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皇后刘敏的秘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据说,这楼夜并不是楼家人、

楼家老族长,楼楠的父亲楼和少年时,曾经无意中对一落魄男子出手相助,没想到那男子竟是武者,之后便追随楼和左右,改名为楼夜,守护楼家。

没人知道楼夜的真实年纪,似乎他比楼和还要年长许多。

若是楼和还健在,已经是百岁老人。那么这楼夜算来也应该是百多岁年纪。

宗师达到一定境界,容颜变不会衰老,不会改变。

所以即便楼夜头发花白,面容却不老,这也是为什么楼夜看起来只是中年人模样的原因。

“大师,犬子无礼,朕替他向大师道歉。”

轩辕敬德清楚地记得,这是距五年前他第一次见楼夜之后的第二次见面,只是没想到是在这样糟糕的情况下。

“他哪里无礼了,他好得很嘛!”

楼夜转身,背对轩辕敬德,丝毫不把这个一国之君放在眼里。

可即便他这般,轩辕敬德还是只能赔笑脸。

“大师,小孩子不懂事,胡说的!大师大人有大量,千万别放在心上!”

“小孩子?”

一听这话,灰衣人转过身来,盯着轩辕咫上下打量了一番,摇了摇头。

“陛下,貌似我家的破儿才是小孩子吧!太子殿下已经19岁,我记得陛下在这个年岁已经登基为皇了——”

一句话,将轩辕敬德堵得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可他没办法,对方是宗师,更何况对方对禾姜国有恩!

五年前穆旭国的冥王敖广为报私仇,率兵大举入侵禾姜国,禾姜国那么多将领,都抵不过那个用兵如神的少年。

百万军队被打得节节败退,渔阳城都被人给围了,差点儿沦陷。

当时,若不是这位宗师出面,如今的禾姜国早就改朝换代,成了穆旭国的地盘了。

而他轩辕敬德早就成了亡国之君,成了亡国奴,根本不可能有今天!

那一次,轩辕敬德第一次知道楼家有一位地阶上品的宗师。

就是因为楼夜力挽狂澜,打伤敖广,穆旭国才退兵。

而这场战役最后的结果是,禾姜国割让十座城池,算是补偿敖广当年做质子在禾姜国受的屈辱,这才换来之后的和平……

“大师,是朕教导无方!是朕的错!”

“陛下一句错了,就能让破儿醒来么?”楼夜冷笑一声,一双犀利的眸子,紧紧地锁住轩辕咫。

“你要干嘛……”

似乎察觉到对方眼里的杀气,轩辕咫刚想后退,却被一股强势霸道的压力将他囚住。

那股沉重的力量,顿时压得轩辕咫呼吸困难,喘不过气来。

仿佛是有一股力量攥住了他的心脏,使劲揉捏着,钻心的痛蔓延到全身。

又好像有只手,锁住了他的咽喉,堵住了他的呼吸道,让他的瞳孔渐渐涣散。

“噗——”

轩辕咫一个没忍住,一口血喷出来。

可即便看到这场景,轩辕敬德也没有开口阻止楼夜。

他知道,楼夜心里有气,不让他出这口气,这件事情就没完没了。

“哼!无知小儿,也不过如此!”

就在轩辕咫认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身上那股压力消失,他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来。

此时的轩辕咫再也不是翩翩美男子,披头散发,唇口含血,那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这大概是轩辕咫第一次见识到地阶上品宗师的力量,那样的差距,是他这个小小的青段五品根本都无法跨越的。

见灰衣人在最后还是放过轩辕咫,轩辕敬德心里松了口气。

其实,就算楼夜此时要杀了轩辕咫,以他的能力也是阻挡不了楼夜的。

还好,对方很理智,放过了轩辕咫!

“大师莫要为楼公子担忧,神医羽鹤公子近日就在渔阳城郊。”

“既然这事儿是这个孽子惹出来的,就让他请羽鹤公子上门为楼公子诊治!将功抵罪!”

“他?”

楼夜轻蔑一笑。

“就他这副德性,这般目中无人,能屈尊降贵,请得动神医羽鹤?”

“陛下,还是莫要耽误时间,换个人吧!”

“至于刚才的小小惩罚,实在是太过微薄……”

轩辕敬德如何不懂楼夜的意思,立刻让人把轩辕咫五花大绑,押解宫中的地牢里严加看管,并且下旨,任何人都不得探视。

只等亲眼看着轩辕咫被绑走,楼夜才拱手离开御书房。

等楼夜走后,轩辕敬德终于缓了口气。一摸头上,全是冷汗。

这个楼夜啊!真是胆子大!

明明知道轩辕咫是刘敏的心头肉,而刘敏背后又有那个地方的人撑腰,他还真的就这样当着自己教训了轩辕咫。

之前听人说,楼夜也是那个地方的人,只因违反了那地方的规矩,被清理出来。

想必,楼夜也是听说了什么,心里有所忌惮,否则刚才他大概会直接杀了轩辕咫……

轩辕敬德刚享受宁静没多久,皇后刘敏变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陛下,您怎么能关着咫儿,他可是一国太子啊!您这样,让他颜面何在!”

“你给朕住口!都是你把他惯坏了!”

“慈母多败儿,你也给朕多反省反省!免得日后他捅了天!”

刘敏的哭哭啼啼,让轩辕敬德原本胀痛的大脑疼得更加剧烈。

“来人,请皇后回去!”

任刘敏如何开口为轩辕咫求情,轩辕敬德还是毫不留情地将她赶了出去。

回到晋华殿,刘敏的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

轩辕敬德刚才的表现实在是让她寒心。

不过是个区区地阶上品,就能把他吓成这样,真是孬种!

刘敏咬着嘴唇,原本擦了胭脂的红唇上,被咬出了一道浅色的印迹。

她屏退众人,自己从供奉的佛像底座里摸出一段熏香,点燃后放在西侧窗口。

当晚,晋华殿一片安静。

午夜时分,一银衣男子出现在皇后寝宫,男子戴着纯银面具,看不出年纪。

他一出现,刘敏立刻跪在地上,双手掌心朝上,额头点地,拜在男子面前。

“万魔山庄第47号弟子刘敏见过少主!”

“你焚香急着见我,所为何事?”

男子声音低哑,从他出现到现在,刘敏都低垂着头,敬畏地跪着,似乎非常害怕这位少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