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初入楼府/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司徒易把司徒汐月当做了宝贝。

不管司徒汐月最后花落谁家,他这个当爹的都是只赚不赔的!

所以面对梅夫人的哭闹,司徒易直接装聋作哑。

等请来的药师一检查,司徒新月没事儿,那身上的血是别人的,司徒易捋了捋胡子,让管家亲自送药师离开。

“你看,你还是大惊小怪了吧!新月没事,你该放心了!”

“马上就是过年,老太太要从寺里回来,你要好好准备,别出了什么纰漏!”

“还有,往年汐月不在,我也就由着你们胡闹。”

“现在她回来了,嫡庶的规矩不能坏,可不能让人说我们司徒府教养有问题!”

一直等司徒易走了之后,梅夫人一挥手,将桌上的茶壶杯子全部扫在地上。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梅夫人完全没想到,一直被自己忽视的司徒汐月,会成为司徒新月前进道路上的最大绊脚石。

回想这段时间司徒汐月的一举一动,虽然偶尔还是会和以前一样怯懦胆小。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起,她在慢慢发生变化,甚至在司徒易心中的位置越来越重。

围在司徒汐月身边的男人也越来越多,还一个比一个优秀。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躺在床上,还在昏迷中的司徒新月,梅夫人握着她冰凉的手。

“新月,你放心!娘会为你扫尽一切障碍!”

碧落院的事情,自然一五一十地传到了玉兰苑司徒汐月的耳中。

丹朱汇报梅夫人的事情,青瑶则是在打理夜色水仙。

“小姐,您看这事儿怎么办?我觉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梅夫人做什么,我们以不变应万变!”

“说的挺好!就这么做!”

司徒汐月自然没把梅夫人放眼里,离年三十没几天了,她现在的任务就是养精蓄锐,等着三十的夜里去寻宝。

“小姐,这夜色水仙真漂亮!好香——”青瑶将夜色水仙摆放在屋里。

“是挺好看!”

司徒汐月素来喜欢蓝色,所有的衣服都是蓝色,那么多人送的礼物,这夜色水仙她一眼就看上了。

“没想到和越王倒的品味还不错!”

青瑶笑嘻嘻地摘了一朵,攒在司徒汐月发间,“小姐戴着这花,也很漂亮!”

“要是能有一套蓝水晶的首饰,这花儿也就不用受罪了!”

司徒汐月摸着发间的花朵,看着镜子。

“花儿再美也会凋谢,你把它掐断,它也是会疼的!”

“小姐越说越古怪,花不过是个物件,自然是要物尽其用了!”

青瑶刚说笑,一阵鸽子“咕咕”声传来,她立刻开窗,一只灰白的信鸽飞进来落在青瑶的手上。

打开信鸽脚上竹筒里的密信,青瑶把里面的内容念了出来,“小姐,皇上派寒王去咱们的宅子请神医羽鹤给楼公子治病——”

“派的是寒王?”

司徒汐月手一顿,自从冬祭到现在,她始终都想不出自己和轩辕彻有什么交集。

可那天在决斗场上他的维护,又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这让她非常好奇。

莫非这前身和轩辕彻有交情?

可是从她继承的记忆中,司徒汐月和轩辕彻并没有接触过几次啊!

“推了——就说不在,要治病等年后。”

“小姐,这是给楼公子治病,好歹楼公子待小姐还算不错!”

丹朱在旁边轻声询问,听了这话,司徒汐月笑了起来。

外面都疯传,楼家的独子被皇太子欺负得差点儿一命呜呼,只吊着一口气,要见阎罗了。

这事儿司徒汐月才不会相信!

那天她隔得近,看到楼破趁轩辕咫不注意丢了颗丸子在嘴里。

而他吐的那口血,血腥味太重,并不像新鲜血,定是那丸子的功劳。

外加楼破被抱走的时候,他忽然趁机睁开眼,对她挤眉弄眼了一番,哪里是有病的模样!

肯定是轩辕咫在不知情的时候得罪了楼破,那小子报复心也忒重了点儿!

“他啊,就是个小骗子!”司徒汐月笑了。

“不过,我也该去看看他!送了我那么贵重的礼物!也该探望他!”

一听司徒汐月要去探望楼破,司徒易连忙让人拿出府里的一些上好的药材让她带上。

虽然楼破年岁小点儿,和司徒汐月不登对,不能当他的女婿,可和楼家处好关系那是绝对没错的!

到了楼府门口,司徒汐月被青瑶搀扶着刚从马车上下来,等候在门楼的人立刻迎了上来。

“是司徒小姐么?我家公子等候你多时了!请——”

进了楼府,司徒汐月突然能体会刘姥姥进大观园是怎样的感受了。

这楼家不愧是四大世家之一的全国首富,真的就是金做的阶,玉做的栏,明珠为灯,碧玺铺作石子……怎一个奢华了得。

“小姐,这楼家的钱也太多了吧!”

青瑶吐了吐舌头,“随便剜一块下来,就值好多银钱啊!难道他们就不怕有人来偷么?”

青瑶的声音并没有刻意遮掩,领路的人听了之后,轻笑一声,“司徒小姐身边的人真是有趣!这世上能在楼家盗窃的人,恐怕还没有。”

“她是直性子,望莫见怪!”

司徒汐月戳了一下青瑶,她哪儿会不知道,在看到这么多金银珠宝后,青瑶当年土匪的性子又冒出来了。

被司徒汐月点破自己的想法,青瑶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离开惊云寨跟在司徒汐月身边被“教化”很久,但有些东西,比如匪性,那已经根深蒂固,改不了了。

她刚才真的有半夜来打劫,将这些宝贝剜去卖钱的想法。

走了好一段路,看了那些明晃晃的珠宝,司徒汐月已经有些麻木了。

可是等到了水榭花都——楼破的宅院后,她还是小吃惊了一把。

比起之外的金碧辉煌,这里则是低调的奢华。

大到房屋的整体构造,小到窗棱上的雕花,都是乌木做成。

真真是个败家子啊!

司徒汐月心里还没感叹完,门吱呀打开,一身白色衣服的楼破披着头发穿着布鞋出来相迎。

“我听说你来了,等你好久,你怎么现在才到啊!”

楼破上前直接握住司徒汐月的手,刚碰上,眉头就皱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