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傲娇少年,脸红作甚?/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司徒汐月打算回家的时候,却被人告知司徒新月早就回了司徒府,没了马车,她只能自己走回去。

走回司徒府?!

司徒汐月知道,这是司徒新月对自己的又一次刁难。

先不说走回去有多少路程,单是她手里拿着这把芙蓉剑,不知道多少人垂涎,这一路上难道不会发生点儿什么?

司徒汐月冷冷一笑。

怀璧其罪,想必到现在已经有很多人知道芙蓉剑在她手里。

这回家的路,可真是非同一般。

只是,既然她有胆量拿下芙蓉剑,自然也有本事护着。只怕那些不长眼的人,这次会吃亏。

不过,司徒汐月并没有让那些人如愿,她打算呆在学校,等晚上回去。

毕竟,夜黑风高,好杀人!

白日昭昭,她还不想暴露自己!

否则这么久的伪装一下子就被拆穿,那多不好玩儿啊!

只是,留在学校的学生都有自备午餐,唯独司徒汐月什么都没有准备,即便她身上有银钱,可百川学院周围并没有店家,难道要挨饿,忍到天黑?

“给你吃!”

就在司徒汐月饥肠辘辘的时候,一个精致的食盒放在她面前。

侧脸,司徒汐月看到了在塔里吓唬她的正太。

这正太此时正一脸臭屁模样,小小的下巴扬得高高的,仿佛还在记恨司徒汐月折磨自己的事情。

唯独那双妖冶的眼睛轻轻地瞥向司徒汐月,出卖了少年柔软的内心。

“小屁孩!”

看着对方明明脸颊粉红,有些心虚,却还要装着大少爷的傲娇模样,司徒汐月再次掐在对方的脸上。

“女人,放手!你捏疼我了!”

“叫我姐姐!”

“不叫!女人,女人,我就要叫你女人!”

等司徒汐月松手,少年的脸再次红得像天边的云霞一样。

“谢谢你了!”

司徒汐月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她的确是饿了。

少女灿若春光的笑容,只看得少年一愣,这次就连他的脸颊和耳垂都红了起来。

“好香!”打开食盒,司徒汐月深深地吸了口气。

吃饱了才有力气迎接下一场战斗!司徒汐月深知这个道理,也不讲那么多客气,拿起一块糕点喂进嘴里。

“嗯!真好吃!桃花糕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食物!还有鸡腿!好香!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鸡腿!”

司徒汐月吃的开心,并没有注意到少年脸上的笑容带着温柔的宠溺。

“慢点吃!”少年笑容温柔,连带着声音也变得轻柔起来。

他递给司徒汐月一壶水,“女人,你就不怕我嫉恨你,下毒害你么!”

少年的话,让司徒汐月“噗嗤”一笑。

喝了水润了润嗓子,司徒汐月摆了摆手。

“少年,你若真心要我命,我必定走不出天然塔,无需要等到这会儿,周围这么多人看着,你现在要杀我,那不是傻子么!”

“我叫楼破。”

“楼破?你是楼世家的人?”

即便司徒汐月没有在京城呆过,可是禾姜国轩辕、欧阳、司徒、楼这四大世家她还是听说过。

楼家,以财富闻名禾姜国。

在禾姜国,除了皇族,最有钱的就是楼家。

“嗯。”楼破再次扬起下巴,傲娇地点了点头,“以后你不要叫我‘少年’,难听死了!我有名字!”

“阿楼!”

司徒汐月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了楼破的手,“今日多谢你了!”

楼破原本以为司徒汐月会和自己顶嘴,再欺负自己一番,没想到对方态度这般有好,竟让他有些拘束。

在看,握着自己的那只手,白净细嫩,圆润的指甲在阳光下泛着粉粉的光泽,就像鲜嫩的花朵一样娇美。

这只手非常小巧,和他的手一般大,可触感极好,软软的,还带着她的体温,温润的,暖人心。

“放手啦!”

傲娇正太再次脸红,抽出自己的手,藏在袖子里。指尖却微微颤抖,似乎还在对刚才那份亲近依依不舍。

“我说,你好歹是个女人,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么!”

少年的羞涩,让司徒汐月再次笑得开怀。

仿佛,逗弄这个可爱的正太是她今天最开心的事情!

“笑不露齿,这才是贵族女子仪态!”

楼破忽然觉得司徒汐月的笑容太过美,该死的,让人看着就不由得被她感染,被她吸引,这可不是件好事。

“总之,你记住,以后不可以对男子做刚才对我做的事情!”

“不许对男子笑成这样!”

“知道么?”

刚才还是个傲娇羞涩的少年,这会儿一本正经,和老夫子一样“教训”起司徒汐月来,前后差距太大,让她笑得更加畅快。

“阿楼,你到底有多少面孔呢?”

楼破来不及躲闪,司徒汐月的手再次袭上了他的脸颊。

这少年,傲娇了点儿,但本性不坏,对自己没有恶意。司徒汐月甚至从楼破的眼里看到了关心,虽然不知道这份关心是为何——

“真是个可爱的少年!小小年纪,这么古板!”

司徒汐月揉了揉楼破的头发,“我当你是朋友,才会这般对你。你见过我对他人这样么!”

听司徒汐月这么解释,楼破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也对!司徒汐月对待轩辕咫是什么态度,他可是亲眼看到了,就连闻名大陆的和越王在司徒汐月这儿也碰了钉子。

一想到对方待自己不同,笑容再次出现在楼破的脸上,就连那双妖冶的眸子,此时也散发出了琥珀色的光芒。

琥珀色!

司徒汐月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再仔细一看,楼破的眼依旧是黑如漆,仿佛刚才只是她的错觉一样……

美餐之后,司徒汐月别了楼破,寻了个安静僻静的地方休息了一下午,一直等日落西山,才缓缓地走出百川学院。

刚走不远,司徒汐月就察觉到背后有人跟随。

呵呵,果然来了么!

司徒汐月不慌不忙,依旧从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边走边逛。

这还是她第一次逛渔阳城,自然这里瞧瞧,那里看看,觉得很新鲜。

临近过年,渔阳城里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