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烫手山芋打发出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女人!

他巴巴地赶来救她,她却一个“谢”字都不说,逃得那般快!好像背后是洪水猛兽似的,真真是个没良心的家伙!

因为司徒汐月的溜号,让妖孽男非常不满,那股子熊熊燃烧的怒火,立刻转移到突然出现的这四人身上。

“呵——万魔山庄那样肮脏的地方,也配用白色?!”

被妖孽男这般讽刺,四个女子哪儿受过这种气。

立刻,四人同时飞身而起,手中八条绸带带着强劲的力量袭上红衣男子。

“自不量力!”

对迎面而来的危险,红衣男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对他而言,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

挥袖,一股灼眼的金光从男子袖中展开,只听得四声惨叫,四个美人同时跌落在地上,口吐鲜血,狼狈不堪,哪儿有刚才的半分风姿。

“你要做什么?”

看着向她们走进的妖孽笑得倾国倾城,白衣女子心中一惊。

传说这妖孽笑得越是妖艳,心里越是对一个人恨之入骨。

虽然她们已经做了十足的准备,没想到,根本就抵不过他手里一招半式。真是太恐怖了!

在看到妖孽袖中金光时,美人们彻底绝望。

他竟然进入了……

这样的修为,就算是自家少主在此,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早知道他这般厉害,她们定不会得到消息后擅自行动,可惜现在无法联系上少主,难道今天真的要丧命于此么……

“做什么?自然是,杀人灭口!”

四道血光,刚才还活生生的四个女子,已经躺在地上,毫无声息,连求救声都无法发出。

“破浪!”妖孽男冷声唤道,立刻,一黑衣男子出现在他身后,单膝下跪。

“主子!”

“去查——到底是谁走露了风声,为什么万魔山庄的人会找到我。查到后……杀无赦!”

“是!”

一想到刚才和那个小家伙失之交臂,红衣男便懊恼不已。

等了这些年,要正式见面了,却被万魔山庄的人坏了他的好事,真是可恶!

只是,万魔山庄的人来禾姜国做什么?

莫非,那人也来了?

想到这儿,妖孽嘴角露出了个冷漠又残酷的笑容。

扬手,他的掌心多出一股金色火球。

“嗖——”火球落在尸体上,立刻就燃烧了起来,将这地上所有的痕迹,全部烧得一干二净。

这边,司徒汐月终于“逃”了出来,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她吐了口气,心里一阵轻松。

若红衣妖孽不出现,那三人她也能搞定,可未必会如他杀人那么轻松。

不管怎么说,这妖孽还是帮了她。

不过司徒汐月并不期待和这妖孽再次相遇,对方是敌是友她不清楚。若真是敌人,两人交战,她未必讨好!

方才,司徒汐月客观地在心里暗暗比较了一下,竭尽全力,她大约勉强能在那妖孽手下走一百招。

一百招之后必输无疑……

虽然这结果有些让人沮丧,但这是事实。

以后,可要躲着点儿那个妖孽!

“汐月姑娘,好巧——”

司徒汐月回头,一辆马车停在她不远处,车帘掀开,露出了轩辕尘渊那张高洁出尘的容颜。

“司徒府的马车没有送姑娘回家么?需要我送你一程么?”

正愁不知道回司徒府的路,而且那妖孽男有可能会追上来,司徒汐月干脆点了点头,上了轩辕尘渊的马车。

“王爷,你能先送我去拍卖行么?”

上车后,司徒汐月忽然想起自己还带着芙蓉剑。

她不使剑,丹朱和青瑶也不用剑。这芙蓉剑今天晚上已经为她惹来麻烦,不如早点儿脱手,换取银子更实在。

“姑娘是要把芙蓉剑卖了?”

轩辕尘渊没想到世人当做宝贝的东西,却被司徒汐月当做烫手山芋,恨不得赶快出手。

“嗯!我不喜欢舞刀弄剑,这样的宝贝留在我手里也没有什么用处,不如换种方式赠给有缘人,我也能得到实惠。”

司徒汐月的解释合情合理,轩辕尘渊也没有多问。

他的话似乎不多,直接命人赶车去了富贵楼——渔阳,乃至全禾姜国最大的拍卖行。

轩辕尘渊一下马车,富贵楼的管事就亲自出来迎接,一同出来的,还有司徒汐月的熟人,楼破。

原来富贵楼是楼家开的,作为少东家,楼破正好在这里视察。

“女人,你怎么来了?”

和轩辕尘渊打了招呼后,楼破直接把司徒汐月拽到一旁,粉嫩的小脸气鼓鼓的,“你怎么和他在一起?”

楼破的话语有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酸溜溜,他还特地瞥了一眼轩辕尘渊。

看着楼破小脸鼓起来的傲娇模样,司徒汐月一阵手痒,欺上去,捏了他的脸颊。

“巧遇!我不知道路,王爷就送我过来。”

“阿楼,快点儿帮我把芙蓉剑弄出去卖了!”

司徒汐月做的顺手,旁边富贵楼的管事在看到这场景后,却是吃惊不已。

自家主子有严重洁癖,最讨厌被人触碰,特别是女人。以前曾有女子想亲近自家主子,还没靠近就被他直接斩杀。

今日这是怎么了……

虽然心里有疑惑,可管事丝毫不敢表露出来,依旧半垂着头,一副恭顺的模样。

“你要卖掉芙蓉剑?”

楼破脸上一阵古怪,瞬间即逝,快得司徒汐月并没有察觉。

“怀璧其罪!阿楼,这点儿小事你不会不帮我吧!”

司徒汐月揉了揉楼破的头,“等卖个好价钱,姐姐请你吃大餐!”

“女人!你不是我姐姐!”

楼破愤恨地瞪了司徒汐月一眼,樱红的嘴唇嘟囔着,那撒娇的模样,让旁边的管事更是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

能让自家主子这般对待?

管事特地看了司徒汐月几眼,要把她的容貌记清楚,并在心里暗暗思量,日后这位姑娘来了,一定要当做贵宾对待。

楼破招手,叫来管事,把芙蓉剑递给他,又轻声叮嘱了几句。

只等管家脸色大变,楼破才挥手让他退下。

“年末正好有一场拍卖会,这两天我会把消息放出去,到时候一定会卖个好价钱。”

“多谢了,阿楼!你的恩情我记下了!”

“女人,你欠我的可越来越多了!以后打算怎么还我呢?”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求塔豆,求订阅,各种求

小金宝官方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