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验尸结果/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辕敬德看向司徒汐月,就在之前,大家都认定她会输,可这结果却是让人大跌眼镜。

这少女到底是如何赢了欧阳德的呢?

“陛下,既然他不服气,臣女没有意见。”

“只是,欧阳家主口口声声说我用了毒药,若是验尸结果证明我是清白的,我要欧阳家主当着所有人的面向我道歉!”

司徒汐月的话,让欧阳诚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他是四大世家之一的欧阳世家家主,走哪儿不是人人追捧的对象?

现在一个黄毛丫头这样对他说话,她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就在欧阳诚要开口训斥司徒汐月的时候,轩辕尘渊站了出来,“皇兄,我觉得这样很好!”

“欧阳家主口口声声说汐月姑娘下毒,汐月姑娘却说自己是清白的。”

“谁是谁非,请药师来检查就一目了然。”

“若是汐月姑娘真的用了毒药,自然是她理亏。若欧阳家主真是污蔑,那向汐月姑娘道歉也是应该的。”

轩辕尘渊的话看似不偏袒任何一方,可有心人一听,就知道他是站在司徒汐月这边。

欧阳诚污蔑司徒汐月,要道歉;司徒汐月用毒药,也不过是个“理亏”。

孰轻孰重,和越王到底是偏向谁,自然清楚明白。

“准了!”

不容欧阳诚反对,轩辕敬德让人宣来禾姜国宫廷御用四品大药师——闻泷。

闻泷年纪轻轻,不过二十出头。

被轩辕敬德招来的时候,他正头发蓬松,一身邋遢,身上还有草药的味道,可即便他这样,轩辕敬德依旧和颜悦色,没说一个字。

大陆上,药师是一种不能得罪的职业。

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谁都不能保证自己一生不生病,能平平安安的。

更何况有品阶的大药师原本就少见,一国顶多一两个,闻泷这样年轻就成为大药师,医术自然是没话说。

听明白了轩辕敬德召自己来的原因,闻泷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乐意。

他明明在研制药丸,却被人请来,不得不中断研究,让他如何不气。

不过,即便不爽,对一国之君的要求闻泷还是没有拒绝。

欧阳德的尸体已经被人抬了下来,闻泷上前检查了一番,翻了翻欧阳德的眼皮,又检查了他的五官和身体,闻泷退到一边。

“这人死前用力过猛,鼻梁的碎骨刺入大脑,刺破了脑髓。”

“而且,这些三角刺有四枚扎进了他的脊椎,破坏了他的神经,还有一枚刺破了他的肺叶。想不死都难——”

“闻药师,你的意思是,欧阳德不是死于中毒?”

见没有旁人说话,贵妃苏雪儿开了口。

“中毒?谁说的?难道我连毒都分辨不出来么?”

闻泷脸一黑,冲轩辕敬德拱了拱手,“陛下,我的任务完成了,先走了!”

不等轩辕敬德说话,闻泷飞似的冲了出去。

看他这么急切,轩辕敬德不由得询问起找闻泷过来的小太监,究竟是什么事情让这位大药师这般匆忙。

“闻药师刚弄到羽鹤公子制作的紫雪丸,正在研究!”

听了这话,司徒汐月差点儿咬了舌头。

敢情之前被高价卖掉的紫雪丸,就是被那个看上去非常邋遢的大药师买走的啊!

呵呵,想分解她制作的药丸,这可是需要真本事的啊!

“原来是羽鹤公子!”

轩辕敬德也听说过这个名字,是新崛起的药师。

没人知道这位羽鹤公子师从何处,家在何方,大家只知道他医术无双,手下无死人,而且傲气的很……

“父皇,儿臣听说羽鹤公子来到了禾姜国,就住在渔阳城郊!”

轩辕咫适时地将自己打听来的消息献上,一听羽鹤来到渔阳,还住下了,轩辕敬德高兴得不行。

“阿咫,你可是打听清楚了?不是有人冒名?”

虽然高兴,可轩辕敬德还是没有失去理智。

要知道这年头冒名顶替的人太多,他可不想空欢喜一场!

“父皇,儿臣敢担保,这位羽鹤公子是真的!儿臣正想找机会和他结交!”

“好!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羽鹤公子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你一定要和他处好关系!最好是能请他留下来!”

“是!儿臣一定不辜负父皇的嘱托!”

刚才被轩辕彻夺走的目光,这会儿终于被轩辕咫夺了回来。

轩辕咫挑衅地看了轩辕彻一眼,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看他,而是盯着司徒汐月在看,让轩辕咫有些不爽。

司徒汐月此时正低着头,嘴角含笑。

在听到轩辕敬德和轩辕咫的谈话后,她真的很想大笑。

若是丹朱和青瑶在这里,一定会笑得直不起腰。

这些人哪儿知道,他们苦苦寻找的羽鹤神医,就站在他们的面前。

而且根本就不是什么公子,她是司徒府上废名远扬的花痴废物嫡小姐!

不知道他们知道真相后,会不会吓得眼珠子掉下来!只恨自己有眼不识泰山?!

“皇弟,你在看什么呢!”

明知道轩辕彻在看司徒汐月,轩辕咫还是故意问出来,让众人的目光都在了轩辕彻身上。

“本王以为,欧阳家主应该给司徒小姐道歉。”

似乎完全不在乎轩辕咫给自己下套,轩辕彻闷声来了一句,让欧阳诚的脸一下子变成了猪肝色。

“对!欧阳诚,你污蔑我女儿,道歉!”

司徒易也趁机跳了出来,指着欧阳诚,“我的女儿可不是你想陷害就能陷害的,快道歉!”

司徒易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让欧阳诚恨不得一拳打飞他的脸。

可是碍于现场那么多大佬在上面看着,这件事情又是和越王提起的,欧阳诚只好低头。

“对不起,误会你了!是我儿艺不如人!”

虽然是道歉,可欧阳诚的这些话似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咬”出来的,仿佛咬的不是字,而是司徒汐月的咽喉。

对方眼里的恨意,司徒汐月如何看不出来。

即便生死状上写的清楚明白,任谁死了,另一方都不得寻仇。

可司徒汐月不相信欧阳诚能真的放下!他脸上的神情可是一副“你给我等着瞧”的誓不罢休!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求塔豆,求订阅,各种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