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慈悲城,什么来头?/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司徒汐月听说过,听说望天学府是大陆学府最顶尖的存在,也是所有人都想去的地方。

可是进入望天学院学习的人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司徒府上的司徒青云自从进了望天学院,鼻孔就朝天了。

“女人,你想不想去?”楼破笑着单手支撑着下巴,懒洋洋地看着司徒汐月,“去望天学院可是有好处的!”

“好处?什么好处?”司徒汐月盈盈一笑,清艳的眸子明亮生动,看得楼破一阵脸红心热。

“世间好处无外乎名利?你快说,去望天学院有什么好处?”

见楼破卖关子,司徒汐月急了,伸手拧了他一把。

“好好,我说!”

楼破的表情在这时变得严肃起来,“女人,你听说过慈悲城么?”

“慈悲城?”

司徒汐月摇了摇头,表示她第一次听说这个。

楼破松了口气,“你不知道也正常,那地方,知道多了没好处。”

“那个地方?”

司徒汐月一脸不解,不知道楼破在打什么哑谜。

见司徒汐月的表情不似作假,楼破缓缓地跟她解释起来。

“对慈悲城的人来说,我们大陆上的民众,是卑微的贱民,是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称呼那里的。所以大家通常说‘那个地方’,来代替慈悲城。”

“慈悲城类似一个小型的国家,那里人人习武,就连寻常百姓都是黄段三品以上的武者。”

“在咱们大陆上很厉害的地阶在慈悲城并不少见,至于蓝段、紫段,更是寻常。”

司徒汐月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地方,地阶武者在大陆上并不多,地阶上品更是罕见,一国不过一两个,小国甚至没有地阶武者。

可是在大陆这样罕见的武者,在慈悲城却不少见?

那慈悲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只是寻常百姓就是黄段三品,那慈悲城的贵族王者,岂不是登天了?”

司徒汐月的话,让楼破笑出声来,原本严峻的气氛,也一下子松缓起来。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慈悲城只有城主,没有皇帝。”

“另外还有风之谷,和万魔山庄。这三大势力控制着慈悲城——”

“风之谷?”

在听说这名字的时候,司徒汐月的心忽然跳动的厉害,“这名字很好听!应该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

司徒汐月说出这样的话,让楼破非常惊讶,只是他遮掩的很好,并没有让对方发现。

“风之谷出药师,行医救人,万魔山庄则以毒为主,两处是水火不容。而慈悲城的城主则是平衡这两大势力的杠杆。”

“医者救人,魔者害人,自然是敌对的。”

司徒汐月倒了杯暖好的茶水,尝了一口。

“好茶!”

“阿楼,你说了这么多,还没告诉我望天学院和慈悲城有什么关系,而你说的好处又是什么!”

见司徒汐月这般急性子,楼破像故意似的,装作小大人模样,慢悠悠地品了一口茶,随后缓缓地解释起来。

“大陆上凡是顶尖的人物,没有人不想去慈悲城的。”

“而去慈悲城只有一个路径,通过望天学院。”

“只有望天学院最优秀的学生,才能去慈悲城。但凡有能力的人,都削尖了脑袋参加荣华杯比赛,进入望天学院,离慈悲城就进了一步。”

“所以……这次荣华杯比赛在渔阳城举办对我们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把芙蓉剑挪到那时候去竞拍,一定能迈出史上最好的价钱!”

见最后楼破话音一转,又回到钱上,司徒汐月忍不住摇了摇头。

到底是首富之子,脑瓜里就想着赚钱。

在听楼破说了这些后,司徒汐月现在对望天学院和慈悲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不知道为何,在听到风之谷的字样后,她的心情就一直难以平复。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见司徒汐月发呆,那双清艳娇美的眸子难得沉静下来,楼破也不说话,只是边喝茶,边用自己的目光去触摸司徒汐月的眼角眉梢。

当然,这些也只是仅限于楼破自己的想象。

“阿楼,你想去慈悲城么?”

司徒汐月突然说的话,让楼破一愣,随后笑了起来,妖冶的眸子流光飞舞,格外迷幻。

“女人,你若想去慈悲城,我便陪你。至于我自己,倒是对那地方没什么兴趣。”

听了楼破的话,司徒汐月低下头。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听说了慈悲城之后,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叫唤,催促我去慈悲城。”

不知不觉,司徒汐月在楼破面前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听到这话,楼破心里一阵激动,表面却看不出任何异常。

“你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你母亲静琬郡主当初就是望天学院的优秀生,最后去了那里。”

“真的?”

这次轮到司徒汐月吃惊了。

她从来不知道关于轩辕雅兰的事情,也没有人告诉她。

她一直以为轩辕雅兰是皇室郡主,贵不可言,却不知道她竟然去过慈悲城。

这么说来,轩辕雅兰岂不是非常优秀!

“你母亲考入望天学院的时候是蓝段六品武者,我以为你知道……难道司徒府就没有人告诉你这件事情么?”

“没有。”

司徒汐月苦笑一声,“若不是你今天告诉我,我根本不知道我母亲那般优秀。”

此时,无数个问题涌进司徒汐月的大脑。

轩辕雅兰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能考入望天学院,又去了慈悲城的人一定不是懦弱无能之辈!

可是,她如果真的那么优秀,最后又为何突然去世呢?

若是他杀,到底是谁有这样的本事?

难道对方也是慈悲城的人么?

楼破透露给司徒汐月的这些讯息,就像一只手,撕开了浓罩着她的乌云,让她在寻找自己身世的途中,终于见到了些许的阳光,也看到了方向。

“阿楼,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司徒汐月的感谢是发自肺腑的,自从她来到这世界,继承这身子,就打算以司徒汐月的身份活下去。

那么,一切和司徒汐月有关的事情,就是她的事情。

之前她似乎一直都被重重谜团包围着,而现在楼破的话如同抽丝剥茧一般,让她浑浊的心明朗起来。

去望天学院,去慈悲城!

那里也许能找到她一直想寻觅的答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