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把她给我丢出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汐月,我不管你用什么下作方法打败了欧阳德,也不管你到底勾搭了多少男人。”

“在我眼里,你还是废物……不,你连废物都不如!”

司徒青云高扬着下巴,狭长的眼里充满了对司徒汐月的藐视。

“楚月单纯,才中了你的奸计,如今我回来了,这司徒府便就没有你嚣张的份儿了!”

“你给我记着,楚月的事情,咱们没完!”

即便司徒青云很想两拳直接把司徒汐月打飞,送她去见阎王,可他并没有这么做。

司徒青云不是没脑的司徒楚月,最近司徒汐月风头正盛,司徒易也有意想利用她来联姻。

这些司徒青云回到司徒府,薛姨娘已经给他分析的很清楚。

既然,司徒易有心要捧高司徒汐月,那么他能做的,就是在司徒汐月被捧得最高的时候,把她拉下来。

让她堕入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司徒汐月,你等着吧!

害了我的妹妹,这笔仇我记下来!

一直等司徒青云走后,青瑶和丹朱才从屋里出来。

刚才她们二人就想教训司徒青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可是被司徒汐月拦住了。

“小姐,要不是你挡着,我一定打得他找不到北!”

青瑶挽起袖子,露出了拳头。

“打打杀杀解决不了问题,这个司徒青云我留着还有用处!”

司徒汐月没把司徒青云放在眼里,从他这样嚣张地砸烂玉兰苑的门就可以看出,他是个冲动的年轻人。

这样的人,最容易被煽动,也最容易被利用。

至于如何利用,她正好有个事儿需要替罪羊,让司徒青云来当这替罪羊可是再合适不过的!

见司徒汐月眉目婉转,嘴角含笑,丹朱和青瑶就知道自家小姐又有什么整人的点子了。

两人现在忍不住开始同情司徒青云。

被我们小姐盯上,您就自求多福吧!

冬祭之后没过两天,楼破就差人送来富贵楼的帖子。

芙蓉剑已经定下拍卖时间,楼破邀请司徒汐月过去。

在楼家的刻意宣传下,芙蓉剑出塔,并且被拍卖的消息没多久就传遍了整个大陆。

虽然年关将近,可还是有许多人赶往禾姜国渔阳城,想得到芙蓉剑。

“五小姐,请这边请!”

富贵楼的管事亲自站在富贵楼门前迎接司徒汐月。

笑话,这位可是自家主人这些年唯一表现出在乎的女人。

通过这段时间主人为她做的那些事情,管事就知道眼前这位少女已经入了自家主人的眼。

为了把芙蓉剑出塔的事情传遍大陆,主人可是动用了“虹”,那可是主人最神秘的力量之一!

由此可见,眼前的女子在主人心里的位置非同一般。

没准儿……她以后会成为夫人。

为自家未来夫人效劳,管事觉得非常荣幸。

在看到富贵楼管事这样礼遇司徒汐月,跟随而来的司徒新月简直就是各种言语难以形容的羡慕。

楼破为司徒汐月一撒万金的事情司徒新月早就听说了,现在富贵楼管事态度又是这般恭敬,难道楼破对司徒汐月有什么想法?

可楼破只是个毛孩子,他们这么也不般配啊——

司徒新月忍不住仔细打量了司徒曦月一番。

没怎么变化,还是那样普通的五官,装束也那么简简单单,真不明白她这样到底哪儿吸引人了!

司徒新月原本指望欧阳德能干掉司徒汐月,为她除了心头隐患,没想到她居然福大命大,反倒是欧阳德断送了性命。

而冬祭,也让司徒新月开始正视这个被自己轻视的废物妹妹。

她,真的是废物么?

司徒新月一开始并没有怀疑司徒汐月,甚至认为一切都是司徒易给的追风丸的功劳。

可就在昨天,轩辕咫找到司徒新月,让她留意司徒汐月的举动。

她和轩辕咫原本就是“一体”的,冬祭的时候寒王轩辕彻表现出来的异常,司徒新月并没有忘记。

司徒汐月和轩辕彻是如何联系上的?他们是什么关系?

要知道,轩辕彻是轩辕咫的劲敌,那么也是她司徒新月的劲敌。

若是轩辕彻当上皇帝,那她的皇后梦就要破碎。

既然轩辕咫开口让她调查司徒汐月,帮轩辕咫也就是帮自己。

这也是司徒新月缠着司徒易,让他命司徒汐月带自己来富贵楼的原因。

管事把司徒汐月和司徒新月二人带到了二楼的贵宾室,楼破早已经等候在了这里。

即便外面冷得很,可这富贵楼却如春天一般暖和。

楼破一身火红的衣袍,将他妖娆的面容衬得愈发非凡异常。

“女人,你来了!”

楼破刚露出笑容,那笑就僵在了脸上,因为他看到了司徒汐月身后的司徒新月。

“她怎么来了?”

楼破在京城贵族圈子里,以坏脾气闻名。

对他胃口,他便笑得三冬暖,不合他意,那便是六月飞雪寒。

好容易找到时间和司徒汐月单独相处,偏巧来了这么大个灯泡,让楼破如何能好性子。

“楼公子,似乎不欢迎我!”

同是百川学院的学生,可司徒新月没见过楼破几次。

因为这个楼家的命根子,身子骨特别不好,三天两头在生病,所以楼破根本没去学校几天。

此时这样近距离看到楼破,司徒新月的心脏忍不住像小鹿儿一样“噗噗”乱跳起来。

天啦!

这个楼家公子真是个世间罕见的美少年!

那绝色的容貌,让一项以美貌著称,并且有京城第一美人名号的司徒新月都自惭形秽。

这样自卑的感觉,司徒新月只有在遇到一个人的出现过。

那人是和越王,轩辕尘渊。

若说轩辕尘渊是亦人亦仙的出尘,那么眼前的美少年则是亦人亦妖的入世——

“我陪五妹妹一起来,我不放心她!”

司徒新月努力挤出一个自以为最美的笑容,她就不信,楼破被司徒汐月那样平凡的脸迷惑,那是因为楼破没有注意到她。

“滚——”

楼破后退一步,一脸厌恶,伸手掩住鼻口。

“臭死了!乘风,给我把她扔出去!”

不等司徒新月明白,原本三个人的房间凭空冒出一个人来,直接提着司徒新月的衣领,开门将她重重地丢在门外。

动作干净利落,丝毫不怜香惜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