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欧阳府的夜晚/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明月这般说,司徒汐月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对方一回司徒府就上门找麻烦的原因竟然是为了轩辕尘渊。

“噢?二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和轩辕尘渊可是清清白白的,你这话说的不清不楚的,别污了我的名声才是!”

说道这儿,司徒汐月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哎呀,看我糊涂的!莫非二姐心仪的人是和越王?所以才这般吃飞醋?”

被司徒汐月拆穿内心的想法,司徒明月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总之,你别打他的主意!你根本就不配!”

丢下这话,司徒明月转身离开玉兰苑。

等司徒明月走远,司徒静月冷幽幽地看向司徒汐月。

她和司徒明月刚刚从外面修炼回来,就听说了司徒汐月的那些“风光”事迹,让司徒静月惊讶不已,所以拉了司徒明月过来探探虚实。

却不料,居然碰到轩辕彻亲自护送司徒汐月回来。

刚才那玉佩她看得清楚明白,那分明就是象征着寒王身份的玉佩,皇室子弟都有,皆不如寒王的暖玉珍贵。

那暖玉能避百毒,还被高僧开光,冬日佩戴格外暖身——

那么贵重的玉佩,轩辕彻竟然送给了这个废物!

这让司徒静月如何不气恼!

要知道,她和寒王在百川学院出自同一师门,是师兄妹。

很久以前,司徒静月就暗恋上了这位师兄,无奈对方总是冷若冰山,让司徒静月无从出手。

没想到,她苦苦寻而不得,却被司徒汐月这个后来者居上,这让司徒静月如何甘心!

司徒静月没说话,司徒汐月也一直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白衣少女。

两年不见,司徒静月的容貌越发出挑。

和司徒新月的明媚娇艳不同,司徒静月则一直是个清高的冷美人。

虽然她五官不如司徒新月精致,可胜在那股清冷的气质,就像冬夜的床前明月光一样,冷冷清清,别有一种风味。

听说司徒静月已经是青段五品的武者,如今她脸上笼罩着淡淡的玉一般的光泽,想必这次出去修炼收获不少。

“五妹妹怎么不说话?”司徒静月问道。

“我正恭敬地聆听三姐姐教诲。”司徒汐月可不会觉得司徒静月是善茬。

以前,司徒静月总是会怂恿司徒明月来欺负她。

这二人虽然不是亲姐妹,但是在欺负司徒汐月的心思上,却都是一样的。

司徒静月是狗头军师,而好冲动的司徒明月则是执行者。

两人双“贱”合璧,让曾经的司徒汐月吃了不少苦头。

“你好自为之。”

见对方软绵绵,似一团棉花似的,司徒静月冷冷一笑,丢下这话转身离开了玉兰苑。

“三姐姐,再见啊!藕香园先借你住两天,等两天我再收回来!”

司徒汐月最后这话,让司徒静月差点儿跌了一跤。

回头,司徒静月对上了笑眯眯的司徒汐月,“收回?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成了我的东西,我宁可毁了,都不会给人!更何况你不配!”

“不配”,这是司徒汐月这一盏茶功夫听到的第二遍。

刚才司徒明月说她配不上轩辕尘渊,现在司徒静月说她配不上藕香园。

呵……她倒要看看,自己怎么不配!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配呢!”司徒汐月笑得绵软,毫无杀伤力,配合上那双生动的眸子,萌得厉害。

可偏巧是这样的乖萌,让司徒静月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那我就等着了!哼!”

等司徒静月走远,司徒汐月嘴角上钩的弧线才恢复成平直的直线。

那藕香园是轩辕雅兰嫁入司徒世家的时候,司徒易为了讨佳人开心为她修建的,是个冬暖夏凉,景色优美的地方。

自轩辕雅兰过世后,那里便是司徒汐月对生母唯一的念想。

现在藕香园被司徒静月霸占着,成了她的地盘。

笑话!轩辕雅兰的东西,司徒静月又怎么可以让给别人呢!

司徒静月,我会让你乖乖把藕香园还给我!

楼破没多久就知道了司徒汐月遇袭的事情,“轰”,一张乌木桌被他震碎。

“主子,您别动怒!”

“欧阳诚,呵呵——”楼破笑得眉眼张扬,那双上挑的凤眼里,金光粼粼,妖冶异常。

见楼破笑得这般动人,乘风一声不吭,心里对欧阳诚却是无比怜悯。

主子笑得越是妖孽,杀人的心思越重。

可怜的蠢蛋,竟然动主子心头肉,真是找死……

和楼破的表现一样,当天晚上,欧阳诚在听说司徒汐月被轩辕彻救走,所有人无一生还后,气得一掌拍在书桌上。

不同的是,这桌子依旧完好无损,仅仅被他拍下去陷入地里半寸。

“老爷,您别生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呢!”

欧阳诚的宠妾牡丹贴在他身上,伸手抚摸欧阳诚怒气爆满的胸膛,轻声软语地安慰。

“那废物能躲过一次,是运气,却未必一直这般好运,能躲过第二次!”

有了牡丹的安慰,欧阳诚脸色好了许多,大手罩在牡丹的胸前的两团肉上,使劲揉捏,“还是美人儿会说话!也不枉费老爷疼你一场!”

“老爷……”牡丹身子一软,直接躺在欧阳诚怀里。

“您真是坏死了!”

这嗲声嗲气,仿佛能滴出蜜来的声音,让欧阳诚的心情立刻多云转晴。

一手抱起牡丹,欧阳诚挪到雕花大床上,直接饿虎扑食,将她压在身下。

“还有更坏的,你想不想要啊?”

“老爷,您好坏哦!就会欺负人家——”

屋里,各种淫词浪语不断从欧阳诚嘴里冒出来,牡丹也非常配合,两人干柴烈火,不一会儿便是激情火热戏上演。

“老,老爷……后面……”

行了一半,牡丹忽然睁大了眼睛,娇喘起叫了起来。

“后面?好的!那就换个姿势!”

欧阳诚此时正是兴致勃勃,难得爱妾这般配合,他岂能不满足她?

就在欧阳诚把牡丹翻转过来,打算再次覆上的时候,牡丹却一改柔媚,惊恐地抓着欧阳诚的手。

“老爷……后面有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