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太子,好狗不挡道/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父亲,昨天和越王亲自送我去富贵楼,我出售芙蓉剑也是得到了他的认可。”

“王爷说,怀璧其罪,不如换成嫁妆更实在。”

“若是父亲执意让我拿回芙蓉剑,还请您请示一下和越王。”

一物降一物,能降服司徒易的人,自然是位高权重,高他一等的人。

果然,搬出了轩辕尘渊,司徒易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

看来,芙蓉剑是拿不回来了!

只是那句“不如换成嫁妆更实在”,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非,和越王对司徒汐月有意思?堂堂禾姜国九王爷可是比芙蓉剑来的实在多了!

想到这里,立刻,司徒易又情绪高涨起来。

方才觉得司徒汐月呆滞蠢笨,这会儿在他眼里也成了娇憨可爱。

“好孩子,是父亲错怪你了!这些年,父亲一直忙于国家大事,忽略了你,你多多体谅。”

司徒易立刻召来李进,命他找人把玉兰苑装饰一新,“记住,五小姐是司徒府的嫡小姐,以前的疏忽不能再犯,知道么!”

“是,老爷!”李进连连点头。

司徒汐月见狐假虎威的效果这么好,不由得冷笑起来。

见过变色龙,没见过变脸这么快的人!

轩辕雅兰当初怎么选择了司徒易,这让司徒汐月非常费解。

若能重新选择,她才不要成为司徒易的女儿!

经过早上的插曲,司徒易为她单独准备了专属马车送司徒汐月去百川学院。

司徒汐月下车后去初级班的路上,始终有人对她指指点点。

原来,芙蓉剑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渔阳城,大家都知道她把芙蓉剑送到富贵楼拍卖。

很多人无法理解司徒汐月这样的作法,在大家看来,她这样的废物是没有权利处置芙蓉剑的。

拍卖芙蓉剑,这么大的决定至少要通过家族的允许。

可司徒汐月竟然自己把芙蓉剑送去了富贵楼,她的行为实在是太“大逆不道”了。

“司徒汐月!”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不用猜,光听那个盛气凌人的声音就知道是来人皇太子轩辕咫。

“好狗不挡道!”

司徒汐月头也不抬,直接丢出一句话。

“你,你说本宫是狗!”

轩辕咫有些气急败坏。

不单是因为他昨天回宫被轩辕尘渊数落,使得父皇给他安排了更重的科目,更重要的是他早上听到的消息,这个胆大的女人竟然私自出售芙蓉剑!

“太子殿下,我的意思是只有狗才会挡道。”

“做人,还是做狗,是您自己的选择,怎么能怪罪我呢!”

轩辕咫第一次发现司徒汐月这般“巧舌如簧”,斗嘴他根本就抵不过这小女子。

“你,算你狠!”

“本宫问你,昨天你不是一副誓死都不把芙蓉剑卖给本宫的模样么!为何一转身就把它送到富贵楼里拍卖?”

轩辕咫这般咄咄逼人,让司徒汐月忍不住笑出声来。

“殿下,您是在开玩笑么?”

“芙蓉剑是上古四大名剑之首,区区一千两银子,说是买,您这可是明目张胆地打劫呢!是个人都不会卖给你,这可是亏本的买卖。”

“至于为什么要放在富贵楼,是因为我相信楼家的信誉,绝不会亏待我!”

“不知道我这么解释殿下是否满意?”

司徒汐月仰着头,小小的下巴高高地抬着。

一双明艳娇美的眼睛微眯,浓密的长睫毛挡住了她眼里的表情,让轩辕咫猜不出她说话的真假。

“殿下若是真心想得到芙蓉剑,就去富贵楼明码实价地竞标。”

“只要您舍得钱,相信太子殿下最后会如愿以偿!不过,您的钱真的够么?我表示怀疑——”

司徒汐月说的话句句是实情,可轩辕咫却觉得每句话听在耳朵里都是那么不对劲。

一直等司徒汐月走远,他还是没发现这种不对劲是为何。

就在这时,司徒新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温柔地站在轩辕咫的旁边。

“太子殿下,是不是五妹妹又惹您生气了?您可千万别跟她一般计较,她还小!”

一个温柔体贴,一个么,可以说是伶牙俐齿,尖酸刻薄。

两相对比,差距非常明显,是个人都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可是昨天晚上皇后的话再次在轩辕咫的耳边出现,“你要娶司徒新月,可以。但是你的太子正妃必须是司徒汐月!”

无论轩辕咫如何纠缠着询问原因,皇后始终不肯告诉他原因。

最后皇后干脆丢下一句,“江山社稷和司徒新月,你自己选一个!”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东宫。

司徒汐月到底给母后灌了什么迷魂汤,母后会这般器重她?

这样的女人,就算倒贴,他也不会娶!

可是母后最后那句话却是非常严厉,不像是在说笑。

这个女人身上究竟有什么好,让一直疼爱他的母后那般坚持?

轩辕咫的沉默,让司徒新月敏感地嗅到了一些什么不同的东西。

莫非,皇后又给轩辕咫施加压力了?

一想到这儿,司徒新月又怨恨起司徒汐月起来。

废物,为什么你不死在家庙呢!

上天有路你不走,下地无门偏要行!!

司徒汐月,你要破坏我的富贵荣华好姻缘,我不会让你如意的!!!

初级班里此时正吵成一团,等司徒汐月进了教室,询问旁边的同学,才知道班上有同学被武学院的人欺负了。

“真过分!说我们初级班都是废物,小智上前理论,就被欧阳德卸了胳膊!”

“武学院的人还要挟医学院的人,不许给小智治胳膊!”

“院长现在也不在学校,武学院的人又堵了校门不让我们出去,小智的胳膊再不治就废了!”

几个人七言八语的,司徒汐月终于弄明白了事情经过。

旁人都在争论到底是现在送欧阳智去城里就医,还是等院长回来,司徒汐月已经来到了欧阳智旁边。

他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此时脸色苍白,嘴唇更是发青。

豆大的汗珠布满了他光洁的额头,虽然很疼,但是他死死地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倒是很有性格!

“手臂脱臼了。”

司徒汐月抓住欧阳智的手,只是摸了一下,就发现了问题。

大概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胆大的女生,外加手臂的确疼得厉害,欧阳智竟忘了挣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