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司徒家的废物来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她很好地勾起了轩辕敬德对轩辕雅兰这个堂妹的回忆,对她提出的请求,轩辕敬德自然是点了头。

“你放心,朕会让人护着她的!”

说完这话,轩辕敬德看向刘敏。

“皇后,你不是一直很喜欢司徒汐月,想让太子立她为太子妃么,为什么你一点儿都不担心这次决斗呢?”

听了这话,又看到苏雪儿脸上深邃的笑容,刘敏现在才察觉到苏雪儿的“阴险”用心。

明明是她口口声声要轩辕咫立司徒汐月为太子妃,可到了关键时刻,轩辕咫不但就没有站在司徒汐月这边,就连刘敏也没有为司徒汐月说话,这在轩辕敬德心里会留下什么印象?

刘敏现在骑虎难下,被逼无奈,只要咬着牙说了违心的话。

“陛下,臣妾……臣妾觉得汐月不会输,所以无需在陛下面前讨得恩典。”

“噢?”轩辕敬德一愣,随后笑了起来。

“看来皇后对司徒小姐很有信心啊!”

“是的!有其母就有其女,雅兰的女儿又怎么会差呢!”

“陛下别忘了,臣妾和雅兰可是闺蜜。当年雅兰是何等风姿,陛下应该还记得。所以,臣妾相信汐月会成为今天决斗的胜利者!”

听刘敏这样说,苏雪儿忍不住笑了起来。

“姐姐说的真好!闺蜜?哪儿有闺蜜把贴身宫女送到对方夫君床上的,这样的闺蜜可是没人敢结交。”

“对了,听说太子殿下非常迷恋司徒新月,这司徒府的梅夫人就是好手段!”

“到底是在姐姐身边呆过的人啊……”

苏雪儿话里话外都针对自己,让刘敏的脸涨得通红,“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姐姐,臣妾只是开个玩笑,姐姐又何必当真呢!”

高台上,皇后和皇贵妃你来我往地互掐,台下,司徒汐月已经来到了决斗场。

“快看快看!她就是司徒家的废物!”

有人叫起来,立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司徒汐月身上。

因为决斗,司徒汐月今日是一身粉蓝色的劲装。

她身材窈窕,这身劲装正好将她的曼妙身姿勾勒了出来,看上去也是一枚清新佳人。

不过无论她装束如何,大家都是一副怜悯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在为她惋惜。

因为过不了多久,这佳人就会变成红粉骷髅了!

欧阳德已经放出话来,今天决斗场上只能活一个。

不用想,就知道他这是在宣判司徒汐月的死刑。

今天,这少女死定了!

“表妹!”

苏轻飏越过众人,来到司徒汐月身边,他依旧是一身华丽紫袍,手握玉扇,举手投足都是翩翩世家公子。

苏轻飏的出现,转移了大部分女子的视线。

这位安国公世子可是最佳夫婿排行榜的前几名,是渔阳城的钻石单身汉,和皇太子轩辕咫都是一顶一的美男子,是女人家心仪的对象。

只是,他和司徒汐月的关系什么时候这样好了?

那些爱慕苏轻飏的女子们此时看司徒汐月的眼神也变得不善起来!

“我在府里等了五日也不见表妹派人来找我,想必表妹对这次决斗是胸有成竹了!”

苏轻飏在听说司徒汐月和欧阳德的决斗之后非常担心这个乖萌的小妮子,以为她会差人拿扇坠来安国公府向他求助。

没想到左等右等,一直等到今天,司徒汐月都没来找她,苏轻飏只好来决斗场亲自找司徒汐月。

“让表哥担忧了!不过是件小事情,我才不好意思麻烦表哥呢!”

“再说,表哥的承诺何其珍贵,我可不想浪费在这种人身上!”

司徒汐月甜甜一笑,嘴角露出一对浅浅的梨涡。

她在这个世界上的朋友并不多,苏轻飏已经得到了她的认可。

就在约定决斗第二日,苏轻飏就派苏锐送来本武功秘籍,是欧阳德修炼的招式。要想弄到这个,苏轻飏定是花了大功夫。

这样的恩情司徒汐月怎么忘记!

“你啊——”

司徒汐月的解释非常中听,特别是那一声声绵软的“表哥”,在苏轻飏耳朵里格外悦耳。

面对那双狡黠的眸子,苏轻飏笑着摇了摇头,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他原本有些担心司徒汐月,可在看到她这般胸有成竹,又想起她身边的丫环都是高手,想必司徒汐月也一定不会是泛泛之辈。

看来,这小姑娘身上的秘密还挺多!

“表哥,你就放心吧!”

有了司徒汐月的保证,苏轻飏忍不住又叮嘱了她几句,多是欧阳世家招式的一些特点。

司徒汐月将苏轻飏的话暗暗记下,原本那些秘籍上她还没破解的招式,在苏轻飏的点拨下,迎刃而解,立刻清晰明了起来。

“多谢表哥!”

“我可是押了千金赌你赢,表妹千万别让我失望!”

苏轻飏摇着玉扇刚离开,一张气鼓鼓的小脸出现在司徒汐月面前。

“女人,看来你一点儿都不紧张嘛!”

楼破非常郁闷,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刚才看着司徒汐月和苏轻飏有说有笑,而且“表哥”、“表妹”叫得格外亲近,让楼破心里像打破了醋坛子似的,酸溜溜一片。

这女人,招惹的桃花倒是挺多!

“我觉得该紧张的人应该是欧阳德——”

“哼!口气倒是不小!不知道是不是有真本事!”

“本少爷可是赌你会赢,你别让本少爷丢脸!你要是输给欧阳德,要把我的万金赔给我!”

楼破小脸一扭,小下巴傲娇地抬起来,一副蛮横不讲理的模样,可那双妖冶的眼睛却滴溜溜地在司徒汐月身上打转。

“死孩子,就属你最有钱,还好意思搜刮我!”

司徒汐月伸手捏在楼破细嫩的脸颊上,使劲揉了一把,没一会儿就在楼破的脸上留下一片粉红的印记。

“喂喂喂!注意影响!”

虽然嘴上这么叫嚷,可楼破心里却像吃了蜜一样甜。

“我送你的金丝软甲,你可是穿上了?”

“我可不希望你被欧阳德打残!本来就长得不顶美,若是伤残毁容,就更嫁不出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