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当乘风对上青瑶/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这么冰?我不是送你马车了么?为何不坐那个马车过来?难道你不喜欢?”

不等司徒汐月说话,楼破看到了司徒汐月脚上踩着的残雪,俊俏的小脸立刻严肃了三分。

“葵五。”

“主子!”带司徒汐月过来的人立刻走过去,低垂着头。

“你让她走过来?难道我的宅院那么小,马车进不了?”

“主子——”葵五头上一阵冒汗。

楼破早说过,若司徒汐月来,一定要礼遇。

可他总觉得不过是个司徒府的废物,如何能得到自家主人的青睐,便自作主张直接领了人走过来,没想到这样的行为直接触怒了楼破。

其实,就在楼破握着司徒汐月的手那一幕落在葵五眼里的时候,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自家主子的洁癖有多眼珠,他是清楚的。

对女人,楼破更是退避三舍,身边伺候的人也全部都是男性。

能让楼破这样对待的女子,必定是他放在心尖上的。

不过,任葵五如何后悔莫及,这会儿也晚了。

“自己去领罚,五十棍。我不要你这样不忠心的东西!”

“主子——”

“滚——”

不容葵五辩解,楼破拉着司徒汐月进了他的房间。

青瑶早就听说过楼破性格如何不好,却没想到这个公子的脾气这样坏。

不过,他这样是为了自家小姐,哪儿有让客人走那么远的路,穿过那么大宅院?这分明就是下人在刁难她们嘛!

一时间,楼破在青瑶心里的好感度加分。

五十棍,估计那人不死也残了吧!

真是个狠绝的性子!不过这样不正好么!

当青瑶进房里的时候,楼破正亲自在手炉里加了滚热的炭火,把手炉放在司徒汐月手里。

“咿,这是你的丫头?”楼破这才注意到青瑶,“乘风!你出来!”

楼破不打算给青瑶破坏他们“二人世界”的机会,直接喊了乘风。

“你陪她玩儿!”

乘风眉头抽搐了两下。

他是楼破的贴身影卫,这次楼破叫他出来的目的竟然是陪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小丫头?

天知道他可是从来没有和女子相处的经历,而且这小丫头看上去也忒不善了点儿!

乘风哪儿知道,他一露面,青瑶就认出他了。

就是这人,那天跟踪她,被她戏耍了一番,没想到他居然是楼破的人!

立刻,青瑶刚刚对楼破升起的一点点好感,回归为零,直接变成警惕!

难怪这少年会对小姐那么殷勤,莫非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不要这个人陪,我要陪着我们小姐!”

青瑶站在司徒汐月身后,虎视眈眈地看着楼破,只等他做出什么不善的举动,就直接把这个看着脆弱的少年干掉。

青瑶的固执,让楼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才好。

若是司徒新月,他可以让乘风再把她丢出去一次。

可青瑶是司徒汐月的贴身丫头,这办法自然是行不通的。

“女人,把她弄走,我有事情跟你说!”楼破只好眼巴巴地求助司徒汐月。

看出楼破的确有要紧的事情说,司徒汐月轻声道,“青瑶,让乘风带你出去逛逛。放心,我不会有事!”

“小姐——”青瑶虽然想留下,但司徒汐月都这样说了,她只好狠狠地瞪了眼楼破,甩手出去。

“乘风,好好照顾青瑶!照顾得不周到,我唯你是问!”

被自家主子一阵要挟,乘风只好苦笑着跟在青瑶身后。

刚出了水榭花都,青瑶猛地停下来,盯着乘风。

“楼家有没有武馆?”

“有。”乘风一愣,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带我去!姑奶奶我心情不好,你陪我打架!”

青瑶心里有火气想发泄,既然对付不了楼破,那教训教训乘风也是可以的。

应对女人,乘风没有那么多花腔,自然不懂青瑶这是转移怒火。

既然楼破说好好陪着这姑娘,他就直接带着青瑶去了武馆。

一进去,一道扫堂腿迎面而来,乘风一惊,翻滚着躲到一旁。“姑娘,你做什么?”

“打架!”青瑶也不解释那么多,直接挥舞着拳头过去。

乘风自然不会站着被打,两人你来我往,就还真的打了起来。

这二人打得火热,楼破却已经发现了司徒汐月头上的夜色水仙,立刻伸手抢了过来。

“这就是轩辕尘渊送你的礼物?”

楼破粉红娇嫩的小嘴嘟哝着。

“夜色水仙,好大的手笔!”

不容司徒汐月说话,楼破伸手一丢,将水仙花丢在地上,用脚使劲碾踩。

随后又拿了一颗雪白的药丸炭火盆里,立刻,一阵花香四溢,盖过了夜色水仙的香气。

“这花你别养!”楼破的表情认真起来,“身上占了夜色水仙的味道,怎么都除不掉。走哪儿都能被有心人发现!”

楼破话里的意思,司徒汐月一下子就明白过来。

若她身上有夜色水仙的味道,无论在哪儿,都会被知道这花属性的人发现,更别提做什么秘密的事情了。

轩辕尘渊送她夜色水仙是什么意思?

想到这儿,司徒汐月眉头微蹙。

看着到司徒汐月这般小心翼翼,楼破笑了起来,伸手抚上司徒汐月的眉头。

“都拧成麻绳了!别想那么多了!这花是藩国进献来的贡品,轩辕尘渊大约是觉得你会喜欢这颜色才送你的!”

被楼破这样说,司徒汐月心里的疑惑暂时打消。

这时司徒汐月才发现楼破的手停留在自己的眉间,那股感觉怪怪的。

立刻,她一巴掌回敬了过去。

“啪——”一声,楼破立刻“哎呀”抱着手叫嚷起来。

“好了,别装了,小骗子!你骗得了轩辕咫,可是骗不了我!”

看对方有“故技重施”,司徒汐月不由得被楼破的孩子气逗乐。

“我才没有呢!”

见这一招对司徒汐月没用,楼破抬起头,一双妖冶的凤眼眼泪蒙蒙地看着司徒汐月。萌萌的,乖巧的让人心疼!

“女人,你看!你都给我打红了!”

“你这么凶悍,以后可是没人敢娶你了!”

司徒汐月这才发现,楼破细白的右手上一个清晰明了的鲜红手印,这才想起来刚才无意中的那一巴掌,力道可是非常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