乖度过这难忘的一天吧!”

“记住,以后有我的地方,你最好躲远点儿!这次的惩罚太轻,下次我会扒了你的裤子,把你掉在城门口!”

拍了拍铠甲,司徒汐月拾起芙蓉剑离开了塔顶。

一直等她走出天然塔,一青衣男子才出现在铠甲旁,将里面的少年解救出来。

“乘风,她走了?”

少年开腔,一改刚才的稚嫩音质,声音磁性悠扬,端得是清华高贵,完全不同于在司徒汐月面前表现出来的生嫩羞涩。

“是,主子。”

乘风站立在一旁,话语很少。

“呵,十年没见,她倒养成了个有仇必报的性子,如此甚好,甚好——”

回想起刚才司徒汐月不同于以往乖顺的“娇蛮”模样,少年妖冶的眼眸带着丝丝笑意。

司徒汐月显然不知道塔里发生的事情,她一出塔,就被众人的目光包围。

“五妹妹,你,你没事?”

司徒新月红唇微张,一脸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司徒汐月怎么可能毫发无损地从天然塔里出来,这里面不是有狐妖么?!

司徒新月说的,也是大家心里想的。

虽然八尾狐妖没人见过,但这个故事毕竟从开国一直流传到现在。

从这些人懂事起起,这故事就伴随着他们成长,所有人入学后也被不断告诫,不能进入天然塔。

可现在司徒汐月竟然从里面平平安安地走出来,这是什么情况?

“我当然没事啊!”司徒汐月打心里觉得好笑。

这些人怎么了?

不过是一个传说,就当做真的,还对天然塔如此畏惧,难道古人对鬼神怪力都是这样敬畏又害怕么?

殊不知,很多神怪之说,都是统治阶级奴役人民思想的工具。

自古以来,帝王登基总是会找出一些神怪之说,来愚弄百姓,证明自己是真命天子。

这禾姜国的开国皇帝不就是称天神之子,所以才能降服妖力无边的八尾狐妖,一统江山么!

这样的话,居然还有人信了——

司徒汐月眼前浮现出天然塔里的那个可爱正太的模样,刚才她捏拿了他的脉搏,分明就是活生生的人,哪里是狐妖?

这天然塔的传说能经久不衰,不过就是塔里有人装神弄鬼,吓唬那些想试胆的人!

结果,传说就越演愈烈,让人们心里自然对天然塔敬而远之。

“你,你没有碰见狐妖?”

司徒新月紧张地看着司徒汐月,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异常来。

之前百川学院也有胆子大的学生夜闯天然塔,结果第二天那人早上被人发现死在天然塔一楼的大门外。

咽喉被咬断,死状惨烈,伤口经过仵作检验,分明就是狐狸的咬痕。

后来也有不信邪的人组团进塔,结果可想而知,皆是被狐狸咬断咽喉,甚至有人被狐狸撕扯的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现在,司徒汐月竟能毫发无损的出来,这事情简直太诡异了!

“里面什么都没有,怪冷清的。”

司徒汐月自然看出了司徒新月眼里的失望,这个姐姐肯定早就准备好取而代之,成为司徒世家的嫡女。

可惜,美梦在好,却始终是梦!

“怎么可能!以前进去的人都出事了,除了你——”

司徒新月显然不相信司徒汐月的话,更为她没有死在里面,没有遂了自己的心愿而感到不爽。

“大姐姐,你似乎很希望我在里面发生点儿什么?你说这样的话,是希望我死在里面么?”

司徒汐月的眼神瞬间变得凄凉,为她单薄的身子染上了一层孤单的调子,让旁边一直沉默的轩辕咫心里“咯噔”一下,被触动了。

天然塔轩辕咫去过,不过是很黑暗、冷清,他并没遇到过所谓的狐妖,所以他相信司徒汐月说的是真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