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结巴,麻烦捋直舌头/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汐月从欧阳智身后站了出来。

“哪个没长眼的王八羔子在初级班放肆?!”

司徒汐月的话,无疑吓着她的小伙伴们了。

和小霸王欧阳德对骂,够胆啊!

另一边,被司徒汐月骂作“王八羔子”的欧阳德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对方骂的是他,立刻火冒三丈。

竟然有人骂他?这司徒汐月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司徒汐月,你骂谁王八羔子?”

“谁应我骂谁,难道在场还有第二个人应答我的话么?你连人话都听不懂,还是哪儿来的滚哪儿去吧!”

“你你你……大胆……”

“哟,还是个结巴!麻烦你把舌头捋直了说话!免得我听着费神!”

噗——

终于,初级班的学生笑倒一片。

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司徒汐月看上去柔柔弱弱,骂起人来却丝毫不含糊。

看到欧阳德吃瘪,大家都很高兴,可是开心之余却更加担心起司徒汐月来。

她这样和欧阳德硬碰硬,结果可是会非常惨烈啊!

司徒汐月自然知道大家担忧什么,可今天这口恶气不出,她心中的愤怒实在难以平息。

更何况欧阳德亲自送上门来找麻烦,错不在她!

“司徒汐月,你有胆骂我,就别躲在教室里当缩头乌龟!你给我出来,躲在教室里算什么!”

“你不是很伶牙俐齿么?出来爷要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嘴巴厉害还是改变不了你废物……”

欧阳德话还没说完,一个不明物体箭一般飞射过来,直接砸进他的嘴里。

顿时,一阵恶臭散发开,熏得欧阳德眼泪直接滚落下来,丢了狼牙棒抱着旁边的柱子开始狂吐起来。

“既然你的嘴这么脏,我先帮你好好清洗一下!”

欧阳德哪儿听得进去司徒汐月说什么,他现在连苦胆都要吐出来了。

而那恶臭一直散发开,将围观的人也熏走了一大半。

“少爷,少爷您怎么了?”欧阳德的跟班见状,立刻从医学院请人来给欧阳德医治。

“乌鱼胆。”

来人捏着鼻子,丢了颗药丸给欧阳德后,受不了这股恶臭飞快地跑开了。

只等吃了药,欧阳德才觉得舒服多了。

他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这样的苦头,今天却被一个丫头片子戏耍,丢了这么大的脸,这个仇必须报!

“司徒汐月,我要和你决斗!决斗!”

欧阳德话一出口,就惹来一阵嘲笑。

“决斗?欧阳德,你一个武者跟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决斗?你好意思么?不丢人么!”

初级班的学生听说这话,都纷纷站出来指责欧阳德。

谁都知道欧阳德已经是黄段三品的武者,司徒汐月却是柔弱女子,两人差距这么大,根本就不公平!

“呵呵——”

已经从恶臭中缓过气来的欧阳德一点儿都不在意别人的指责。

在他看来,强食弱肉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弱小无能之辈,就应该被、干掉!

更何况司徒汐月刚才的行为的的确确惹恼了他,他要报仇!

“司徒汐月,你要是害怕,不敢应下,就亲自到欧阳府向老子道歉,并当我的贴身丫鬟,伺候我一年!”

说这话的时候,欧阳德眯着眼睛,在司徒汐月身上打量一番。

“若是你伺候的好,说不定我还给你个姨娘的位置!”

这样的羞辱,别说司徒汐月本人,就是初级班的学生们,都被气得脸红脖子粗。

“欧阳德,你好不要脸!”

“谁?谁说老子?给我站出来!”欧阳德眉眼一横,凶态毕露,“谁要再说老子的坏话,先吃我一棒!”

说罢,欧阳德故意挥舞了几下他手中的狼牙棒。

银色的尖刺在阳光下显得格外、阴森,看得人身上只冒寒气。

果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大家都敢怒不敢言。

而威慑初级班的学生,让他们害怕自己,也是欧阳德的目的。

“怎么样,司徒汐月?你是乖乖当我的丫环,还是应战?”没了反对的声音,欧阳德再次把目光落在司徒汐月身上。

这少女五官寻常,皮肤却甚是白嫩细腻,两只漂亮的眼睛是脸上最吸引人的地方。

若是这双眼里含着泪珠,必定是楚楚可怜,让人不由自主地向疼爱,欺负起来也会更有感觉……

欧阳德思想开始神游,变得猥琐起来。

他甚至幻想,扒了司徒汐月这一身衣服,那一身皮又会是如何娇嫩。

欧阳德脑子里的龌龊想法,司徒汐月一眼就看出来了。

竟然算计到她头上,真是找死!

“决斗?好!”

司徒汐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汐月,不要啊!你打不过他的!”

初级班的学生一听这话,都站出来反对司徒汐月。

“是啊!他非常卑鄙,当初就是使阴招才损了我的气脉。你不是他的对手!”

欧阳智自然知道欧阳德并不是他外表看上去的那般蠢笨。

若是正大光明打斗,欧阳德根本无法赢他。

就是因为欧阳德在比赛中使诈,欧阳智才会失败,最后被欧阳德踢坏气脉,成了家族中的废物。

“喂喂喂,是我跟她的事情,你们这些废物滚一边去!”

欧阳德哼哼了两声。

“既然你应下,那么好!五天之后是学院一年一度的冬祭,我们就五天后在决斗场一较高下!”

“你可别到时候耍赖装病,又或者躲到家庙去避难!”

对方的挑衅,司徒汐月并没有放在眼里,当即应下。

“一言为定!”

花痴废物和小霸王决斗的事情没多久就传遍了整个百川学院,司徒汐月在取得芙蓉剑之后,再次成为学校名人。

“司徒汐月,真是对不起!因为我和欧阳德的恩怨,把你牵扯进来。”

对这场不公平的比试,最内疚的莫过于欧阳智,他没有想到事情最后会发展成这样。

欧阳德的心胸狭窄,到时候会如何,还是未知数。

一想到司徒汐月应下欧阳德的决斗,欧阳智就担心的不行。

“历来冬祭,皇上和皇后都会亲临百川学院。欧阳德选在冬祭这天决斗,恐怕用意不简单。你要小心!”

“我知道,谢谢你的提醒!”

皇上皇后会来百川学院参加冬祭?

司徒汐月开始对冬祭那天的决斗非常期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