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压寨夫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他都打光棍打了四十多年了,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混匪徒,那真是能饿死个人咧!

甭说媳妇了,他连喝口热汤都阿弥陀佛了!

现在上天忽然赐给他这么一个水灵灵美艳艳的大姑娘,他能不觉得高兴吗?

不过,他高兴的实在是太早了!

要是他早知道他打劫的是土匪的祖宗,是惊云寨的大当家的话,那霸天虎当场就得尿裤子了!

不过,也该着了他这辈子走了这么一会儿霉运!

“大当家,大当家回来了!”

那匹又老又瘦的老马好不容易走到了半山腰的山寨上,刚到了门口,司徒汐月就听到一大群孩子的声音传出来。

果然,从破破烂烂的村寨里一下子奔出了许许多多的小萝卜头!

这些小萝卜头们穿的都很破破烂烂的,不少孩子都没裤子穿,全都光着屁墩儿。

然后每个脸上都挂着一条长长的鼻涕!

除了孩子,还有一些老人,虽然大家穿的都很寒酸,不过脸上的表情都很幸福!

看着霸天虎的眼神儿里,也充满了慈祥跟关爱!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司徒汐月的心里仿佛被什么狠狠地撞了一下似的!

因为她想到了第一次来到惊云寨的情景了!

四海当年带着人打家劫舍的,其实就是为了养活他收留的孤儿跟被抛弃的残障儿童,还有被抛弃的孤寡老人。

唯一的区别就是四海选的地方好,打家劫舍也很有成功,惊云寨不像这里这么破罢了!

但是这些土匪窝里的老人跟孩子都是十分依赖这些别人口里的大坏蛋的!

因为他们能分辨的出来,谁才是真正对他们好的人!

看到这里,司徒汐月看向霸天虎的眼神里,不由得多了几分的暖意!

也许,这个其貌不扬的侏儒,也跟四海一样,有着一颗未曾死亡的良心!

妖孽站在人群中,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司徒汐月心里的松动。

薄唇忍不住微微扬起,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眼神里也全是暖意,为着眼前这个女子一颗柔润的心!

“大当家,大当家,你这次带好吃的回来了吗?”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女孩子奔到了霸天虎的面前,使劲拉着他的手问。

“没,没有……”霸天虎老脸一红,有些不敢看孩子的眼睛。

“哦,没事儿,反正我们都习惯啦!对了,婆婆煮了地瓜粥,等着你们喝呢!”那个小女孩很善解人意的笑笑,十分大度的说,不过当她看到马背上的司徒汐月的时候,她的眼神儿立刻变了,那眼神儿,就好像在看一个情敌一样!

司徒汐月微微一惊,心想不会吧,这么小的一个小女孩子,那么丑的一个侏儒,她该不会暗恋这个侏儒吧。

不得不说她的预感是十分精准的!那小女孩子十分凶恶的问:“她是谁?”

“哦,小蜻蜓,给你们隆重介绍一下,她是你们未来的嫂子,来,快叫嫂子!”霸天虎这才想起司徒汐月来,赶紧给孩子们介绍。

“嫂子好!”孩子们都很乖,齐声叫司徒汐月嫂子。

司徒汐月这个人心狠手辣,心肠歹毒,做事情很绝,可是就有一个弱点,见不得孩子跟老人受苦。

听到孩子们这么说,她立刻翻身下马,笑了笑:“你们好,小朋友。”

“我不叫!你才不是我们的嫂子!我不认你!”小蜻蜓十分激烈的说,扭头就跑了。

“咳咳,小女孩子嘛,别理她,别理她!”霸天虎似乎也没想到小蜻蜓居然这个样子,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

司徒汐月瞥了他一眼,心想这土老帽这么丑,还真有看上他的!

不过这也说明这个人心是善良的,不然刚才那小女孩那么凶,也不可能对他有这么强烈的占有欲。

没准,可以收编他,把他打造成四海第二?

这个想法在司徒汐月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不过她表面上却依然十分镇定,心想还得继续考察考察这里,看看这个地方的潜力到底如何!

“夫人,请进吧,一路累了吧,来人,去给你们的嫂子烧点热水来喝。”霸天虎赶紧把司徒汐月请进了屋子,找人去烧水喝。

屋子里一样很破,基本上没有一点像样的家具,端来的水碗一样也很破,而且还很脏。

不过端着水碗的小孩子瞪着一双大眼睛,很渴望的看着她:“嫂子,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碗了,你喝水吧。”

汐月简直是无语了,接过了那碗水,并不喝,而是起身饶了这里一圈儿:“我说,你这个土匪到底是怎么当的?你那个土匪的牌照,是假的吧?就你这样的还敢叫什么土匪,呵呵,真是笑掉全天下土匪的大牙了!我劝你啊,趁早别当什么土匪了,改行去丐帮吧!”

“你!你说什么!叫我们去当乞丐?你未免太小看我们了!”属下听了大火,要上来动手,却被霸天虎拦住。

“呵呵,我说的不对吗?你看看你,当个土匪吧,还选了一个这么穷的地方,抢不到钱,而且你的手下全都是只能吃不能干的窝囊废,还养了这么一大帮子的孩子老人当累赘!霸天虎,你确定,你真的是当土匪的这块料?要是不能干,就趁早别干,免得害人害己!他当土匪,都比你有前途的多!”司徒汐月顺手指了指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妖孽。

妖孽笑了笑,拱手谢了谢她,算是对她眼光好的回礼。

“夫人,为夫知道自己没用,不过为夫以后会好好的努力的——”霸天虎一口一个为夫叫的真是爽快!

一声轻响,他终于学会了闭嘴。

因为一枚柳叶薄刀顺着他的耳鬓轻轻擦了过去,只要偏那么一点点,他的耳朵就会被割下来。

“知道我是谁吗?”司徒汐月轻盈的坐在了唯一好的木桌子上,冷眸清艳,气势逼人!

“额,你,你不是他的,他的二十九房姨太太吗?”霸天虎吓呆了。

“呸,就他?甭说二十九房了,就是他八抬大轿来抬我,我都不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