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半路截杀/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汐月并没有把楼破和青瑶的“击掌为盟”放在心上,她现在没时间和精力考虑男女之事。

更何况她就算怎样,都不会向年幼自己五岁的小正太下手。

老牛吃嫩草,司徒汐月可没有这样的喜好。

即便楼破偶尔表现的非常成熟,可他毕竟不过十岁,还是个孩子……

用餐之后,楼破亲自送司徒汐月和青瑶上了马车。

在看到司徒汐月并没有乘坐自己送的马车后,楼破小嘴撇了撇。

“女人,你真是不识货!我送你的马车防火、防水、防震,安全系数极高,而且漂亮美观,你竟然还坐这样破的马车!”

“好了,楼少爷!”

司徒汐月掀开车帘,笑盈盈地看着台阶上的傲娇少年。

“还不是因为你送我的马车太拉风,我这人比较低调么!我父亲要是知道你说我们家的马车是破马车,一定会吐血的!下次我一定换过来,你放心吧!”

“一定哦!”

一直等司徒汐月的马车走远,消失在自己眼前,楼破才进了楼府。

“主子,今天的安排,您看怎么样?”

方才还是一脸和蔼慈父模样的楼楠,此时恭恭敬敬地站在楼破身后。

“还不错!告诉厨房,司徒小姐爱吃酒酿红枣枸杞丸,以后多准备一些,等她过来就当添个零嘴。”

“是——”

若司徒汐月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讶万分,可是她现在不在楼府,自然不知道这人前的父子,人后竟然是主仆关系。

马车里,青瑶正把今天发现的事情一一汇报给司徒汐月。

在听说那日跟踪青瑶的人正是乘风,派他来的人是楼破的时候,司徒汐月并没有太大的惊讶。

“楼破是恒发赌场的少爷,自然要清楚钱财的流动情况,派人跟踪也是正常。”

“怎么,就因为这原因你就针对楼破和乘风,是不是小心眼子了点儿?”

被司徒汐月点破自己的想法,青瑶“哼哼”了两声。

“那天我们交手,他一掌过来,打疼我了!仆不教,主之过,我今天不过是收点儿利息钱。”

“那你今天可是打赢了?”

司徒汐月懒洋洋地靠着抱枕,眉眼含笑。

见小姐这样似笑非笑,青瑶有些尴尬,“小姐猜的没错,我还是输了,青瑶技不如人,给小姐丢脸了!刚才不过是打肿脸充胖子!”

“不过,小姐——”青瑶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如果我估计没有错误,这个乘风应该是紫段七品的武者!”

紫段七品!

司徒汐月惊住了。

禾姜国被人称为天才的和越王轩辕尘渊也不过是紫段七品。

楼破身边的贴身侍卫居然就是紫段七品,那岂不是和轩辕尘渊一般厉害?

乘风看上去年岁并不大,这样的人若是行走在大陆上,会是各国拉拢的对象,为什么乘风甘心在楼破身边当一个小小的侍卫呢?

难怪那日在面对御前侍卫的时候,乘风只用一刀就取下了那五人的首级,而对方根本就来不及反抗。

也许是楼家安排的吧!

司徒汐月心里想着。

毕竟楼破是楼家唯一的继承人,自然是重点保护对象。

楼家能有地阶上品的宗师,有紫段七品的武者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司徒汐月和青瑶随意地聊着,马车突然晃动了两下停了下来。

“怎么了?”

青瑶掀开帘子,赶车的人低垂着头,一支利箭扎在他心脏处。这车停在完全空无一人的巷子里,并不是回司徒府的路!

“小姐,有变!”

青瑶摸出匕首,一脸警惕。

“给我射!”

马车外,有人高声喊道。

立刻,巷子两边的宅院上,多出三十几号人,各个手执染火的弓箭。

利箭,燃烧着火红的尾,在空出划出一道道鲜亮的光,纷纷落在马车上。

马见火受惊,狂躁地飞奔起来,而缰绳早就被人割断,唯独留下了马车,被火苗包围,瞬间燃烧起来,连成一片。

“轰!”

马车从中裂开,一蓝一绿两道身影腾空而起。

不等司徒汐月和青瑶落到安全处,那些箭如同雨点一般,追杀过来。

“分开!”

司徒汐月和青瑶目光触碰,随后两人闪身,一东一西,落在不同地方。

可随后,在一声“给我杀了司徒汐月!”的命令之下,刺客们的目标全部转移到司徒汐月身上。

“小姐,小心!”

青瑶一惊,飞身而起,缠绕在腰间的软剑如吐着信子的银蛇一般在空中飞舞,将那些燃烧的利箭在空中斩断。

而青瑶左手的匕首也丝毫没有松懈,在跃起靠近墙头的时候,她挥舞匕首,不过片刻,便斩杀二人。

“分二十人对付那丫头!”

“剩下的人,给我收拾司徒汐月!”

一见司徒汐月身边的青瑶竟是武者,欧阳诚稍稍诧异,随后下达了另一道命令。

“谁割下司徒汐月的人头,重赏百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百两黄金的刺激下,这一股人立刻分成两拨,一边对付青瑶,一边针对司徒汐月。

早在听到那个暴躁的声音的时候,司徒汐月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除了和她有杀子之仇的欧阳诚,谁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围剿她呢!

“欧阳诚,生死状上写得清楚明白,一方死了,家族不得追究另一方的责任,你居然事后反悔!”

见司徒汐月识破自己的身份,欧阳诚也不躲闪,大大方方地出现在围墙上。

“司徒汐月,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你别冤枉我。”

“今天是我爱妾的生辰,我在司徒府陪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有很多人能为我作证。”

“司徒汐月,你省省力气吧!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说完这些,欧阳诚冷冷一笑。

“夜一,事情就交给你了。”

“总之,我要看到司徒汐月的人头。”

“是!”欧阳诚背后,一黑衣人站出来。

安排好一切,欧阳诚深深地看了一眼司徒汐月,眼里充满了怨毒。

“司徒汐月,杀了我儿子,你就以命抵命吧!哈哈哈——”

欧阳诚显然非常相信夜一,交待一切后,他离开了这里。

夜一回头冷冷地看了眼被人围困的蓝衣少女,一跃而下,手中的剑直至司徒汐月的咽喉,快得像一道黑色的闪电。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求塔豆,求订阅,各种求

小金宝官方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