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小子,狂妄需要资本/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诚终于听清楚这完整的话,与此同时,他也感到了一股惊人的杀气。

回头,欧阳诚看到一红衣男子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单手撑着下巴,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仿佛是在欣赏一处好戏似的。

“哐——”欧阳诚把牡丹推开,来不及穿戴整齐,一手拔出了挂在床头的宝剑。

“你是谁?”

欧阳诚紧盯着对方。

银发,红衣,金瞳……这男子长得好不同寻常。

等等……

欧阳诚忽然想到了什么,瞪大眼睛看着男子,在看清楚他那张亦人亦妖的面容后,欧阳诚大吃一惊。

“是你!!!”

“呵呵,欧阳家主,好久不见——”

妖孽男笑着站起来,那笑容,如漫天飞花,迷人眼,乱人心。

即便欧阳诚身为男人,也被这妖孽的倾城一笑弄得心头乱跳,更别提旁边的牡丹。

她可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绝世美男子,竟然忘了自己还是果体,一直痴痴地看着红衣男。

“你来做什么?”

欧阳诚不愧是欧阳世家族长,没一会儿就清醒过来,警惕地看着红衣男子。

“杀你。”

简简单单两个字,从妖孽嘴里说出来,如重磅一样,狠狠地敲打在欧阳诚的心上。

欧阳诚脑子转得飞速,使劲地想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眼前的人,可是想了很久,都没想到。

“你我无冤无仇,一向都井水不犯河水,更何况当初我们还合作过,也算有交情,今天你说这样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欧阳诚嘴里说着话拖延时间,双手却被被蓝光笼罩,打算趁机给妖孽致命一击。

勿怪他有这样的想法,他了解这妖孽,是个说一不二的货。

这妖孽要杀他,定是不会改了想法!

且不管原因是什么,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下手为强!先发制人!

“呵——”看出欧阳诚的小动作,妖孽轻蔑一笑,不等蓝光将欧阳诚环绕,一道金光,击中欧阳诚眉心。

“咚——”欧阳诚栽在地上,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还没出手,就“壮烈牺牲”。

“为……为何……”

欧阳诚睁大眼睛,他竟小看了这妖孽。

不,是世人都小看了这妖孽!

这……这恐怕是天阶的水平吧!

见欧阳诚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红衣男子走到欧阳诚旁边,轻声说出了一个名字。

“她,是我的女人。”

原来如此——

欧阳诚咽下最后一口气。

原来,妖孽也是有心有情的……

亲眼目睹欧阳诚惨死在自己面前,牡丹呆在那儿,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突然,一阵轻微脚步声传来,红衣男飞身,将身子贴着横梁。

门不打开,一个身形娇小的黑衣人摸了进来。

看到那张蒙了黑纱脸上露出来的那双璀璨如宝石的眼睛,红衣妖孽笑了。

这小女人,竟然夜里来报仇!

这睚眦之仇必报的性子倒是和他非常合拍!

司徒汐月进了房间,却发现欧阳诚已经躺在地上,死相惨烈。

在检查欧阳诚之后,司徒汐月不由得佩服出手的人武艺高超。

欧阳诚眉心只有一点朱砂红,若非他脑后的血染红了地面,一眼看上去根本就不会发现这是欧阳诚致死的原因。

呆傻了片刻的牡丹,在看到黑衣蒙面的司徒汐月时终于清醒过来。

“啊!!有刺客!!”

一声尖叫,划破了欧阳府的宁静。

该死!

听着四处不断有高手围过来,司徒汐月打算离开,一道火红身影飘落在她面前。

“是你?!”

在看到银发红衣男子后,司徒汐月大吃一惊。

怎么会是他!

司徒汐月想忘记妖孽都难,银发金眸,这么明显的特征,还有那一身张扬的红,走哪儿都刺眼。

见司徒汐月记得自己,妖孽异常高兴,一把抓住司徒汐月的手,“跟我走!这边!”

司徒汐月还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被妖孽带入怀中。

随后,妖孽挥袖,一阵劲风,牡丹僵硬在那里,脖子上一道血痕。

见司徒汐月惊讶地看着自己,妖孽笑了起来,“斩草除根!阿鸾也是这般想的吧!”

二人贴得极近,妖孽口中呼出的热气,在司徒汐月耳边软软地绕着。

痒痒的,暖暖的,一股异样的情绪出现在司徒汐月心里。

阿鸾是谁?

司徒汐月很想问。可是这里没有其他人,而这妖孽也是冲自己说话,定是对她的称呼。

阿鸾——

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司徒汐月并不反感。

司徒汐月从来没和男子这边贴近过。

对方的呼吸在她耳垂和颈部萦绕,还有那股子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带着男人阳刚气味的幽香,一阵阵钻进司徒汐月的鼻腔,感觉实在是古怪极了。

“你放开!”

司徒汐月原本想斥责妖孽,却不想这话说出口,竟然有股绵软撒娇的意味,让她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一定是魔障了!

司徒汐月摇摇头。

看着怀里人儿粉红的耳垂,妖孽轻声一笑,带着司徒汐月直接破顶而出。

“刺客在那边!大家追啊!”

有人眼尖发现了红衣男子和他怀里的司徒汐月,所有人围了上来。

红衣男轻功极好,不等这些人冲过来,已经带着司徒汐月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司徒汐月红衣男子禁锢在怀中,只听得耳边风呼啸而过,各种景色像利箭一般往他们身后飞奔,不得不打心底佩服这妖孽的真本事。

到了一处,红衣男子猛地停下,将司徒汐月挡在身后。

原来,离他们不远处正站着一个黑衣老人。

“不知道阁下是何人,与我欧阳府有何冤仇,竟然要杀害我欧阳府的家主!”

欧阳燕一身劲装,在听说欧阳诚在欧阳府遭人杀害后,他刚修炼出关,一路追寻过来,超近道来到这路口将凶手拦下。

看着眼前的红衣男子,欧阳燕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人竟是这般年轻。

真是,后生可畏——

“让开,或者死。”

妖孽懒得跟黑衣老人废话,好容易逮着司徒汐月,自然想多和她亲近亲近。

他可不想把这大好的机会放走,再次错失良机。

“小子,狂妄也是要有资本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