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寒王是她的青梅竹马/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夜一以为自己会得手,一剑就能斩下司徒汐月的头颅时,胸口一阵剧痛传来。

再看,一柄匕首没入他胸口心脏处,而一双白皙细嫩的小手,正紧紧地握着匕首手柄。

“不好意思,我比你快!”

司徒汐月的那双娇美的眼眸,闪烁着灵动的光芒。

若单是看她的表情,根本想象不出,这笑得如春花般灿烂的少女竟然有这么快的身手,和这般狠辣的心肠。

“嗖——”

匕首被拔出来,夜一不甘心地倒在地上,一直到死,夜一都没有看清楚司徒汐月是如何出手。

这般身手,真的是大家口中的废物么?

夜一忽然觉得,今天接这个任务是他的失误,可惜他再也没有机会纠正这个错误了。

夜一的死让围攻司徒汐月的人忽然明白,这蓝衣少女不好对付。

他们收起了轻视之心,三人一组,轮番上前袭击司徒汐月,打算耗尽她的体力。

人海战术?用来对付一个女子?

司徒汐月笑了笑,扬手,一片胭脂色的粉尘洋洋洒洒地飞散开。

“小心有毒!”

有人立刻掩住闭口,屏住呼吸。

可惜,他们明白太晚。

当那些粉尘落在他们脸上手上,立刻起了一个个红豆大小的血泡。

没一会儿,血泡破裂,艳红色的汁水经过的地方形成一连串的血泡。

“好痒!哎呀,好痒好痒!哈哈哈哈——”

有人丢下武器,开始扣抓这些血泡,一边喊痒,一边哈哈大笑,像犯了癫狂症似的。

“好痒,哈哈哈!好痒,哈哈哈——”

围着司徒汐月的这些人笑出了眼泪,却依旧控制不住自己,使劲地在脸上身上抓出一道道血痕。

“这是什么?”

“无敌痒痒粉,我的新发明。”

只等司徒汐月回头,看到冰山脸轩辕彻,才发现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背后。

“看来根本不用我出手你自己就能搞定,我原本还打算英雄救美的。”

轩辕彻说出一连串的话,让司徒汐月长大了嘴巴,惊讶的不行。

都说寒王惜字如金,对谁都是冷冰冰的态度,现在怎么,还开起玩笑来了?这是冷幽默么?

“你早就知道了这事儿?”

司徒汐月轻哼了一声,“没想到寒王也喜欢看戏!”

“不过也对,你是大名鼎鼎的寒王,和我又非亲非故,自然没必要出手相救?”

“你这是怪我?”

轩辕彻的嘴角扯了扯,在看到司徒汐月手中拿着的是自己送她的匕首后,轩辕彻的心情竟然是难得的好。

“现在帮你也不晚。”

轩辕彻话音刚落,手中金刀出鞘。

不过眨眼功夫,不但连围着司徒汐月的这些人,就连青瑶身边的那些人也全部被他干掉。

“哇——”青瑶睁大了眼睛。

她刚才只看得金光一闪,面前的黑衣人就直挺挺地倒在地上,那手法,真是太帅了!

“你杀了他们干嘛?我还想抓了他们去告御状呢!”司徒汐月对对方领会错误自己意思表示不满。

“没用的,欧阳诚不会认账,他们不是欧阳府的人,证据不充分。”

“啊?难道就这样放过那个混蛋了么?”青瑶一脸愤愤。

“来日方长。”

轩辕彻这话,让司徒汐月笑了。“多谢寒王指点!”

对啊!何必求这一时痛快呢!

只是,司徒汐月不知道轩辕彻来了多久,有没有看到她出手杀夜一。

若是行家,定能从那一招中看出什么端倪来。

这么说来,她的废物伪装就要被拆穿了——

“你以前都叫我彻哥哥。”

司徒汐月正想着轩辕彻到底有没有发现自己的真实面目,对方的一句话让她直接呆在那里。

“彻哥哥?”

司徒汐月觉得这个称呼有些肉麻。

“王爷,貌似我和你不熟吧!”

司徒汐月脸上的陌生和身上散发出来的距离感,让轩辕彻胸口一紧。

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还算是笑容的笑脸来,“你大约是忘了,以前雅兰姑姑常常带你进宫,你老是跟在我身后,叫我彻哥哥……”

敢情这二人还是青梅竹马?

司徒汐月一阵眩晕。

她可是从来不记得有这回事情,既然那时候轩辕雅兰还在,这事儿一定是发生在她五岁之前。

“不好意思,我不记得了。”

“我五岁之前的记忆,丢了。”

司徒汐月抬起头,静静地看着轩辕彻,同时也在观察轩辕彻的表情。

在她坦白出自己没了五岁前的记忆时,司徒汐月明锐的发现轩辕彻眼里竟然闪过一丝伤痛。

那伤痛并不是伪装,带着一股撕心裂肺,让司徒汐月心头一颤。

莫非,轩辕彻知道什么?

“丢了也好!”

轩辕彻伸手,揉了揉司徒汐月额前的发,做的那么习惯,仿佛从前他一直在重复这动作似的。

“总之,从今往后,我会为你遮风挡雨!”

艾玛,这是求爱宣言么?

一旁的青瑶张大了嘴巴,下巴差点儿掉到地上。

这些年她可是没少听司徒汐月讲那些王子公主缠绵悱恻的故事,看寒王这模样,似乎心仪自家小姐很久了!

就连青瑶都能察觉出来的事情,司徒汐月如何感觉不到。

只是,这突然出现的“护花使者”,让长久习惯了一个人的司徒汐月很不适应。

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

司徒汐月后退一步,躲开轩辕彻再次抚下的手。

“寒王请自重!”

轩辕彻的手僵在空中,顿了片刻,随后收了回去。

而他依旧是那张冰山脸,仿佛被司徒汐月拒绝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走吧,我送你回家!”

因为马车被毁,轩辕彻让手下去弄一辆马车来,也叫来了渔阳府尹周宇,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一听说有人袭击司徒世家嫡小姐,周宇吓得乌纱帽差点儿掉下来。

谁都知道,这司徒小姐是太子妃热门人选,若是得罪了她,万一司徒汐月真的成了太子妃,那就有他受得了。

更何况快过年了,京城突然出现这样的事情,岂不是说明他这个京城府尹治安没搞好?

今天只是针对司徒汐月,若明日针对皇上,万一有什么意外,那可是掉脑袋,灭九族的事情啊!!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求塔豆,求订阅,各种求

小金宝官方读者群83984103。敲门砖:《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