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皇后和贵妃互掐/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完一圈,司徒汐月发现司徒世家不愧是高门望族,这藏宝阁里的武器非常多!

有精致的宝剑,有雄浑的银枪,也有锋利的大刀,各种武器都有,不乏名家之作——

司徒汐月转悠了好一会儿,最后看到了放在角落的一根沾染了铜锈的棍子。

这棍子粗细拿着正好,不轻不重,不长不短,用着非常顺手,正好适合司徒汐月使用。

而且,这棍子和她前世的武器“追魂”非常相似。

穿越之后司徒汐月一直想找一件适合自己的的武器,寻了很久,都没找到。没想到会在这里发现它!

“父亲,我选这个!”

一见司徒汐月选了一个生锈的铜棍,司徒易失望地摇了摇头。

这个废物啊!果然成不了大器!

那铜棍不知道是谁放那儿的,他早就想丢掉,没想到却被司徒汐月看中了。

唉,真是朽木啊,朽木!

“进来选武器的机会只有一次,你确定你要选这棍子?”

“嗯!我要它!”

对方的坚定,让司徒易越发确定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趁着好机会把司徒汐月嫁出去。

既然她不能在别的方面为家族带来利益,不如把她嫁到对司徒家最有利的一方去,这样也算是发挥了她的光和热!

从她挑选武器就能看出来,这个废物这辈子是没救了——

五天后的决斗很快就到了。

天气有些阴沉,离过年只有十天,外加下了一场大雪,整个渔阳冷得厉害。

不过,这些并不能阻挡人们看热闹的那股子热情劲儿。

自从司徒汐月和欧阳德的决斗传开,很多人都跑去赌坊下注,打算趁着今年最后几天赚一笔。

虽然中间也有人赌司徒汐月会赢,赌金还非常多,可这并不能改变人们长期以来对司徒汐月的深刻印象。

再说,无论是楼破、苏轻飏,还是轩辕尘渊和轩辕彻,他们不缺钱,也不在乎那千金万金,输了也没什么。

这几位人物的加入在众人看来,无非是他们给司徒世家面子,没有人把这些和司徒汐月联系起来。

很多人把积攒了一年的钱都投入到这场对决中,打算在新年到来之际赚个金银满钵。

而今天,就是他们收获的时候!

百川学院的冬祭任何人都能来学院参观,所以下注的百姓们都纷纷赶到了百川学院的决斗场,打算在今天狠狠地赚一笔。

“今天可真热闹!本宫参加过那么多次冬祭,这大概是最热闹的一次了!”

皇后刘敏坐在轩辕敬德的左侧,坐在轩辕敬德右侧的,是皇贵妃苏雪儿。

虽然历来的冬祭都是皇上和皇后参加,可这次不知道苏雪儿对轩辕敬德说了什么,他特许她参加冬祭。

单是这件事情,就让皇后心里有气。

“姐姐好福气,妹妹这次还是托万岁的福,才能有机会参加冬祭。”

比起刘敏庄重沉稳的大红凤袍,苏雪儿一身雪白的狐裘衬得她精致的五官更加美丽动人,而她一开口,就逗得轩辕敬德喜笑颜开。

“爱妃若是喜欢热闹,明年冬祭朕再带你出来!”

“真的?”

听了这消息,苏雪儿惊喜不已,赶紧站起来拜在轩辕敬德面前,“臣妾多谢陛下!陛下,您可是金口玉言,不能反悔!”

苏雪儿的小女儿娇态在轩辕敬德这儿非常受用。

“朕知道!你就放心吧!”

轩辕敬德原本就宠爱苏雪儿更多,也更加疼爱寒王轩辕彻。

若非轩辕咫是长子,刘敏背后的靠山又的确太大,连他都无法动摇,否则轩辕敬德早就想换太子了。

贱人,贱人!她就是故意的!

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一唱一和,刘敏使劲地搅着手里的丝帕,恨不得把苏雪儿撕成碎片来泄愤。

苏雪儿自然知道刘敏容不下自己,不过她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两人在宫中斗了多年,刘敏还不是奈何不了她!

就算刘敏来头大,那又如何?

她才是和轩辕敬德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才是他心尖上的人!

没有男人喜欢带给自己压力的女人,掌权者更不喜欢。

更何况那股压力还是一种压迫……这也是轩辕敬德能和她同心协力的原因。

“陛下,司徒汐月和欧阳德的比试,您看好谁?”

虽然是冬天,但是禾姜国三位大佬面前却摆满了新鲜水果。

苏雪儿亲手剥了桂圆喂到轩辕敬德唇边,等他吃下,她挑衅地看了刘敏一眼。

“朕倒是听说欧阳家的小子已经是黄段三品武者,可司徒家的小姑娘却什么都不是。”

“这看起来似乎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试!连朕都觉得有些不公平,欧阳小子的脸皮忒厚了点!”

“陛下说的是!”苏雪儿轻笑着。

“不过陛下,您大概没听说,和越王可是下了大注,赌司徒汐月会赢呢!”

见苏雪儿跳过另外几位下注的人,刘敏冷冷一笑,在旁边补充道:

“何止和越王,就连苏世子,寒王,楼公子都押了重金在司徒汐月身上。”

“噢?还有这等事?”

轩辕敬德一时间有些糊涂了。

这结果明明动动脚趾头都能猜到,为什么这些有身份背景的人还会认定司徒汐月会赢呢?

轩辕敬德对轩辕尘渊的行为难以理解,对儿子轩辕彻的行为更加难以理解。

“彻儿和司徒小姐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朕怎么不知道?”

“陛下,您忘了!当年静琬郡主曾经带着汐月进宫,彻儿和汐月在一起玩得可开心了,两人还扮过家家酒!”

“说起来,这两个孩子也算是有缘分……”

苏雪儿的话让刘敏心里生出了警惕。

苏雪儿明明知道司徒汐月是自己认定的儿媳妇,她却话里话外都把司徒汐月和轩辕彻扯到一起,这是什么意思?

“噢——你这么一说,朕想起来了。”

“唉,雅兰也离开十年了,真是时光飞逝,岁月如梭……”

提到轩辕雅兰,轩辕敬德的情绪忽然低落下来。“她当初可是禾姜国最有可能成为宗师的人,没想到最后结果却是那般……”

“陛下,汐月是静琬郡主唯一的血脉,等会儿决斗的双方原本实力就相差太大,而且刀剑无眼,万一有什么……您可要护着她啊!”

苏雪儿饶了一圈,终于提到了重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